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冰漾】

 

 

一、烏雲

  灰黑色的雲層顯得些許鬱悶的氛圍。

  不時輕拂的涼風帶著幾許冷意,指間處能夠感覺到微冷的氣溫。他快步地走過接到,平常日的早晨時分人群少許,但可以感覺得到忙碌一天才正要開始的氣氛。

  昨日氣象預報才說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會有下雨的可能性,但已經快遲到的他已無暇理會自己那把藍色摺疊傘揉就好端端地平躺在玄關前的鞋櫃上頭,被迷糊的少年給忘得乾脆。

  只見那少年小跑步越趨越遠的身影,似乎在找尋著什麼依靠一般,微淡地幸福著。

 

 

二、陣雨

  體育課因為這場雨改成自習,隨後所至的小考變得全班稍稍為此用功了起來。不時的嘻笑聲響起,翻書頁的沙沙聲也不時地傳入耳邊。

  雨滴點下的聲音很規律,意外地使人感到寧靜,少年也才赫然想起自己的書包裡頭並沒有深藍色摺疊傘的影子。他搥下了雙肩,原本平穩的情緒變得有些煩躁,望了望窗外形成的滂沱雨景,他思忖著這場雨就鏡會持續多長。

  是不是該想想試著淋雨回家,他不自覺地想著。

 

 

三、曦

  陽光仍舊微隱在厚實雲層裡頭,光源微微地透了出來,暖意照在制服上頭格外舒服。

  他放慢了腳步,悠閒平凡的一天才正要開始。

  即便昨天氣象主播也窩心地提醒自己可能會有百分之六十的機會下起綿雨,他倒也不在意、反正昨日淋得一身濕倒也讓後來的他忍不住笑了出聲,好似很久沒有這般輕鬆的樣貌了。

  褚冥漾望向外頭的景,些微霧濛濛的城市,無來由地讓他感覺詩情畫意。

  隨後他才打算跟昨日一般濕得透徹時,便被拉住了手。

  「還不帶傘,就想淋雨回家。」那人皺起眉頭說道,口吻裡頭的關心能夠清楚感受到。

  褚冥漾揚起了笑容,牽起對方的手在他反應不及的時候就是向前跑,在冰炎還未來得及拉住眼前少年的動作時,他們倆人早已濕透。

  衣服緊貼於身的那般濕潤感讓冰炎感到有些不適,在望向褚冥漾那一身能夠朦朧地看見裡頭的纖細軀體時,冰炎感到喉頭有一絲感渴,將他拉入了巷弄裡便是一陣擁吻。

  褚冥漾喘著氣,不是很明白對方的舉動是怎麼一回事,但因為這次任務的關係,兩人好似也有段時間沒有看見對方的身影。

  他剛好被扇點名回原世界的這城市裡頭的某所高中就讀,就只為輔助冰炎保護這次的當事者;而冰炎需要的是,查明原因並殲滅可能作亂的因子。

  隨後一抹熟悉的光芒在腳下散發而出,一回到暫居處,冰炎就是作勢將他所推入了浴室,溫熱的水氣霧熱了他們倆人彼此,褚冥漾只感到羞澀要那人先出去,隨後只見冰炎脫去了上半身的衣物,便在他耳邊啃咬地低語,旋即走了出去。

  褚冥漾忍不住感到耳骨上有些熱燙的氣息,半掩著面,想將水溫降低些,卻想起方才那人叮嚀自己的話語:「不准洗冷水澡。」

  隨後他套上了衣,拉開了門後便看見那人瀑下的長髮隨意散置的樣貌很漂亮,不自覺地站在一旁愣了許久,直到那人回過頭來看著自己揚起一抹微笑時,他才反應過來。

  冰炎拉著褚冥漾的手順手拉開了窗簾,陽光輕瀉了下來,溫暖的氛圍環繞著他們倆人,褚冥漾無來由地感到窩心。

  「看來會是個晴天。」冰炎說道,落下細碎的吻在他頸肩處。

  「那、那學長要不要出去走走?」褚冥漾問道,對於身後人的這般舉動有些感到羞澀,其中一點還是在那扇大窗子前做這事,大白天的、他的心臟可負荷不了。

  「那麼意思是說只要拉起窗簾、在床上就可以囉?」冰炎揚起一抹惡趣味的笑容,低語著。

  「哪、哪有,不行這樣……。」隨後來人便吻住了他的唇,許久後才離開:「那麼、我期待晚上。」

  褚冥漾看著冰炎拿了件衣服走進浴室時,感覺自己的溫度似乎可以灼傷人的那般熱燙。

  「那麼就依你,出去走走也不錯。」最後冰炎丟下了這句,拉起了門。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