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J【jet black烏黑】



【安地爾視角、微冰漾、微安亞凡】


  深幽的那潭水,看得你我都無法真正探進那深不見底的悠長洪流,看得你我的思緒也漸漸落下了那不應屬於我們的情緒、與過去。
  那是關於他們的故事,而不是我們的。
  關於一個妖師、精靈跟一個局外人的故事。



  安地爾大概永遠無法搞懂凡斯跟亞那之間的互動模式,或許可以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每每無意間看見凡斯眼眸之間的愁緒,他無來由地便疑惑了起來。
  亞那毫無防範的爽朗個性跟凡斯深思熟慮的淡然性格,是安地爾概括下來的唯一因素。
  雖然總是能看到凡斯因為亞那無心的過錯,而怒氣沖沖地將亞那給趕出來,一個人默默地整理著被打亂的珍貴藥草跟典籍,他總是透過自己的雙眼看著凡斯那算不上深邃而精緻的面孔上頭浮上一絲不該屬於他的愁緒。
  他不明白,亞那也不曾說明過,當然爾、凡斯更是說自己根本沒有過這回事般的風淡雲輕。
  他們三個人,迥異的個性、不同的迴旋思路、處事風格更有三人各有的一套,他們三人到底會這麼扯上,或許都該感謝亞那的雞婆、熱心個性,將他滿是負傷的帶到凡斯這裡治療。
  不可否認,他的確是對眼前的妖師很有興趣,當然將他納為鬼族的生力軍倒也不是個壞處,但凡斯總是說著那不算正面回應的遷移打算,畢竟他在這裡的確是待上太長的一段時間了。
  似乎,安地爾能夠感覺到一絲淡淡的情愫,將他排除在外的在意,是關於誰、不言而明。
  那個將他帶入這裡的精靈,亞那。
  他始終都是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兩人的互動一來一往,似乎自己就是個局外人一般只能看著那潭潭水不斷地起著漣漪、而不自覺地想碰觸,才赫然發現自己根本碰觸不到。
  而他,才驚覺到自己的感情已經悄悄地蔓延,到底是關於誰,他不清楚。
  他喜歡嘲笑亞那被凡斯怒氣趕出的窘樣,他喜歡看著緩緩收拾殘局異常認真的凡斯,他喜歡看著亞那無可救藥的燦爛笑臉,更喜歡看著凡斯無意間勾起的眉宇中形成的淡淡笑意……不自覺地跟著踏入屬於他們兩人的世界。
  安地爾不知道自己說到底有沒有朋友這種事物,或許該說、他早就忘記了朋友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唯一能夠反應出的,就是戲謔的笑容跟玩笑話的戲語,那彷彿成為了他自己的專屬行為。
  因為反應不出其他的事物,反應不出屬於自己的情緒。
  而後,他迷茫地做出了個決定,打亂了原本平靜的一切,看著亞那焦頭爛額地處理戰爭的模樣、看著凡斯痛苦矛盾而咒下言靈的模樣、看著自己站在原地不知說好還是壞的無神模樣。
  安地爾才發現他們已經挽回不了原有的事物,那個原本是充滿輕幽、笑意的地方已經不復存在,剩餘的只是荒涼的地點,事物依舊、人卻已非。
  當他看見了凡斯痛苦難過地後悔著自己鑄下的過錯,亞那選擇了原諒。
  他不明白這種原諒所墊下的基石是什麼,生命疊合而成的錯誤已經沒辦法挽回,亞那選擇原諒那收也收不回的言靈,那抹淡笑伸出手的坦然又是什麼,安地爾根本就不清楚,只能依稀感覺到一絲窒悶感,很悶、像是將他的胸腔裡頭的氧氣給抽乾一般、難過著。
  而後,亞那跟別人結為連理,他只是看著凡斯得知消息地那般出神,嘴角間揚起的似乎是笑意、但也似乎是愁緒。
  再將時間往後推進,只剩下他一人在熟悉的地方走著、那些曾經跟他們兩人走過的地方徘徊著,坐在石上、不明所以地細細回想那些過往的曾經。


  直到他又看見了那少年眉宇之間所散發出的熟悉氣息,凡斯的愁緒;跟另一名少年動作之間浮現了亞那的俐落身影之後,他才緩緩地勾起了嘴角間的弧度。
  明白了自己手中所逝去的事物是什麼後,他才旋身走了開。
  因為他們是不同的三個人,所以他有他應該有的責任,為了鬼王而效忠的責任。
  而那些後悔、他也只能盡自己的可能,讓傷痛減到最低,以彌補自己那不曾說明的情感。


  那個在自己記憶裡頭關於一名妖師跟一名精靈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