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W【wont習慣】


【冰漾】


  那僅僅只是個習慣性動作,只是很習慣地去擁有那溫度的存在。




  冰炎伸出了雙手從後環抱著褚冥漾的腰部,埋入他的頸間嗅著馨香氣味,熟悉的溫度讓你感到安心且放鬆,尤其是在勞碌奔波的任務回來後,更是習慣性地在他不經意之時,擁抱著他的身軀,一聲不吭地就合起了那火紅雙瞳,鬆下心神。
  他倒也習慣了冰炎這麼突然的舉動,想起了第一次被這麼一抱,褚冥漾還差點嚇出了魂,尤其自己對於腰部以下的部分敏感點特多,當時腦裡的思緒還亂亂飛去了什麼詭異粉紅氣息,不過再回過頭看見冰炎稍稍地寐了陣子後,褚冥漾不禁微笑了起來。
  那人還真像個貓,一隻高傲又渴望撒嬌的貓。
  他倒也沒有推開冰炎那雙手,儘管他知道只要一推開就不必為此緊張得半死,還深怕自己的一個動作就會打破了這得來不易的片刻寧靜。
  畢竟那人的疲憊全險露在臉龐上頭,自己是再也清楚不過了。
  冰炎緩緩地張了開眼,燦如寶石的雙眼蘊含著溫潤的火焰,沒有清醒時的那股炙熱而冰冷的反差感,顯得這時的他格外親近許多。
  「先睡好麼?」褚冥漾問著,冰炎只是悶哼了一聲沒有正面回應,幾乎將自己的重量都掛在那人上頭,即便褚冥漾是坐在床邊正翻閱著明天課程可能會抽考的題庫,冰炎但還是沒有準備起身的動作。
  「一起睡?」再試問了出聲,褚冥漾才感覺到冰炎有起身的跡象,便闔上了書籍擱在一旁不遠的桌上,回過頭便看見了冰炎那半瞇著眼的疲累神態,他不禁輕笑了出聲。
  要是平常的他可就沒有這種難得看見的神情,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先睡一下,起來再叫你。」他看著冰炎直躺在一旁的空位後,嘴角揚起,而後縮進了冰炎的懷裡睡著。
  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依稀能夠聽見那猛烈的撞擊聲,一起一伏的規律呼吸讓人昏昏欲睡,褚冥漾看著冰炎的睡臉,悄悄地用指尖勾劃出他深邃的臉孔,但他並沒有因此而張開眼看著自己。
  真的是過累了,對於他這幾天的忙碌全看在眼裡。
  不過也因此得到了個難得的機會,能夠少數幾次看到他的睡臉,很沉靜地就如同他的處事態度,穩重、冷靜……除了偶時因為自己而惱羞成怒的彆扭行為之外,唔、還有打從一開始自己的腦殘行為之外,大概就是這些。
  隨即,褚冥漾這才想到該好好地空白思緒,以免那人因為聽見自己的胡思亂想而擾了他難得的睡眠。
  以往,他都是淺眠的,就連自己幾次無意識地做了惡夢而夢囈了幾句都吵醒了他,即便近乎氣聲;或是自己亂動了下,就能夠察覺到他的呼吸稍稍地紊亂,而後又恢復了平衡。
  這些都是習慣性的,就連他們兩人到底哪天開始同枕共眠、到底哪天開始習慣了等他一起入睡、到底哪天開始了他們的愛情……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開始習慣。
  會開始注意到以往自己不會留意的事物、會開始無意間瞥著那人的動作瞧、會開始為他設身處地的著想、會開始一步一步地攜著手共進。
  褚冥漾也不明白,一切就是這麼自然而然,如果沒有那一開始的代導、就不會有後來的習慣性動作,也許、時間早就已經將兩人慢慢地磨合了起來,冰炎的氣燄也不如當時的兇猛、而自己也沒有以往的那般怯弱,一點一滴地、磨合了起來。
  兩人的個性進入了磨合期之後,很多事情就成了習慣,而原本燦爛火花的情感也漸漸歸於平淡。
  而那種生活應該是比較適合他們的,畢竟兩人共通的、便是渴求那平凡日子。
  「還不睡麼?」冰炎閉著眼說道,微微地將下巴靠在褚冥漾的額上。
  「要睡了。」褚冥漾回道,緩緩地閉上眼簾,一同入睡。

  僅僅、只是習慣著那熟悉的身影能夠陪伴自己而已。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