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手腕上頭繫著淡橘與白色交錯的結繩,跟對方左手上頭的線段相同。

  「祈願我們可以幸福。」夏碎如此說著,千冬碎點了點頭,忍不住鼻間酸澀想哭,可、他終究沒有哭泣,只是抬起頭來望向那人的神情、很平和。

  僅管這是他們倆人的共識。

  他漾起了微笑,旋過了身道聲感謝與再見這簡短兩字後便跨步離去。

 

 

  「我們、分手吧!」他說道。

 

 

10、淡橘【夏千】

 

 

  他抬起了頭望向喚著自己名的對方,才在字裡行間找到一絲自己找到的關鍵字就被對方給打了斷,他悄悄地做了個記號。

  「怎麼了?」萊恩只是伸出了指對著另外一頭,順著他的指尖、他看見了自己的兄長。

  跟那位冰與炎的殿下似乎再說些什麼重要大事一般,緊凝著眉心。

  千冬歲沒有以往總是炙熱的眼神看著對方,畢竟、是自己先一步提出的,實在沒有什麼任何立場再要求對方什麼事情。假使自己如此,那麼也未免太過任性。

  不理智,是他所不允許的。

  既然他們都相愛過,那麼、現在的情況恰好能夠將他們兩人以一種特別的距離與關係來重新定義。

  半血緣的兄弟,跨越親情的禁忌愛情。

  說來倒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說穿了還不只是個衝動的情感驅使了他們發展至此。千冬歲思忖了下,隨後將目光收了起回到了書本上頭,隨口問了句:「怎麼了嗎?」

  萊恩先是頓了下,隨後遲疑地起了個單音:「歲……,知道藥師寺家主正準備替夏碎學長選論婚配對象的事情嗎?」

  千冬歲不留痕跡地深吸了口氣而後吐出知道兩字。

  「哥有說過。」他回道。

  思緒不自覺地飄移到不久前才坦誠的兩人談話,說來、終究只不過是一場夢境,過份美好也將會回到現實,烙印不可抹滅的衝擊在心上頭。

  他能夠依稀感覺到胸口的滯悶感,可不如他所想像般的那種痛楚,替換而來的只有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的反應。他還記得自己當時只有輕輕地應了聲,彷彿早就已經預料好會有如此結果,即便他如何祈求著幸福,跟著夏碎一同繫著手腕上頭的淡橘色結繩。

  可、無法求得他們所共同認為的,幸福。

  這是他們身為未來家主不得不去面對的問題──傳承。

  即便他大可以說自己可以將這職責交給其他人來想辦法選出後來的子嗣接下這任務,那般想來、自己自私得很。隨後,下一個壓力來源便是成家、而至下一個、又一個接續著未來。

  那樣思忖,不僅僅是自己、對方也要相同地承擔這責任。

  儘管他們曾經承諾過要一起握有幸福。

  「祈願著,就有可能。」夏碎說道,握緊了自己的手。

 

 

 

 

  那時候正值溽夏時分,入了夜的涼爽意外地止下了自己的煩躁。

  他還記得很清楚,夏碎不知從何得來的繩結替自己繫在了手腕上頭,隨後隨口念了幾句後便說著希望自己平安幸福的話語。

  帶有些許玄機的言詞,千冬歲不是很清楚那人的用意。

  只知道自己莫名地在意起對方的舉動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可這次的假期分外讓自己焦躁不安,彷彿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

  有事情會發生,他思忖著。

  他有預感,這平淡不會長久。

  隨後不久後自己便先一步說了出口,分手兩字是他所不樂見的,儘管那時候夏碎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輕輕地應了聲、抱住了自己後鬆開。

  任由他旋身離去沒有開口挽留。

  就好似對方也感覺到了這氛圍,過於讓人焦慮。

  而自己則是因為情報的得知,論及婚配的事物早就傳入了耳膜裡頭,他不願從對方口中得知,所以寧可由自己先一步終結這關係、曖昧而美麗的微小幸福。

  自己、還是無法親口地對他說出謝謝兩字,關於愛情的大小事。

  「我們分手好嗎?」千冬歲啟了聲,只見夏碎的紫瞳稍稍地放大了些許,對於他的話語沒有過多的反應,最後止於淡淡地應聲。

  「嗯。」他並不清楚夏碎的想法是什麼,千冬歲確信著、如果真有幸福,那麼即便自己如此下決定,也不會有所改變。

  「歲……。」萊恩喚道,千冬歲才回過了神來。

  在另外一端的兩個人早已了無蹤影,反正、他倒也沒甚麼該留戀的。套句連續劇常出現的,最美的愛情就是沒有終點,愛過、就已足夠。

  更別說什麼廣告裡頭會出現的台詞套用在他們彼此身上,千冬歲有種被那名妖師有人給影響了到,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不自覺地自嘲著。

  「歲。」隨後他闔上了書本,起了身走入了移動陣,伴隨著點點光源消逝、兩人身影也隨之消失。

  其實他們都知道,這是不得不做出的決定、在這個分岔路口。

 

 

 

 

  「也許我們都只是該做些什麼、關於對的事情。」千冬歲說著,與眼前的夏碎討論著未來的合作可能,品茗了口茶。

  兩人雙手腕上的淡橘色彩不言而明。

  後來,婚配之事不了了之、被夏碎親口給打了回票:「不好意思,我目前沒有這個打算。」

  而自己開始慢慢上手著家族事務的處理事宜,即便繁瑣、卻意外地讓他感覺得到這份責任的沉重感。

  他並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夏碎也不曾。

  並非不愛、也並非感情已經隨著時間沖刷而淡去。

  則反之。

  仍舊深深地愛著,只是不再言述。

 

 

 

 

 

 

 

 

 

 

後記:

  這次嘗試著手分手這感覺,他們終究還是要走上不同的路途、這是必然的可能。

  最近的感想總是很短。(笑)

  感謝鍵閱;本文1839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