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黃【蘭尼】

 

 

一、月

  狼隻、月亮、嚎叫。

  似乎在原世界的認知裡頭三者鍵結而成的便是自己的種族,名為狼人。

  尼羅思忖著,將手中的書本翻過了頁,應在視網膜上的文字便是佔了他心裡頭不少分量的那人、吸血鬼。

  總能看見伯爵、血液、獠牙、冰冷、冷血等字眼衣在地重複出現於段落之中,他靜靜地看著字裡行間所描述著他所不熟悉的陌生事物,似乎跟他所認知的有所差別。殘酷、嗜殺的個性事他不曾在那人身上見過的,好吧、或許是有一點,他嘆息著。

  比起那人自己或許還比較適合這些字詞形容,可他確實清楚自己所認定的主人絕不會如那些字面所形容的那般如此,他稍稍地收了口氣,無奈地揉了揉眼眸。

  雖然有時候真是任性地讓他頭疼。

 

 

二、溫度

  你知道那人總喜歡摸著自己頰邊,儘管那人的手掌溫度冰冷地彷彿根本感覺不到溫熱感一般,你還是任由他輕吻你的臉,細語著那些你總學不會聽慣的甜言蜜語。

  究竟該將你們的關係定位於情人還是主僕,你道是因為他的舉動而搞亂了你原本的思緒。

  你不曾想過越矩過你該有的行為,但他卻每每任由地聽從他的話語,最後將你意亂情迷地倒臥在床上。邊舔拭著你的指尖,邊套弄著你敏感脆弱的那部分。

  那時候的溫度是熱燙的,無庸置疑。你確實感受到那人對你的溫柔,任由外頭的月光散落在窗邊,你們兩具交纏激烈的軀體任由慾望支配顯得淫靡。

  「尼羅……。」他在你耳邊輕喚著,忍不住用力了些許力道,你不自覺地輕洩而出你原本不想吐露的吟詞,單音不成調的句子在你嘴邊斷斷續續地,讓你不自覺地反擁住對方的身體似乎想找個支撐點一般,可自己虛軟無力的身軀卻不聽使喚地只能任由他抽送著。你緊闔上雙眼,他似乎察覺到你的心思,低下了身軀緊擁住你,讓你好有個機會能夠跟他一同擁抱著,這時候的你忍不住半睜著眼,看著對方也跟自己一同染上情慾的色彩,顯得格外誘人。

  你沒有力氣再揚起笑容,只是看著他,嘴裡含著殘破斷垣的片語。你突然想哭出聲,被那人頂住了敏感帶,你近乎氣聲般的求饒並未聽進那人耳裡,反而變本加厲地猛擊那點,讓你忍不住先行洩出。

  你能夠感覺到那人吻去你半乾的淚水,近乎溫柔的動作讓你忘卻了自己身為僕人的身分。

  他從來不把你當做奴僕一般,只喜歡將你收入懷裡看著你困窘而羞澀的一面,想裝做冷靜卻不自覺地散發孩子般的懵懂氣息。他就是無來由地喜歡這樣的你,似乎只有他才能夠擁有看到這一面的你,這是他身為主人的權利、以及情人的專利。

  總是遵從自己的慾望行事,他可以冷冷靜靜地分析著一切事物,卻抑止不住對你的感情像洪水一般氾濫開來,就如同嘗見鮮美的少女血液一般,會使他衝動地不能自己而間接地發現自己的慾望開始蠢蠢欲動,想找個宣洩的出口。

  就跟所有故事所傳述的一般,自己之於月亮,在月圓之時突顯出自己的深沉渴望。

  而那人的舉動,卻顯得過份溫柔而冷靜許多。你不禁如此思忖著,卻隱藏不住你方才回想時的那抹激情色彩紅潤了你的頰邊,而他恰好收進了眼裡。

  你若有所思而紅霞的樣貌,看來格外誘人而甜美。但他不曉得你所思忖的事物,而忍不住起了股名為吃醋的感覺。

 

 

三、黯淡

  你稍稍地望向外頭朦朧而起的月光,昏黃的色彩讓你稍稍地感覺到自己的渴望似乎加重了些,毫然無覺地就連身後人到你身後近乎貼近的距離都沒察覺。

  你看著窗外黯淡的色彩,稍稍收起了眼簾,是時候該準備離去了。

  才準備旋過身,你才赫然發覺那人的雙手緊錮著你的腰部,你感覺到溫熱竄上身來至臉部,就連耳根子都能夠明顯感覺到,你並不習慣這般曖昧的舉動,近乎明示的暗示。

  「尼羅。」他喚道,你試著回應著他:「……怎麼了,少爺。」

  「在想些什麼?」他接續著自己的話語,你無法止下自己微顫的口吻:「不、沒什麼。」

  「是麼……。」他故意在你耳邊低語著,你能夠感覺到他的雙唇似乎就快貼切自己敏感的耳邊,你深吸了口氣:「不好意思,少爺。我想我該做自己份內的事情了。」

  「尼羅,我是誰?」他忽然地問這問題,你不甚了解地回道:「您是蘭德爾少爺。」

  「我該這麼問才對。尼羅、我是你的誰?」你才發覺自己踏入了個陷阱,看著他你沒有回語,只是任由他將你推倒在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似乎希望你回答他的問詞:「少爺、您是尼羅的主人。」

  隨後只見眼前人停下了動作,從上而下看著自己揚起一抹笑意,一會、將他的面容埋入自己的頸肩處:「那麼、我要你留在這裡陪我可以吧!」

  看著外頭的月黃色彩暈染著,你嗅到他身上微淡的血腥味,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卻又意外地感到安心。

  他壓在你身上的重量雖算不上重,但也足夠將你擁住不讓你有逃脫的機會。

  你思忖著,或許就如同不久前所閱覽的那本書上頭所寫的其中一點倒是相符,因為孤獨而顯得佔有慾極強。而後你不自覺地沉沉睡去,跟他一同墜入了一個個夢鄉裡頭,睡得安穩。

 

 

 

 

 

 

後記:

  果然一寫到伯爵和管家這組就會忍不住脫序了開來,寫到後來其實自己也多多少少清楚到過份苦手的感覺了。(掩面)

  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尼羅我不是想這樣對待你的。(淚奔)

  不過我也只能寫到這裡,剩下的再繼續就會補完不能、理解不能,最後只剩下自己癱死在筆電前面。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本文1868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