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晨曦【戴利】

 

 

 

一、露珠

  「好冰。」半瞇著褐瞳,戴洛輕語著,任由著眼前牽著自己的阿斯利安緊牽往前走著。

  什麼時候、眼前的少年跟自己的立場倒反了過來,又是什麼時候跟自己相差年歲許多的少年也變得如此堅強而茁壯。在每每看見那少年揮舞著軍刀時的姿態,他都有這般莫名的感慨。

  即便像現在這時,那人孩子氣地說要帶自己看看不久前任務所發現的好地方時,就稚氣了許多。戴洛輕嘆了一聲、或許彼此之間疏離許多也是其中一點原因。

  因為學院、任務兩者的取捨間,他們倆人總是聚少離多的忙碌奔波不已。有時候看見對方在公會回報任務時的那抹疲倦神情,他都不自覺地走向少年身旁輕拍著肩頭要他先回去休息,讓一旁的奇歐王子處理就好了。

  「我處理就好了。」阿斯利安每每都這麼回答著,隨後在他等待的同時、一旁的休狄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無聲唇形勾繪出那少年的手臂有傷後,戴洛才看見對方刻意掩起的左手腕似乎可以依稀看見被水清洗的痕跡,正確來說、血漬淺淡。

  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後,待少年處理完事後,便拉著那人沒有受傷的另外一手、瞬地傳送到醫療班,只見阿斯利安微睜著眼、撇過頭沒有話語。

  來來去去的醫療人員奔波著,戴洛只是向提爾點頭示意後,便拉著少年到一旁的角落處理傷口,拉下手套的那粉紅色彩讓他稍稍愣了神,隨後簡單地清洗、抹上膏藥。

  嫻熟的步驟當中沒有人先開口話語著。

  這是他們的習慣,對於那些小傷口、不願言說的另一層擔憂。

  他不是不知道阿斯利安的個性,只不過每每看見那少年的那抹倔強神情後,他都不自覺有種深感無力的無奈感快速蔓延全身,彷彿血液裡頭的這般氛圍每次遇上了那人都會起這般反應,將他所有的心思給剝奪帶走。

  一點也不留。

  「抱歉。」最後止下的聲嗓很輕。

  「下次注意就好。」那是戴洛唯一能夠想到的話語,並付諸聲嗓。

  露珠沁涼了他的思緒、連帶著他們倆人一直僵持不前的沉默。

 

 

 

 

二、微光

  「這裡。」阿斯利安拉著他坐了下來,青草的清香嗅在鼻間格外清晰了思緒。

  確實的掌心溫熱,凌晨冷涼的冷涼,恰好成了對比。

  戴洛只是看著眼前得微亮色彩,隨著時間的推移緩緩燦亮了起。

  就如同眼前的少年一般,生活了大半、才意外發覺那人在自己不經意之時,在自己的生活發光發熱地揮散出那個人的絢爛色彩。

  人生兩字說來沉重了些許,一輩子的時間誰也抓不準。

  對他們狩人而言,活得自在而無愧才是重要的,順著自己的心情走下去才是生活的要訣。

  戴洛總喜歡牽著阿斯利安的手。

  這個簡單的敘述句,成了一種不成文的習慣。

  「我會牽牢你的手。」那是阿斯利安失去單眼視力的一天午後,說不上是哭喪著一張臉,可卻能夠清晰看見對方的那抹惆悵神情,對於自己的那自責情緒。

  在眼前人微揚起頭的表情不解時,戴洛似乎看見了那雙褐彩微微燦亮著。

 

 

 

 

三、曦

  阿斯利安的側臉染上了些許的金黃光點,就連褐髮都顯得金燦。

  貼伏著耳際的那抹微熱,呼吸的起伏依稀感覺得到。

  「戴洛。」那少年輕喚。

  他沒有言語回應。

 

 

 

 

四、陽光

  闔上雙眼,灑落的陽光應在皮膚上頭的感覺很舒服。

  晨曦的美麗被他輕輕地收進了心房裡頭,微亮的陽光緩緩落下、心底似乎有塊柔軟處跟眼前的美麗景色恰好如出一轍,那個相似色調的褐彩。

  只記得自己闔上跟那人相同色料的雙瞳時,湊巧收入的那褐色很是細柔。

  掌心的觸感似乎多了份沉甸甸的重量。

  責任、義務、應該這簡單幾字所鍵結而成的是他們倆人之間的兄弟關係。

  彼此的責任與義務,造成了他們該與不該之間的分界線很是清楚。

  哪些是該、哪些又是不該,兩者之間的取捨基礎是什麼,說穿了只不過是主觀意識的表徵。

  「如果我說還好,你又真的會覺得我還好嗎?」只見眼前的阿斯利安揚起了一抹笑容,可沒有任何溫度。

  「當然不會。我知道你從來也不說還好兩字。」戴洛輕應著,不著痕跡地將對方的額靠在自己的左肩上頭:「如果你認為是好的,那麼就是好,反之亦然。無論我說什麼,你不見得聽得進去,如果這是你認為的好。」

  「笨蛋。」阿斯利安只是嘆道。

  「知道了。」他只是漾起了嘴角,輕撫著對方的左眼瞼、隨後覆上輕吻。

 

 

 

五、沉默

  交疊的雙手,沒有話語的氛圍,任由眼前的晨曦悄然點亮了彼此的惆悵。

  即便阿斯利安雙唇勾繪的試探,戴洛也沒有言語付諸詞彙。

  只不過在最後離去的時候,忘了是誰說了我很好三字。

  「這樣很好。」那人輕語著,對方重述著相同言詞。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