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雨天【微夏千】

 

 

  他或許是喜歡雨天的,不僅僅使他冷卻思緒、同時也鎮靜了他波瀾起伏的情緒。

  多多少少,為了他加重疲憊之於給予一絲平靜。

 

 

  「真是棘手。」他輕聲說了句,手中的動作仍舊未因此而停滯,反而趨快而乾淨俐落。隨即便拋出了符咒,便是簡簡單單的一把火勢給將眼前的棘手事物給鎮靜了下來。

  天空中緩緩地飄下了細雨,莫名地為他方才煩躁的情緒稍稍止息了下來。

  接下來就是回公會報備一下,任務就算是順利完成了。

  他倒想在原世界在晃晃些時間,畢竟剩下的閒暇時光自己可以自主性地安排,順道犒賞自己一個得來不易的隱私空間。倒也不是說自己好似都被任務、學院和雪野三者給煩得無法撥出空閒放鬆,一旦他認真起來、若想中途打斷就得再花點時間再去適應已經習慣的反應動作,既然都放入了心神下去,那麼如果還要再多花費不必要的心力下去,倒還乾脆一次完成所有繁雜的事物一了完結。

  他就是這麼一個人,一旦打算專注、不到最後不輕易鬆懈心神。現在想想這雖然也是個優點,缺點算起來也不少。畢竟人還是會感到疲憊的,他總是強迫自己不去小憩一下讓自己緊繃的情緒休息一陣,往往造成了些許反效果。就例如睡眠不足的例子來說,萊恩總會看見自己雙眼底下的灰黑色塊跟沉默不語的情緒反應,看在他眼裡就像是導火線一般,一不小心一個不長眼的傢伙惹到了自己,就會有抹惡質的笑容出現。

  隨後據說後來這些人的下場都不會太好過。

  不僅廢寢,他還忘食。還好萊恩隨身總是帶著飯糰,而喵喵也會三不五時催他吃飯,漾漾則是時常帶著點心食品要他一邊做事一邊吃完。說起來,他倒還麻煩身邊人不少事情。仔細想想、自己好像也無須如此拼了命就是要做到最好。

  淋著細雨濛濛的雨滴,身上的袍服因此滴上了大小不等的雨點,揉了揉稍濕的髮尾,心情不自覺地感到一陣輕鬆。

  無來由地享受著這般愜意。

  隨後拐了彎來到了大街上頭,看著路人撐著色彩斑斕的傘花,他勾起了抹笑容。

  任由雨水淋上自己的身軀,不自覺地冷卻了自己一直以來馬不停蹄的生活。

  「這樣也好呢……。」他稍稍地仰起了頭看著霧濛濛的天空,低語著。

  畢竟這時候的他倒是需要一個私人的空間來思忖著未來該走哪條路,走上繼承雪野是必然的,可、對於夏碎來說,自己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他捉摸不清,只知道他對自己很溫柔,跟他一貫的溫柔又差了一分,而多了一份曖昧的情愫。

  他從來沒有跨越過那條界線,儘管自己總是忍不住輕吻上對方,而對方沒有因此而多說些什麼該制止的言詞,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

  那麼這樣是好還是壞,千冬歲並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是,夏碎也許是跟自己一同的,只是從來也不知道該怎麼坦白,彷彿一說出口,所有的什麼界線和束縛都拋在腦後,再也不復存在一般,最後只留存一個單詞名為亂倫。

  背德的愛情……。

  倘若夏碎跟他一同,那麼就沒什麼好可以擔心的,畢竟、他相信他們會互相扶持彼此,儘管那些流言蜚語會帶來多大的衝擊他並不是不曉得,反而更為清楚那些長輩的說詞會有多麼難聽,充滿惡意的眼神將會凝聚在他們身上,而罪魁禍首之名、他們則一定會推給夏碎。

  藥師寺一家,如當初一般、狠狠地將他們拋在一旁。

  想到這裡,他的腳步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那麼……。」他無法再繼續想像下去,說到底還是不捨夏碎被如此對待。

  他深愛的那名兄長,總是溫柔以對,儘管他懵懂無知地犯了錯。

  犯了愛上自己兄長的這則罪名,而甘願攜手淪陷下去,而沒有任何責罵之語,只是看著自己的雙眼說著沒關係會沒事的話語。

  「歲,沒關係的。」只見那人對他輕語著,隨後千冬歲忍不住吻上那人的唇,隨後啃咬、吸吮著唇瓣,而後點燃了彼此的欲望,他能夠清楚感覺到對方的火熱在自己體內撞擊著,隨著心臟的頻率撲通撲通地,似乎將他們兩人彼此的生命明顯證實仍存在一般。

  他們是存在的,因此而存在著。

  看似也淋夠了雨,他便拋下了移動符回到房裡,卻意外看見方才才想到的那抹身影。

  「怎麼淋濕了?」夏碎問道,只見他走進了浴室裡頭拿了條毛巾便要他坐在床邊,細細地替他擦乾:「下了大雨了麼?」

  「不、沒什麼。」千冬歲回應著,隨後只見夏碎不解地皺起眉心:「是麼……。」

  「那、夏碎哥喜歡雨天嗎?」他不禁想提問著,畢竟他們不是在雪天裡頭就是四季如春的學院裡度過相處的大半日子。

  「……還好,有時候吧!」眼前人偏了偏頭,頓了好下子才回道。

  「……那夏碎哥,我們約好。」他伸出了小指頭,來人不解、但也隨著自己勾起了小指相牽。

  「那約好了,有天我們一起去淋雨。」千冬歲漾起了笑容,夏碎勾起了抹微笑回應著好。

 

 

 

 

  滂沱大雨下在他們身上,雨滴打得他們全身濕淋。

  只見千冬歲緊握著夏碎一路奔跑在街上,最後停在小巷裡頭躲著雨。

  他們兩人相視而笑,而、夏碎主動地吻上了千冬歲,忍不住許下了個彼此未來的諾言。

  「相攜相伴相守於一生,惟願足矣。」夏碎悄聲說道。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