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D【disguise假裝】


【安賽】


  其實根本沒有愛上的問題,你這麼假裝著。

  賽塔笑了出聲,啜飲了口手中的茶,看著安因那副不甚愉快的面容,沒有多說什麼。
  你很明白眼前人的喜好厭惡,尤其那情感分明的突然,更是最讓你感到有趣的一點,明明屬於天使、但行為舉止卻像個孩子一般,跟自己一同有著那特有的任性,只不過自己很清楚地將那份孩子氣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賽塔不由自主地羨慕起眼前人,更可以說是由衷地喜歡著安因。
  明明跟自己一同擁有那近乎永恆的生命,他卻可以將其渲染的五彩繽紛,而自己總是將時間花費在某些事物上頭,寧願將同樣的事物給摸透摸清了徹底才會旋伸至另一處,他很執著、但執著的事物,卻只是希望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這件小心事,不曾對任何人說過,就連安因也是。
  他知道,一切也只不過是自己無中生有的無謂問題,但就是無來由地感到迷茫。
  「賽塔。」他稍稍地回過神,眼前人挑著眉似乎有察覺到自己的出神。
  「怎麼了?」嘴角試圖揚起笑容,就跟以往一樣很順利地揚起個漂亮的微笑。
  只不過安因卻沒對於他那般微笑多說什麼,只是瞥著他而後飲了口茶,沉默著。
  賽塔方想再度開口,便看到安因撇過了頭去看看一旁的花草,他就也不便詢問他有關方才那眼神的意義,些微不解、疑惑地看著自己,但不如以往地關心自己問著。
  他輕輕地嘆了道長氣,很輕、輕到自己是否有嘆氣都不自覺,只聽見安因問著自己說是不是有事瞞著他時,才著實地恍惚了好陣子的思緒。
  「很明顯嗎?」笑了笑,賽塔反問著,但沒說明那答案。
  「沒有……,只是就這麼覺得,你笑得有些勉強。」他說著:「不想笑的話,那就別勉強自己,不會有人強迫你的。」
  賽塔沒有正視到他的雙眼,只是視網膜聚焦不到、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就連自己注視的景色、他也沒多加在意。
  「賽塔。」安因喚道,只能依稀看見賽塔的唇緩緩地開合著,但聲線卻沒有傳到自己耳裡,他分辨著他口中的字詞,只是勾起一抹笑容,然後將他空著的雙手給拉向自己,在眼前人反應不及時、吻上。
  對上的,便是那抹漂亮綠意的眼眸染上驚訝的神色看著自己的這番舉動。
  誰也沒有推開誰、只能感覺到雙唇間的溫度被覆上一層不屬於自己的觸感,稍稍溫熱、很不熟悉。
  最後也不知道是誰先拉開了彼此的距離,然後陷入漫長的沉默,臉頰邊的紅霞不止,不論是他還是眼前的人。
  兩人方打算藉口說明,看到對方與自己一同方要啟口時,相視而笑了開懷。
  安因伸出了手握住賽塔的右手,就像個初嘗戀愛的少年,肌膚間的觸碰讓他們都感到不自然,卻又眷戀那相近的溫度,不可否認地、他們的行為一點都不像個活了近千年的人,反倒還是孩子會有的反應全映在他們身上。

  他們從來沒有說過愛,若說他們只是假裝都沒有愛上對方,不如說是羞澀的不願說出口。
  畢竟那詞,對他們而言太過虛幻、也太過不切實際了。
  所以盡可能地、假裝著他們只是個平凡的人類其實也不錯。
  「所以?」安因上揚了些聲調,賽塔只是笑而不答,手掌心間的溫熱卻早已幫他透露了出答案。
  「沒有所以。」他回著,落陽的餘暉灑下了金黃的美麗碎屑,讓兩人的長髮更為美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