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陰天 (冰漾)

 

  誰能告訴他,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莫名其妙地從守世界急急忙忙地回到原世界來,只為了被自家老姐差遣使用,順便被老媽叫去買日常用品。

  哪個好人可以告訴自己,到底是上半輩子做了什麼作奸犯科、殺人放火還是欺壓良家婦女的不當蠢事,這輩子才會受苦受難又受罪?

  冷風夾帶著些許濕氣,不由分說地就從衣服袖口裡灌了進來,不禁打了個冷顫。自家老姐的狠勁並不是沒領教過,竟然忽視自己身上單薄的衣物,就狠狠地將自己踹了出家門,說沒買回來不准進入家門這鬼話。

  天啊!是沒看到他身上還是短袖而且這身衰人特異體質可是會出其不意地就禍從天降,要不是掉入水溝裡全身濕透,就是招牌砸到頭上火速送急救,他身旁可是沒帶出保命良藥和防護配備啊啊啊啊啊──,褚冥漾不禁如此怨嘆道。

  認命地走在朝著超市的街道上,畢竟其他人都有重要事情要做,沒能陪自己來一趟原世界。或許自己待在守世界,也只能默默地待在一旁微笑地替他們做出無聲的鼓勵。重要的是,身旁的黑袍情人也被任務纏身,一時無法趕回來陪自己度過這段得來不易的假期。

  原世界這段時間的天氣就好似是自己的心情,陰陰的烏雲不散,始終沒能看見溫煦的陽光照耀著。或許自己也是被這天氣給影響到了,總是感覺悶悶的,既是想念那抹銀髮帶紅的黑色身影,也是渴望那大大的溫暖擁抱。感覺……好似很久沒能膩在一起了。

  待從超市買完了必須用品後,他特地繞了遠路,好消磨這段難熬的時光。

  雖說是假期,但自己也沒什麼特別事情要做。像是喵喵是去醫療班,萊恩和千冬歲還有任務要做,更別說總是在外處理任務的學長了。

  想到這裡,自己就不禁又多想了些無謂問題。

  若是……自己在當初沒有進入Atlantis、要是自己的代導人不是學長、或是自己沒能認識大家、假使自己沒繼承先天妖師能力、更沒有學長偷聽自己的心聲……好多好多,如果一切都沒有發生,自己是不是還是那麼衰到極點,常常得讓自家人擔心這是否是最後一面。沒有朋友、沒有燦爛的回憶、沒有大家的存在。自己還是那個普通再普通,唯一特別一點大概就是還拿著醫院VIP白金卡的那個平凡褚冥漾。

  大戰之後,好不容易恢復了平靜的生活。除了有時候火星人的思維總是讓他轉不太過來,偶爾安地爾還會邀自己喝咖啡,雖然最後只有答應他吃個限量蛋糕就好。

  大概最不能習慣的,就是跟學長的關係大大改變了許多。好似生活中沒有他,什麼都不對勁。

  原本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什麼契機過後才能有交錯點?

  代導人跟被代導人,學長與學弟,撲倒跟被壓……唔,不對,是發展到情人這層親密關係。褚冥漾臉不禁一紅,還能依稀感覺到耳根子正發燙著。腦中不禁回想起,那天兩人交纏的激烈,自己腦中一片空白,完全是由學長引導著自己步入那塊從沒想過的地帶。自己也不知怎麼的,忍不住哭了出來,學長還溫柔地安撫著過分緊張的自己,最後自己累的昏睡了過去。

  回到家門前,一抹黑色身影佇立在門前,黑色馬尾配著黑色風衣,褚冥漾不禁好奇地緩緩抬起頭。

  「褚。」褚冥漾恍神了下,便落入眼前人的懷抱裡。手中兩袋的日用品與食材也隨著引力而散落一地,但卻顧不得那麼多,自己嘴裡念的全是眼前人,渴望汲取他身上的清香氣息,就像是深怕下一刻又得為了任務而離開對方,希冀著就在這剎那停留。

  「學長……。」將自己的臉深埋住,為了保有自己最後一道防線,不安寂靜而害怕一人就此眼淚潰堤了出來,自己從來就不是個堅強的人,有的也只有那包容的心情。

  「褚。」大手輕輕撫著自己的細短墨黑髮絲,語氣盡是溫柔與愛憐。

  好想好想念……真的好想念。

  「對不起,我回來了。」涼風吹了下來,他不禁打了個冷顫,學長便抱緊了懷中身軀,不言而喻的溫柔滿溢而出。

  褚冥漾緩緩的抬起頭,對上了雙火紅的炙熱雙眼,墨色的瞳孔下意識想躲,卻被眼前人的大掌給撫上。

  無法忽視……學長好詐……。

  「褚,我哪裡詐了。我就這麼霸道,沒辦法。」怎麼可以這樣,忽略我的人權所在,我只是……

  「你的人權一直都在我這裡,只是怎麼了?」習慣地搖著頭,說著沒什麼。冰炎的眼神存疑著,但也不多說什麼,大多也能猜測的到小情人的猶言欲止的原因八成是跟自己有關後,倒也放心了下來。任務草草完成後,便匆忙地想丟下移動符就回到原世界,迫不及待地好好抱著那過於柔弱而堅強的孩子,還被多年搭擋夏碎好好陶侃了一番,自己則是笑笑地反擊回去,千冬歲現在可是跟情敵一號在一起親密地出任務呢!夏碎那抹笑容不僅僵持了下,還轉了有些許的怪異。想必他跟自己一樣也是很掛念自家那過分堅強孩子。

  「學長?」冰炎鬆開了雙手,嘴角上揚了起來,牽了褚冥漾的手便走出街道上。補償著兩人早已說好卻沒能及時實現的約定,他還記得當時一聽到有任務時,眼前人的失望神情全映在心頭,任務時想的全是他勾彎出而成的勉強笑容,口吻煞是輕柔。

  「不是想逛逛?」冰炎將身上的風衣解下披在伊人身上,褚冥漾皺了下眉頭,便被冰炎輕拍了下頭說沒關係。

  抬頭望了下天空,腳步不禁停了下來,冰炎好奇地轉過頭,能聽見身旁那人的腦中所想著所有思緒,不禁勾起笑容。

 

 

  『不久應該就會放晴的,就跟我的心情因學長而起伏一樣。』

  「會放晴的。」冰炎低沉的嗓音回道。

  『多變的天氣就好像是自己,那麼……感覺陰天就好比是等待的不安心情。』

  「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嗯。』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