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G【grip緊握】



【冰漾】



  緊握,是為了握住什麼?
  他並不曉得,畢竟、最終緊握在手心的事物終將離去,就趁自己出神之時、沒有任何眷戀地就如此離去。
  就跟他一直以來所奢求的生活一般,從來沒有過寧靜安穩的一天,就從自己煞然決定離去那天開始,無止境的思念便纏上了他,襲捲了他原本可能該擁有的平靜,波濤洶湧的將他的思緒給佔了一大半,就連那孤單一人的氛圍都成了他的親密好友,三不五時地來光顧一番。
  褚冥漾不禁嘆了口氣,思緒頓時停止,拿起了吐司便放入了推車裡頭,走向生鮮區,找尋著下個禮拜的伙食著落。
  自從跟賽塔說好了瞞著冰炎搬出黑館後,雖然課還是有在上,但是他選擇回到原世界居住,前提當然還是得好好地先練習移動陣法的使用,不然要是再搭一次貓公車、自己可能每天都準備食不下嚥,心驚膽跳地度過那還算漫長的路途。
  當然,他自己這種鴕鳥心態還是不免得被千冬歲和喵喵他們說了好陣子,更何況、這還是瞞著冰炎偷偷地搬了出來,趁著他出任務的忙碌之時,自己就像個趁火打劫之人,做了好似很不可原諒的事情。
  雖然原本住在冰炎隔壁,但褚冥漾就是無來由地會感到一抹緊張,尤其是在經過那段保護睡美人的冒險旅途過後,不自覺地不敢對上冰炎的那雙眼眸,總好像炙熱地盯著自己、他卻分辨不出那種感覺是什麼,怪異地讓他卻步。
  更別說自己還突然發現對他的情愫已經蔓延了出來,差點就羞赧而撞牆自殺的他更不可能就這麼說了出口,首先就是躲避冰炎的竊聽能力,雖然經過本人口中說明已經沒有再使用了,褚冥漾還是不免的懷疑,畢竟是為了隱私權……不過也經沒有人權這東西了,他思忖著的同時,倒還是保險起見的搬出去好了。
  即便這樣很不方便……,後來想想其實移動陣還真不是普通好用,他就打消了這抱怨詞語。
  而後一個人的生活是三不五時的會有冥玥和然兩人來叼擾,冥玥嘴上總是說著自家弟弟的笨舉動,不如搬回妖師本家還比較清閒,前門還有一堆陣法可以將不相干的人給打跑,可是比這頭沒有結界,裡頭還住個笨蛋小妖師還要安全許多,然後手裡卻是不言而喻的總帶些大袋小袋的食物、蛋糕等等;然則是一臉微笑地看著自己,不時叮嚀著要好好照顧自己,她很擔心你的話語後,後頭便是冥玥口是心非的說著才沒有。
  偶時還有千冬歲和萊恩出任務出到一半的突然拜訪,差點讓他招架不住的,便是安地爾。
  那到底該算是巧遇還是特意,他嘴角邊的笑容看來很不真實,嘴裡說的話語更是讓他語塞,差點就搞得他思緒混亂地不能自己。
  「那麼要跟我一起喝杯咖啡嗎?」他笑道,褚冥漾只給了個用力搖頭的答案。




  聽說,僅止於聽說。
  當千冬歲說到關於冰炎的事情時,褚冥漾愣了下,才繼續聽了下去。
  不外乎是據公會說冰炎已經提早完成長期任務打算回到學院了,其餘的事情、他也沒有心思去聆聽,就深怕到時候他的反應會讓他難以應對,當然、褚冥漾連想都沒有想過到時候的事情。
  所以,即使沒有見到他的面容,也忍不住地在腦裡頭想過了好幾十次。
  不自覺、真的是不自覺地。
  早也忘記了那時候冰炎是怎麼怒氣沖沖地在課堂上頭,當著全班的面、只給了班導一句人帶走了,就緊抓著他的手走出了教室,而後傳到了熟悉的黑館房間,當然、是冰炎的房間。
  緊抓著手腕的力道讓他感到不適,稍稍皺起了眉心,卻沒有正視冰炎那雙媲美紅寶石的火眸,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來人的怒氣,所以褚冥漾更不敢去對上那雙眼,心虛地撇過頭連看都不敢看,更別說兩人的姿勢更是曖昧,他被推倒在床、而冰炎在上頭,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他感到十分熱燙,似乎耳根子都發燙了他全身。
  「你做了什麼好事?」冰炎問道,質問的口氣讓褚冥漾遲遲不敢回話。
  「為什麼搬出去不說?」而後的問句更是讓他沒法說明,只是緊閉著墨瞳什麼也不敢說、任由思緒自己打轉著,他與他之間的曖昧情愫。
  「褚,知道嗎?」沒來由的一句,他才轉回頭不解地看著冰炎那好看的臉龐,隨即便陷入了漩渦當中,腦裡的想法頓時堵塞了住,沒法思考。
  那是陣落入眼瞼的細細碎吻,而後交纏著唇舌,不由自主。
  即便這舉動早就不言之中說明了兩人的情愫不僅僅只於曖昧,就連緊握交扣的雙手都說明了一切,褚冥漾還是難以置信地不願去面對,這種感情、來得太快也太急,過於不實地讓人感到迷失。
  「會緊緊握住的,所以別想離開。」他只聽見耳邊的細語,思緒便止了下來。
  「最初別緊握的話,是不是什麼也沒有了?」他問著,來人只是堵住了他的雙唇,說明著未完的話語。
  而那雙手、直到冰炎拗執地要他馬上搬回來時,都沒有鬆開。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