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橘紅【夏千】

 

 

 

一、夕陽

  他突地回過神來,看著眼前人一步一步地走著、走向前,而自己也跟著他的腳步一步一步地依循著他向前,彷彿自己退回了孩提般仍舊跌跌撞撞地想抓住他身上飄揚的衣料抓住他的前進,但卻每每都是用力地跌倒在地,摔得自己小臉盡是灰土、手腳上頭小小的擦傷破皮更是少不了。只要自己大聲地哭出聲,那個人其實就能夠注意到自己那般狼狽的樣貌跟委屈的小臉皺成一團,其實也只是需要呼喚他而已。

  但次數一多,就不自覺地不想因為自己的不注意而使他耽擱了些什麼重要的事情,因為自己其實也了解本家的事情究竟有多少事情需要處理,那些年幼自己還未能接觸的事物,千冬歲想盡自己的一份力量,鼓起小臉、咬著還未成長完全的小小乳牙,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再跨出一步步步伐追上走在前頭的夏碎,自己最最最仰慕、也最喜歡的兄長。

  「歲好勇敢。」曾有一次,碰地好大一聲敲到了額頭、夏碎回過頭來紫眸微瞠,所看見的便是自己努力地爬起來,額頭上還有瘀青黑紫的傷痕、微微滲著血液。夏碎雙手的緊擁將小小的自己給抱了起來,沒有再讓自己走在那碎石的小路上頭,就深怕會再讓自己受了傷,呵護著。

  千冬歲莫名地懷念起那時候倔強的自己,小臉總是鼓起、可愛又懂事,總是懵懵懂懂第一味追著前方的夏碎跑著,儘管跌倒在地、也不願放聲大哭就只為了能夠使他暫停腳步,稍稍縮短了彼此的間距。

  可這時候的自己,卻沒有那種權利放聲大哭,只因為自己已經懂事了、已經不是那個天真可愛的年幼孩童,而夏碎離自己好似太過遙遠,就連該朝著哪裡追尋、其實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儘管跟夸父追日有些相似,但、千冬歲又不自覺地慶幸起,自己至少曾經觸碰過溫度、至少自己能夠確定是存在的,並不是所謂遙不可及。

  他慢慢思忖著,自己究竟成長了多少、究竟是否足夠撐起一個家成為雪野的主人、究竟能不能夠跟夏碎一起並駕齊驅走著、究竟……自己對他的感情是親情還是愛情,自己終究還是搞得不清不楚的,思緒有些許的混亂。

  「歲。」千冬歲抬起了頭,看著橘紅色的大夕陽映入眼簾、眼前的夏碎正好逆著光源,臉龐佈滿了陰影更顯得他的五官乾淨好看,他有些呆愣著神、不明所已地看著夏碎對上自己的面容。眼前人嘴角微笑的弧度很淺,悄悄地、抹上一層溫柔。

  「嗯?」他應了聲,但夏碎沒有接續下去話語,千冬歲稍稍偏過了頭。夕陽暖暖地、照在身上的溫度很溫暖,也格外地讓人感到舒服,他輕輕地瞇起了眼眸、恰好遮住了些許刺眼光源進入視網膜裡頭。

  「怎麼了?」夏碎仍舊不語,千冬歲再度問道、只得他的沉默回應,千冬歲不明白眼前人在想些什麼,思緒裡頭流轉的什麼樣子的事物、他一點都不清楚,也許換句話說──是不曾明白過。

  只見眼前人的雙唇間一開一合形成了句,他不甚明白、卻隱約地雙頰微紅了起。

 

 

二、濃染

  說起來,自己打從一開始就追著夏碎跑。

  他還記得每每走在那熟悉的小徑裡頭,自己小小的身影總是搖搖晃晃地小跑步地在夏碎的身後小跑步著、好幾次摔了整身都佈滿擦傷,還滲著血漬的擦傷看起來分外惹人憐愛,只不過在那張童稚的臉龐上頭所看見的、是配合著不符年齡而顯得懂事的墨瞳。

  流轉著冷靜與安份的情緒,直到現在依舊如此。

  千冬歲常常有種錯覺,自己似乎打從小時便是如此樣子、總是安安靜靜地在一旁當個旁觀者,除了會親暱於夏碎之外,若非長輩們囑咐、他並不會主動跟同齡孩童要好。

  直到夏碎離開、直到自己進入學院、直到現在……,沒有任何改變。

  「歲,你成長了很多。」夏碎如此說道,只見到他眼眸中的情緒有些許的感嘆,嘴角的弧度微微地朝著兩邊垂下,千冬歲看著他微露出疲憊地眨了眨眼睫,才赫然發覺原來、記憶中的那張面容已經跟自己腦海裡頭有些許不甚相同。

  雖然自己跟他的臉龐相似,但千冬歲能夠明顯地分辨出彼此的不同,眼前人的色彩很淡而透明,不如自己墨色濃染而顯得深幽,反倒是一抹青紫抹上了眼前夏碎的瞳仁與他嘴角上頭的微彎弧度。

  「夏碎哥才是吧!」他緩緩地說道,臉部表情趨緩、沒有一開始的尷尬氛圍,他試圖化開彼此糾結許久的結,只見到夏碎臉上溢出了苦澀的滋味後,他才發覺、他們一直以來都沒有過什麼尷尬,說穿了也只不過是還不習慣兩人之間的改變有多少罷了。

  他們都成長了,無論是否是被迫成長、還是自己努力而來,久而未見的他們還未適應他們之間曖昧不明的關係、相似的共同點……以及腦袋裡頭的混亂思緒。

  「可能吧!」他看著夏碎細飲了口茶,他也跟著拿起茶杯,溫熱的茶水促成了蒸氣佈滿了鏡框上頭的霧氣,他思忖著或許這樣也好的逃避心態。

  因為自己並不希望被眼前人看見心裡頭還未踏實的那塊不明地帶,那塊還未被明白解釋清楚的小心事──關於自己、關於眼前人、關於雪野……關於以前的童稚話語。

 

 

三、向晚

  「走過、走過、走過那些小徑裡頭……。」他輕輕地低吟著那還算不甚熟悉的小曲調,雙腳踏出的步伐從輕快漸漸趨緩,只見自己的影子與搖曳的樹蔭相呼映襯著,他試圖伸出手搆著一旁的樹幹好平衡自己腳下不平的小石路。

  「回到、回到、回到這些熟悉的花葉裡……。」張著小口,他只是漫無目標地一直走下去,臉龐邊佈滿了些許的薄汗,千冬歲只記得那時候的自己就是這麼無來由地喜歡在那條小徑走著。

  明知道自己終究到了最後並沒有看到真正的終點,從來也不清楚尾端究竟是杳無人跡的寧靜天地、還是令人目不轉睛的桃花仙境,直到現在、他跟夏碎兩人都沒有找到真正的答案。

  即便他們已經走過了好幾個年歲時光,卻每每總在中點處停下而返。

  就如同他們的關係一般,總處在這曖昧不明的狀態之下,究竟該怎麼去定義這層關係,誰也沒能說準過,只因為沒有人能夠給予一個明確的解答。

  他只是喜歡夏碎能夠喚著自己的單名,流露美麗紫色的瞳仁能夠看著自己就也足夠。他要的其實並不多,就只是在那個家庭裡頭、那份微薄的關心與存在感。

  「以後,有什麼打算嗎?」夏碎突然如此問道,只見千冬歲微微一愣,而後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表明了未來並不是自己能夠做主的,他們都心知肚明、未來只有走到既定軌道的可能性有多高,繼承那些長者期盼自己已久的家業。

  「如果可以,那、要不要一起再回去那條小徑走走?」他再度問道,千冬歲抬起了頭、只見眼前人嘴角邊泛起了一抹笑容、很淺。

  千冬歲點了點頭,玄色瞳孔裡頭所看見的景色便是眼前人背後所暈染了整片橘紅如火的燦爛夕晚,朝著黑夜前進而悄悄地加上了色彩深度、顯得分外濃厚而濃密。

  那是片佈滿橘紅的晚霞,留存了不少他們之間還未解答的話語、只保留於過去記憶裡頭的曾經,他思忖著。

  「也許這樣也好。」他輕聲說道,沒有發覺、夏碎眼裡的一抹溫潤神情。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