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P【paradise樂園】


【安賽】



  哪裡才是你們所渴望的樂園、哪裡又是你們所認為的天堂?



  斟著熱燙的茶水,裊裊熱氣徐徐上升著,增添了幾許悠閒的氣味。
  尤其是在這風光明媚的花草相伴,賽塔不自覺地又瞇起了雙眼,一如彎月的笑著,但身旁的安因卻沒有這種愉悅的心情,只是一聲不吭地鎖眉、鬆開,反覆著這動作。
  賽塔沒有詢問安因那不愉快的神情從何而來,只是顧自看著那美麗的庭園暫放著美麗花朵,綠意盎然地隨著陽光而欣欣向榮著。
  即便他明白,問了、也不一定會得到自己滿意的解答。
  很清楚那人的個性非你不過了,會做出這種動作的他如果不是自己先坦誠,是絕對不會透露出任何一句真話,儘管是自己先邀他一同散心的。
  「一起去?」賽塔還能憶起方才的對話,安因那神情煞是無奈地回看著自己:「你知道我沒辦法拒絕你的。」
  而後,就是兩人這如此反差的一幕。
  「安因。」賽塔啜了口茶喚道,只見那人挑了挑眉,似乎仍沉浸於思緒當中。
  「你看過天堂嗎?」他回過了神,立馬回道:「不算看過。」
  「聽說在原世界裡頭,很多人都嚮往死後能夠到達天堂那端。」他敘述著,對於這種說法,賽塔從沒有看過天堂成什麼樣子,儘管他已經在這世界裡頭摸索了將近千百年。
  「但不會有人會到達天堂的,應該說、沒有天堂這種地方。」安因回道,似乎早跳脫了方才的愁思,轉換思緒思考著賽塔所提問的問題。
  「沒有麼……。」他稍稍帶點失望的口吻回答,隨即只聽到安因說著:「但世界上存在著許多樂園。」
  賽塔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來人只是勾起一抹微笑:「像是這裡,雖然沒有那些人所形容天堂的那般美好,但還是有它的存在意義,每件事物都是。而連結著每樣事物而成了這個世界,就像是個樂園,能夠滿足物種的需求、渴望,不也足夠了?」
  賽塔方要張口話語,便聽見安因繼續下去述說的聲嗓,平緩地記述著他曾見過的美麗事物,在張開背後那雙羽翼之時、翱翔於天際所俯視而下的藍綠相融的色彩,煞是奪了自己的目光,似乎能夠看見這世界正微微地發著微弱的光亮,孕育著接下來的事物而淡淡發著光輝守護。
  而偶時任務一完後的天際,更是讓人移不開目光的澈藍,那種色彩感覺很是遙遠、卻在此時展露在自己的目光之前,這就是樂園,他所認為的樂園。
  若期望那天堂能夠不停地滿足自己一己之私的慾望時,那填也填不滿的慾望又怎能稱作是美事,只不過是貪婪地一味索求,那種若稱是樂園,安因倒是很不認同。
  賽塔因此笑了出聲,他停下了話語,看著那人笑得一臉開心。
  「那、安因可以帶我去看看樂園嗎?」再度瞇彎了碧綠雙眸,賽塔笑得開懷,只見安因也勾起一抹笑容,剛才的思緒便煙消雲散地全伴隨著風而離去。安因伸出了手,而來人也跟著搭上那手。
  「那你的樂園又在哪裡?」他問道,只瞥見那雙綠眸裡頭似乎透露些什麼訊息,安因沒能及時抓住,便聽見耳邊的細語不著痕跡地讓他感到溫暖。
  便是如此而已。
  安因想著,便被眼前人的力道給拉向了前,差點狼狽地就跟地面好好親近了下,隨著賽塔那輕快的腳步與隨後飄起的淡金長髮,什麼樂園、天堂的字詞便消逝了開來。
  只剩下兩道黑白身影跟燦淡金色的交融,而後越趨越遠,直到隱沒。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