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K【keen輓歌】


【漾中心】


  
好的,沒有傷害、沒有犧牲,那麼那雙眼眸之中的哀戚又是為了什麼?
  好的,一切你想要的和所有渴望的,都是殘活下來的理由是嗎?

  可笑的是,當已經到了盡頭的那一端時,你竟然忘記去抵抗而慢慢地吞下全部的憂慮,並用謊言讓思慮平靜下來。
  真的,這是你所想要的結果嗎?




  看著前頭潔白不像話的牆,讓少年勾起了以往的回憶,佈滿鮮血、傷痛、無奈而成的場景,裡頭的那人是自己,輕嘆著自己的運氣怎麼會帶給他大大小小不等的創傷,就連裡頭的醫生護士都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似乎想和緩彼此之間尷尬的氣氛而道出了怎麼又是你的戲謔話語。
  「怎麼又是你?」眼前人說著,一邊拿起棉花拭著滲出了血,一旁的護士拿著毛巾拭著他的汗水,試圖和緩他的緊張不安感,畢竟儘管遇上不少次的經驗、但你還是會莫名地為此而焦慮不安著。
  人,都會對於死亡莫名不安。
  他思忖著,下次會不會是連急救都免了,直接送入太平間比較快的場景。
  蓋上白布,強勁的冷氣吹拂著自己冰冷僵硬的屍體,會不會是血肉模糊、頭破血流的殘缺,還是跟久病纏身、終於得到解脫的那般安寧,只是有些慘白憔悴就是了。
  他想像著,但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在這上頭,畢竟他認為在想這種事情的時間遠比準備不久後的大考來得重要,雖然他想、可能那天又來個食物中毒或是窗戶碎裂等,波擊到自己的可能性大得些。
  他很平庸,唯一一點不平庸的部分就是自己的運氣似乎比別人背個十倍以上。
  也就是因此,他身邊很少有朋友,有的、也只是來嘲笑自己的同學。
  他是該慶幸還有個幸運同學願意陪在自己身邊,三不五時來邀自己出去玩打發無趣時間,但大多還是因為自己被砸傷而被迫一半取消進醫院。
  他倒也懶得去理會了,其實這樣又有什麼不好?
  比別人平庸、比別人自卑、比別人說不上很好的運氣,那又怎樣?
  可以平平淡淡就這樣的過完自己的一生,他倒也沒有心思去想像那些過多的事物,這樣就好的想法不斷地縈繞在他的思緒當中,不斷地盤旋著。
  直到他誤打誤撞地進了一所異能學院,認識了比自己還要不平凡的人事物,自己的人生開始起了點不同的變化,至少比起之前來說多采多姿了至少百倍以上,雖然還是一樣的壞運氣。
  他也沒想過要有什麼樣的變化,或許該說早就忘記該怎麼去抵抗那些自己不喜歡的事物,他漸漸地只能默默接受著,忘了自己其實可以抗拒,直到看見伊多倒在自己眼前之時,他錯愕著、驚覺到自己無能為力的事實,害怕、恐懼襲上身來,但他還是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是好地去面對那些不善的事物。
  他吞下自己的焦慮,但沒有道明。他也只能一一吞下自己的不安,吞入腹裡獨自難過著。
  思緒一片空白,只剩下焦慮不安的情緒在自己的身體裡頭流轉循環著。
  不斷地想說服自己這其實可以就跟以往一樣過去的,自己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如此而已、就如此而已。
  就連舉起手中的幻武時,都忍不住顫抖著,不知所措地像個失途的孩子,跟著人群隨波逐流。
  唯一讓他感到心安的成分就是總在自己身旁的那道身影,跟那些會牽著自己的手一起走出這陰霾的友人們,這有是唯一能夠讓他回憶起自己還會抵抗的事實。
  而不是被動地只能接受,那個人、不該是他自己。

  「褚。」伸出了右手、覆上。
  「漾漾。」伸出了左手、覆上。

  跟著身旁的人,向前大步迎著光亮,讓那些過往成為輓歌反覆為過去吟唱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