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半透明【冰漾】

 

一、

  你看著那幾乎抹上沒有彩度的單調墨彩,不語。

  你知道眼前人單純而細膩,即便你能簡單明瞭那人的想法、淺顯易懂的,有時你還會因此對他發一頓脾氣,可你就知道他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沒有改變。

  打從你在一次契機下赫然發現你們小時其實也曾見過面時,他還將你誤認為女孩,那抹單純憐愛的模樣讓你頓了好大一下,思緒才反應過來。

  當時他的姊姊看著你的模樣,雙眼中不時地敵意你看得出,那是為了保護那孩子所備來的。

  畢竟、就像是溫潤的玉石一般,深深地吸引著你。

 

 

二、

  伸出了手掌試圖抓住那人一不注意就會迷失方向的可能性。

  你並不想再讓悲劇在你們身上重演了次,至少你是這麼想的。讓他再次付出代價只為了換回你的未來,無法想像下一次從他身上換出的會是什麼,是同等代價的生命、還是會再一次地換出自己記憶裡頭的那些句子,沒有把握。

  微低冷涼你感覺得到,只不過讓你在意的是這漸起的霧氣,似乎刻意將你們給困住般。

  快速蔓延了開來。

  就像是走入迷宮一般,稍許地迷失了點方向感。可你不容許有任何的失策,依著自己的直覺你帶著他走了向前,隨後看見了分岔路口後左轉直前。你想、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開手掌心的另外那人,倘若要迷失,那麼、兩人倒也可以作伴。

  等待霧氣散去倒也是個好法子。

  「褚,牽好。」你說道,來人應了聲,能依稀感覺到那少年對於周遭的氣溫漸降有些不適應,你停下了腳步解下了身上的外衣披在那人身上,只見他的神情因為你的動作而呆愣了些許陣子,而漾出了個弧度:「謝謝學長。」

  「不會。」你回道,忍不住擁緊了他的身軀,不自覺地對於他的溫度感到眷戀。

 

 

三、

  你想人都有種依賴性的。

  他習慣有你的陪伴,而你習慣有他的等待,兩人就像是習慣性使然一般,依賴著彼此。

  你倒也不討厭如此的互動,反倒是深深地喜歡上這種感覺,可你沒有對他說出這樣的想法。或許自己這麼一說,反而還會得到對方難以置信的腦殘神情,胡思亂想了一堆他可無法想像,雖然你總是能夠猜想到他腦子裡的古怪會是什麼,天馬行空的貧瘠思緒總能一猜就中。

  這或許就是他口裡所說的心電感應,即便自己的確是有過好幾次懶得去猜想他的想法而偷聽了他的思緒,就跟以往你對待他僅僅學弟一般的情形一同,可現在並不同、你深深地體會到自己對他的感覺不僅僅只有代導關係這種單純無比的情感,而多了份你些許看不清的情愫。

  呈現半透明地無法隨意看清。

 

 

四、

  「學長。」你喜歡聽他喚你時的那份聲嗓,可你明明就告訴了他自己的全名,他卻總是只喚你學長兩字,疏離感多了一分、你不是很喜歡,可矛盾的是你卻不可自拔地也半喜歡著那人喚你學長的神情可愛。

  好似他總需要你的幫忙一般,自己是被他所依賴的。

  有時候你會半強迫地要他喚你的名字,只聽見他細微的聲嗓多了份羞澀感一般:「……亞。」

  你想,你根本就是對他上了癮,一種去不掉的戒斷症。

  所以無論他怎麼喚你,終究還是無法揮去的渴求那人需要自己的慾望。

  這點,無庸置疑地、專制。

 

 

五、

  「啊、怎麼辦呢……。」他半偏著頭看著你,而後將目光回到手中的書籍不甚了解的模樣讓你忍不住敲了下他的腦袋,只得他半吐紅舌對自己比鬼臉的模樣。

  單純而可愛。

  「笨蛋。」你禁不住說了句,只見他漾起了笑容,似乎恍然大悟一般,說出來的話語依舊讓你不知該作何表情:「那我還是去跟喵喵他們回原世界吃蛋糕好了,可以嗎?」

  「如果我說不行,到最後還不是偷偷地跑回去。」你回應著,只見他的表情就像是偷了腥的貓一般瞇起了墨瞳,傻呼呼地笑著。

  而後,你便再也忍不住地傾身向前壓住了他的上身便是兩人一齊倒在地上,成了幅曖昧的姿勢。

  你沒有作聲,而他反應不及腦袋倒是沒有作出什麼回應。

  你想、在他反應過來時先掌握主導權這點,自己果然還是習慣性使然的。

  吻上、交纏、離開,只見那少年一臉懵懂的模樣,再一次地重覆,只見他微紅著雙頰。

  些微半透明地看見那少年的情愫悄悄地跟你的情感纏繞、蔓延了開來,不自覺地在你們身旁環繞出個圈子,似乎有條紅線縈繞著你們一般。

 

 

六、

  半透明地看見眼前人的思緒,一如往常地單純。

  你們之間的關係也呈現了半透明的色彩,微微地曖昧不明。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