態區間【夏萊千】

 

 

  你明白,你只是拖著他的手,一味地墜落,絲毫沒有注意到他天青色眼眸裡的那抹濃厚哀傷。

  或許,他就像是你迷茫時的燈塔,能夠牽引你到正確的道路上。

  但、你卻不曉得,當你失控的那一刻,你們的世界早就已經變了質。

  他能給予你的,就只剩下一層又一層的快感過後的、空虛。

  因為,那是你要求的,所以他不會反駁。

 

 

  任性地揮霍著,在他身上殘留下的──對你的感情。

 

 

 

─第二章──

【萊恩、史凱爾】

 

 

 

 

  「歲,我回來了。」萊恩看著算不上是整齊的被單,千冬歲蜷縮著身、那付透露自己的不安全感明顯地讓他看進了眼裡。他很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僅僅只是兩人衝動所生下的產物,只是他們都沒有說破、沉淪。

  他解下了外套擱置在一旁的把手椅上頭,倒了杯水細細啜飲著,眼裡的目光注視著千冬歲,而後輕輕地放下玻璃杯,裡頭的水因為震動而稍稍起了漣漪,萊恩沒能多想些什麼,本家的溫度跟這裡的溫度差了許多,冰冷的霜雪感還殘留在臉際,他的觸感彷彿凍僵似的、感覺不到屬於自己的觸感,

就跟他感覺不到千冬歲的想法是亦同的。

  他不曉得,該用什麼樣的情緒來面對眼前的人。

  因為早就已經回不去,那個還懵懵懂懂,只需要擔心術法課會不會過、擔心任務的困難會不會讓彼此受了傷,這些、就足夠了。不必去理會那多餘的情感外露,真的不需要。就算有,也可能只是會悄悄地放在心裡,在意著。

  近乎輕嘆的吐氣,萊恩動作放得很輕,就深怕吵醒了那方正熟睡的墨髮少年,難得能夠看到他如此深層睡眠的一幕,他倒也沒在多想些什麼無謂的事物,畢竟那也不是只有他一人就可以解決的複雜問題。

  那是牽扯到三個人、三個家族的事情,或者、僅僅只是構築在信任關係上頭的,另一層衍生出的依賴:都是為了彼此而努力著,或者是、而活著。

  微微地輕闔上眼簾,來往奔波的疲累感不自覺地將他帶入了黑暗之中,跟睡眠共舞著。

  其實他可以不必當天就來回,還可以在本家多待一會,只是他顧慮到了千冬歲,那可能因他不歸而起的失眠了好幾個夜晚、眼下所出現的淡黑色塊,他就沒辦法置之不顧,因為在意。

  同時也明白,明白他是多麼不安於現況,甚至還試過吞藥入眠,但卻擊不住那精神狀況龐大的恐懼、徬徨、迷惘,以及那不堪一擊的崩盤情緒。

  所以更無法棄他於不顧,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太過於將整顆心都在他的身上了?

  丹恩也曾為此問過自己,但只得自己的漫長語塞,他什麼話都答不出來、只是沉默著。而丹恩看到這景,他只是喃喃抱怨著那少年的不對,總是帶給自家哥哥的麻煩,甚至還說著萊恩都不願撥空陪陪自己的話語,但也只是小小地抱怨著。

  其實,丹恩應該也能明白他的心情,每次跟千冬歲一同遇見他時,他那蒼白的臉色就連褚冥漾都不免地伸出手問著精神怎麼這麼差的話,甚至還買了條加諸他微小言靈祝福的手鍊,祈求著千冬歲的平安與健康。

  但,其實解鈴還須繫鈴人,最後的那把心房鑰匙還是掌握在那人手裡,他的哥哥、藥師寺夏碎。

  跟自己一同會喚他單名的那個人,其實自己的印象也不過停留在他是他哥哥的這個事實,其餘的、或許就是他使用幻武的那清晰思路及敏捷的行動,還有那抹總是掛在臉龐的微笑。

  而,更之前的記憶,就只會停留在當千冬歲看見夏碎那一眼的複雜情緒,期待、盼望、衝動、無聲,他大口大口吸著空氣,肺部迅速膨脹、充滿著他所吸入的氣體,好似快呼吸不能般地,那麼一瞬,無意間瞥見的那一瞬,便讓萊恩印象深刻。

  千冬歲臉上那抹神情,無奈地就像止息般,沒了生氣。

  丹恩曾說,那過分蒼白的背後,彷彿住著一個了無生氣的傀儡般,任由外在的因素來擾亂他、他可能都不會吭一聲,大多也只可能悶哼一聲,繼續下去他該有的命運,毫不抵抗。

  萊恩忘記當時自己是做什麼樣的反應,好像打了丹恩一巴掌,看著眼前的弟弟那副不可置信的樣貌,自己也忘記為什麼會那麼衝動地就打了下去,他真的想不太起來。

  感覺到腦袋有些陣痛,萊恩只是撫著腦、任由那痛楚遠去。

  突然感到一抹熟悉,就跟那人一樣,總是將自己的痛好好地收起、在心房那底痛著不說,彷彿、在等待著能有遠去的一天。

  那麼、到底該待到什麼時候呢?萊恩思忖著,但找不著解答。

 

 

 

 

 

  「唔……。」細微的聲響在耳邊不時地響起,但能夠清楚明白那是刻意放輕的動作,萊恩稍稍地張開了眼,意識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了陣書本掉落的聲響,厚實地打在地板上頭。

  「糟糕!」小聲地說著,萊恩才張開了整個眼簾、映入眼裡的便是熟悉的圖書館,自己腿上頭的書也能稍稍感覺到他的重量,萊恩才看到一旁的千冬歲正一本本地將褚冥漾遞上的書本一一歸放於架上,褚冥漾臉色上的那抹困擾,他也沒漏看,想必是他兩人方才的動作不小心過大了,才造成了架上的書籍不少地掉落。

  萊恩坐在地板上頭,稍稍伸直了自己僵直的身軀,好似能夠聽見自己骨骼所發出的喀啦聲響,他不以為意。

  「吵醒你了麼?」褚冥漾氣聲問著,萊恩搖了搖頭,厭煩了手中那總讀不會的術法書籍放了回去。

  「你已經會了麼?」千冬歲問著,而自己下意識地搖了搖頭,清楚表示到他的意願不高、自然而然地當然也就讀不懂。

  「那、不讀?」萊恩搖了搖頭,再度表示他沒什麼意願。

  千冬歲扶正了他的眼鏡,不解地看著萊恩、沒有過多情緒變化在臉龐,或許是剛睡醒的關係,自己的反應也很遲緩,只是覺得厭煩、滯悶感突地湧上心頭,什麼原因都沒有地、煩躁。

  雖然剛過不到一天的時間,萊恩卻有種從光亮處又回到了灰色的邊緣地帶的錯覺,明明、都已經在這裡習慣了許久,卻有種這種錯覺。瀏海散落在自己的視線處,雖然不算是很有朝氣,但也習慣於隱藏自己的氣息,也沒多在意。

  而聯想起不久前丹恩對自己說的話語:「總覺得,好像是你將自己放逐到邊疆一樣,不想去理會多餘的事物,而有種……該說什麼呢?……漠然?」

  萊恩對此稍稍疑問了下,但沒對此去反駁什麼,或許就如同他所說的、自己麻木地漠視著整件事物。

  無論是什麼,都不自覺地開始不知該用什麼適當的形容詞來述說自己的情緒,就像是跟千冬歲一同地開始武裝自己那已經缺殘的內心,一味空白著它,任由著負面情緒地持續擴大。

  害怕、惶恐、不安、崩潰、發狂、歇斯底里、極端、逃離……。

  腦子裡頓時塞滿了許多本不屬於自己的事物,他感到不適,卻又真實地在自己的腦裡重現了次,他沒有真實地體會大多的負面情緒,也許會感到憤怒、不滿,卻很少會有那些更為深層的視物能夠讓他有所感受到。

  那麼,或許就是在那重要的轉捩點過後,自己才會有所成長。

  那、是好的嗎?

  當看見了自己所描繪出的藍圖,高高地架起當時、自己是心滿意足的,但看見那可能為此多餘的困難關卡,在當中發生了並非自己意願而無可避免的衝突,那麼跟當初自己所夢想的那事物還會是一樣的嗎?

  同樣的問題反問自己,對於千冬歲的羈絆或許起初只想好好地跟這難得而來的搭擋一直下去,普普通通、單純的朋友,到後來不自覺地開始在意起,而赫然發覺自己愛上,這些短短的過程當中,又有哪些是自己起初從沒想過的?

  與他一同糾結著的不僅僅只是自己,還有他的兄長。

  那個終究不會是自己能夠替代的存在。

  取代不了的血緣、過去以及溫柔。

 

 

 

 

 

  萊恩無法理解,在眼前的場景,是個冰雪紛飛的降雪場景、不時地還有花瓣紛紛落下的陪襯,本該是美景,自己卻不自覺地一味地感覺到冰冷,快凍僵的手指、身軀,什麼也感覺不到,就連情緒的波動也感覺不到一絲,整個人、圍繞著那雙雪的漸凍。

  而後,眼前的雪勢漸趨大了起來,他無法辨認出眼前的事物、就連自己身處何處都不自知。

  他就像是個過客,冷漠地看著這不屬於自己的地方,而、自己笨拙地伸出食指碰觸著那冰晶,沁涼了他的整顆心,而自己卻一點思緒都沒能想,就突地陷入這一片黑暗,只剩下冰雪不時燦出的細小光源,繁星點點、由大化小的點點光源,一閃、一閃、一閃地。

  萊恩不自覺地走向前,稍稍地呼出氣、喊了聲,只聽見自己的聲音回響而來。

  他停頓了下,卻看見遠處的一盞微弱暖黃色的燈,燈下的那人很熟悉。

  走上了前,問著。

  來人抬起頭來,熟悉的臉龐展現在自己的視線內,視網膜所接觸到的,是自己、兒時的自己。

  而那稚嫩的臉龐,卻一再地勾起那些自己懵懂的記憶,無雜質、而燦爛地露出漂亮的笑容,對著自己笑了出聲。

  「你是誰?」問著,萊恩不知道該回些什麼話。

  「你是我嗎?長大後的我。」伸出了手,像是想示好般、友善地再度露出了大大的笑臉,萊恩也伸著伸出了手,反握。

  「應該是。」他回道,看著那雙跟自己同瞳色的眼眸,映照出的自己、倉皇失措。

  「那麼,你在這裡做什麼呢?」再度提問,萊恩表示不知道而聳了聳肩頭,只見眼前的孩子拉了拉自己的衣角說著:「這裡是屬於萊恩的反向空間,如果你累了、那麼就由我代替你繼續活下去。」

  「什麼意思?」萊恩不解,看著眼前的孩子那張童稚的面容與細軟的嗓音,口中的話語卻超脫了那年齡該有的、成熟。

  「萊恩,鏡面反轉過後、所呈現的你擁有很多種人格,像我、就是最好的例子。順便一提,這裡就像是象牙塔一般,很安全,隔絕了所有外在空間的因素、衝突。現在的你會陷入這裡,無非就是對於現實感到病態、疲憊,所以渴望交換人格,那麼、你要跟哪一個你交換呢?」再度伸出了小手,詢問道。

  「交換?」萊恩喃喃問道:「是的,分為正向跟反向,但全都是被歸類於名為萊恩的編號裡頭。不可否認,現在的你陷入了分岔路口,你只是需要做一個選擇,沉淪還是改變而已。」

  「沉淪……改變……?」再次重複著他的話語,萊恩的思緒感到一陣混亂,絲毫不能夠理解眼前人所說的話語,卻又不可否認的,都是事實。

  那麼,這樣的自己能夠選擇的是繼續一同沉淪,還是改變現況,自己的渴望、一點都無法搞懂。

 

 

  「如果你害怕了,就交給我去做,讓我去承擔那些你所恐懼的事物。」他說道,過分的溫柔。

 

 

 

 

 

 

  再次醒了過來,萊恩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微風不時地吹著自己的臉龐,很難去辨認方才自己所夢的,是否為真。

  自己,真如同他所說的、沒辦法承擔日子以來的沉重負擔?

  又怎麼可能,交給以前的自己來承擔那龐大的精神壓力,至少、自己還不會想考慮所謂反向空間的事物,畢竟、自己是從沒想過會有這種事情。

  雖然曾想過狠狠地逃離那現實扭曲的景象,但就如同他所說的,關入象牙塔的自己又真能可以逃脫這病態的關係,又能為千冬歲、夏碎跟自己的關係補缺了什麼?

  一點也沒有、全盤皆無。

  最後痛苦的,還是他們三人,沉溺於那糾結不堪的愛情、還是只有他們三個人、三邊立場、三種不同的思緒。

 

  「如果你害怕了,就交給我去做,讓我去承擔那些你所恐懼的事物。」

  「如果、你累了,就交給我去承擔那可能的後果。」

  「那麼,萊恩、你做好決定了麼?」

  「跟雪野家的那孩子,一同墬落、還是一同相愛?」

 

 

 

 

 

  「萊恩?」千冬歲的身影映入了眼際,他蒼白的臉色依舊,擔憂的神情顯露在面容上頭,看著他的出神樣貌,不免地、稍稍皺起了眉心。

  「怎麼了?」萊恩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只見眼前人露出了個放心的微笑。

  難得的,能夠看見眼前人放下了那早已疲憊不堪的心神,而露出了個笑容笑著。

  「歲……。」他喚道,忍不住地喚著一次又一次,千冬歲不解地詢問著,卻只能得到萊恩眼裡所特意掩蓋的、落寞。

 

  兩人肢體交纏的激烈,萊恩無法放任多餘的思緒在外飄盪,只知道懷裡的千冬歲臉上紅霞散漫了整個身軀,瘦弱地快要感覺不到任何重量,而跟著自己的動作大幅搖擺著。

  千冬歲忍不住眼眶溢出了淚水,碰撞的猛烈讓他不由自主地輕呼出聲,一再地抓緊了萊恩身上的衣,顫抖著身軀、用力地抽插進自己的私密處,潤滑過的濕潤感、跟下體的充實感讓他一再地叫了出聲,那麼、再度沉淪於肉慾當中,瘋狂的。

  萊恩喘著粗氣,大口大口吸進氧氣在肺裡頭,奮力地挺進又挺出的擺動自己的下身,用力地抱緊懷裡的千冬歲,髮絲摩娑的細柔觸感又增添了一層粉色的情慾,碰撞的聲響一絲不漏地撞進了兩人的耳膜當中,大聲地喧囂鼓動著他們倆的聽覺。

  「啊……。」千冬歲按耐不住自己的聲嗓,一味地呻吟了起來,無法清晰思考而被肢體上的動作所支配了住,大幅度地將他原有的冷靜給揮霍殆盡。

  萊恩無法思考,更將他的思緒給拋諸腦後,什麼負面情緒、複雜關係、反向、象牙塔一字都不願想起,畢竟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過多的擾亂了他的生活,他本該單純的學生生活。

  而後,不自禁地再度陷了下去,毫不自知地再度沉淪。

 

 

  是否,自己能夠待到那時,再任性地提出交換的要求?

  未來,不可預知,卻不得不坦明、那會是個嚴重病態的區間向、過渡期。

 

 

  襲捲而來的情緒一擁而出,那盞暖黃色彩下的孩子,展露出了個溫柔的笑靨。

  伸出了手,等待。

 

 

 

 

 

後記:

  這裡是Noir。(癱)

  感覺幾乎每一篇都會出現糟糕物……。(巴死)

  病態區間前三章會釋出三個人對於這關係的大觀,而後統合成一線,有時候會以旁人的觀點亂跳,所以可能會比較難懂吧!(應該)

  真的需要點動力來寫這文……,快被榨乾了。

  感覺萊恩、千冬歲這兩個孩子相依賴的關係是越來越重,而原點就是因為自家哥哥的彆扭個性。(被拖去鞭屍)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