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N【numb麻木】


【冰漾】


  他能夠感覺到指尖逐漸冰冷,像是快凍僵一般逐漸感覺不到觸覺,而從腳指從下向上竄的冰冷感受卻無來由地沁涼了他的思緒,漸漸清晰了原本混亂思緒的腦袋,但他卻意識不到任何的感官滋味,彷彿麻木了一般、感覺不到任何事物而狠狠墜入了冰冷的世界當中。
  獨自麻木、而傷悲著。



  你說,曾聽過那人總是低沉穩重的聲嗓述說著那些你不曾碰觸過的事物,也曾聽過那人責備你的擔心口吻,更常聽見的則是他不帶任何感情而制式化的話語,這些這些的事情全都被收進心裡,像是不在意地掠過他的言詞、卻又小心翼翼地沉溺在他那熟悉的聲線。
  像是上癮了般,在你昏昏欲睡的同時會不自覺地在耳邊響起那些曾經說過的話語,反覆地重播繞耳,是否真如每次都是自己的一味妄想,你也分辨不了。
  只知道自己的世界好像逐漸崩毀地慢慢剝落了牆漆,斑駁的不堪一點一點地顯露了出來,而你無心去彌補,像是放任它自由崩壞一般,等到最後歸於無。
  情緒起伏已經不如以往的容易大起大落了,漸漸收斂地隱含在心,你很清楚、但從來也不吐露有關你自己的情緒,有的、也只剩下一個揚起的微笑撐著。
  其實你可以不用勉強自己笑的,沒有人逼迫你一定得笑,只是你以為如果連微笑這動作都做不到的話──全盤皆輸,你的世界便什麼也沒有了。
  若真是如此,那麼那些曾經有過的事物又到了哪去?
  你沒有多加以思索,只是感覺到剩下不多的感受而獨自遠離著你的世界,就連悲傷、你都只是苦笑帶過,擁上喉頭的是一陣陣的腥甜血味。
  你終將是走到這一步,看得很開、卻從來也沒有想過對那些關心你的人坦誠。對你來說,重要的事物到底該歸類什麼,現在而言也早已不重要了,生離死別的感受,這時的你感覺特別深切,但卻又沒有想過想在抓住些什麼來留念自己的最後一刻。
  而選擇了隱瞞了你以往多麼想坦白的事情,無論是留戀的、在意的、難過的……。
  其實,他們應該都明白你這麼個轉變的不正常,只是看著你漸漸虛弱而排除外人的封閉心理而沒有對你多說些什麼,就連總是在你徬徨無措時的他、也只是跟你說了幾句「千萬不要勉強自己,想說就說,並沒有關係」的話語,伸出手撫了撫你微冷的雙頰後離去,去為了那些需要幫助了人們處理麻煩事。
  還記得,你喜歡看著他的背影那份認真的模樣,英姿颯颯的、讓人好心著迷,就連你也是其中的一員。
  你曾問過他,為什麼這樣平凡的自己會被他喜歡上、擱在身邊都沒有一絲厭煩,只得他的一句就是喜歡就此帶過,你的心暖暖的、因為他當時的笑容以及溫柔,很難得很難得……。
  你輕輕地閉上了眼,雙手無力的垂了下來,你很想跟他說明那些被自己藏了很久的秘密,但卻不捨的不想再讓人感到難過,留下那些過多的思念,只會讓人無限傷悲。
  這樣的自己,其實不能給予他無限的愛情,那些愛、應該好好地跟著他的生命隨即消逝的。
  生死有命,打從一出生就開始了,他沒有怨懟、倒還慶幸自己能夠撐到現在,而後遇見許多人,儘管早已遍體麟傷、儘管他明白沒有永恆。
  只是你就是偏偏捨不得、放不下太多你都存有些許留念的小地方,那些沒有人會特別留意的小環節,就連那人也不一定會為你留心。
  你很清楚,你們兩人之間的差距,便是那生命的長短。
  你終究平凡,平凡的一個人類罷了;他終究是精靈,一個擁有近乎永恆時光的美麗精靈。



  「吶……。」你輕輕地發了語詞,卻沒了後話。
  直到有人進了門,將你輕柔抱起旋出了門外,你都沒有醒來。


  直到再次睜開了眼,你唯一能夠感覺到的,便是麻木感從下竄上身來。
  流轉於時光洪流之中,等待著下次相遇。


  直到再度聽見那熟悉的聲嗓後,或許已經是五百年過後的事情了。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