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T【taboo禁忌】



【夏千、微萊歲,萊恩視角】



  什麼是禁忌?
  是那些不被別人允許的道德標準以下的事物,還是不被自己承認的事物才算是禁忌?
  或許可以很明確地說明自己的禁忌在哪,卻不能違背自己內心深處的那抹惆悵氛圍,也許可以說是所謂的罪惡感作祟、自己的心不允許自己做出此等事情。
  但、那又如何?
  又真的能夠阻止自己不在向下沉淪於那罪惡當中,可以輕鬆地就沿著一旁的岸石脫身,而不帶走任何一絲留戀的情緒餘下?
  說到底,只不過是自己自欺欺人的話語罷了,你很明白、他很明白、我也很明白,想當然爾,其他人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裡,只是道不道破的一線之隔罷了。
  他口中的話語在你腦中徘徊不去,你雖然裝做一派輕鬆,但情緒上的激烈起伏我是能夠感覺得到了,終究還是搭擋了好些日子了,你的慣性動作早已暴露了出你不安焦躁的情緒波動,那人的一言一語都能夠勾起你的情感,儘管只是喚了你一聲名也亦同,即便我很清楚自己同樣是喚著你的單名,意義遠遠比不上他的存在。
  你愛他,這是個不爭的事實。
  但不能愛得徹底,那是你的遺憾、或許該說,是你一生唯一的遺憾。
  也許就連你死去的同時,你念念不忘的仍然是記憶中的那道身影,總讓你邊燦出笑臉邊挽著他的手,那溫度的熱度讓你迷戀了許久,終究還是釋懷不了,那畢竟還是牽絆了你大半時光的、記憶。
  即使我很明白,再怎麼去假想、思考,不爭的事實還是擺在眼前──那個你永遠在意著那人眼光的事實。
  代表了三人之間的鍵結關係,總有一方是單向。
  就跟大多所描述的愛情故事一般,單向的愛情是得不到任何終點的,而那種人、最後的結局不會是自己所設想般的那美好情景,而是那跟自己摸不上邊的另一種結局。
  原來,那就是自己該有的結局,很清楚地擺在眼前說明著。
  即便你知道,你們的愛情是種不被允許的禁忌,你仍舊無可救藥地向下陷落,陷落於你們兩人之間的那種深厚情感,我干涉不了、光喚你一個單名就說明了一切,清清楚楚地。
  你們很相像,無論是在臉龐還是在個性,很多很多的相似點,讓你們更為深厚地建立著屬於你們的愛情,那個我永遠伸出手溝不著的高聳城牆,堅固地、連點讓我默默愛著的可能性都被打了散,很殘酷地、將我那點可能性存在都不允許。
  你們早就說好了,要一起度過千千萬萬個白雪皚皚的冬季、晴朗艷陽高照的夏季,好多好多個季節都要一起過著,度過著你們共有的日子,直到你們死去以前。
  即便,起初的場景既尷尬、又沉默地對視著彼此的你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因為那些過去的日子裡、獨自度過感覺油然生起的不習慣讓你好陣子懷念起有他在的曾經。
  那是我沒有參與過的曾經。
  而後你追著他,他盡可能地避免兩人的尷尬蔓延而迴避著你的炙熱目光,就深怕你問起那年他突然離去的真正原因,就深怕你不諒解他默默地設下替身、只為了能夠完完全全地保護著你。
  直到那刻你看見血液噴濺的弧度紅得艷麗,從他的身軀當中灑了一地,在身邊形成了一幅慢動作場景,在你刻意偽裝而帶的鏡片下,你的確看見了那本該是自己受傷害的痛楚全被他一人給轉移了開來,當下錯愕地不知所措。
  眼眶泛著淚水,沒有流下。
  心臟砰砰地打擊著你的心房,脆弱地當下瓦解成屑,我只能看見你低著頭顫抖的身軀,大幅度地說明你的不安、你的恐懼、你的失去。
  之後,我無法想像。
  就連你突地憔悴而蒼白的面容,都不忍一瞥。
  那是我沒辦法介入的、感情。
  儘管思忖了千萬遍,我該有的終點便只是走到這裡,只能身為搭擋的萊恩‧史凱爾。
  還是那個很執著於幻武及飯糰的萊恩,總是穿著皺巴巴的白袍、蹲在一旁毫無存在感的那個史凱爾家的萊恩。
  沒有人知道,我的世界裡曾經存在過對於雪野千冬歲這名的那份執著。
  為了那點可能的愛情、而執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