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利安。」聽見有人喚著自己的名,他倏地回過頭、只見後頭的青綠叢樹杳無人跡,只剩下自己映在地上的影子,他再次地喚了出聲,而後忍不住急奔。

  他突然地害怕起自己會就這麼迷失了方向。

  可、他倒也真的迷路在這森林裡頭。

  仰起頭,所看見的只有陽光輕瀉而下的溫度有些許的不真實。不自覺地打起了個冷顫,微冷的空氣讓他感到恐懼,感覺無限延伸地蔓延開來。

  他的胸口聚集著滯悶,阿斯利安不停地四處看望著。

  那人的身影並沒有如自己的期望而出現在視網膜裡頭,反倒是一片的綠意映在虹膜上頭,一再地、陌生地令人害怕。

  他忍不住蹲下了身軀,蜷縮了起來。

  將頭深深地埋入雙膝當中。

  等待。

  那人曾對他說過,不要亂跑的話語,而自己卻一再地不聽話、每每總讓戴洛找上了好段時間才發現自己縮成一團的小小身軀。

  「因為你會找到我。」阿斯利安信誓旦旦地說著,只見戴洛勾起了一抹無奈的弧度,可、那笑容裡頭的寵溺情感卻很深很深。

 

 

21、青綠【戴利】

 

 

  「戴洛……。」他輕聲話語著,卻一再地無來由感到這微冷的溫度而打起了一個個冷顫。忍不住眼神酸澀而起,他想哭、就這麼一次想哭泣。

  這時的自己並不擅長於術法追蹤,更別說現在的自己會有什麼能力可以自保。

  一點也沒有。

  阿斯利安停下了動作,緩緩地呼吸著。

  彷彿就深怕自己這麼一呼吸,就有可能招來什麼事物他所不熟悉的。

  不知道戴洛是不是又為了他的蹤影感到著急,設法將他找回身旁去,阿斯利安如此地想像著,雙手緊抱著雙膝的力道漸漸地大了起來,可、他並沒有感覺得到痛楚。

  只是那恐懼感無端地蔓延至全身上下,他無法抑止住。

  「戴洛……。」他再次喚道著,可終究沒有人回應自己,就連睜開褐色瞳眸也沒有看見那人的身影。

  該自己設法找尋出路、還是就此停留等待戴洛的到來,他並不曉得。

  他只是繼續保持蜷縮的身軀,小腦袋仰望著天空被青綠色彩所覆蓋上的色塊,看不太見後頭的美麗天空,只有綠意盎然的色塊被大幅地渲染在自己的頂上。

  阿斯利安撇了撇嘴,感到有些許地疲倦,可又同時擔心自己這麼一睡、或許就會錯失了戴洛可能經過的身影。

  那麼、自己究竟該怎麼辦?

  阿斯利安感到迷惘而徬徨,懵懵懂懂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做了幾次反覆的深呼吸,再也忍不住地哭了出來,眼淚不停地滑落雙頰、無論自己怎麼揉著雙眼,可視線模糊地就是看不清楚,只得一片的青綠色彩在視網膜上頭深深地佔據著。

  戴洛、戴洛……。

  他細語著,可就不確定自己究竟該拿這副情景怎麼辦。這樣的自己不聽話是確實的,那麼、戴洛會不會想懲罰自己,所以給自己一個小小的教訓不來找他。

  戴洛、戴洛……。

  抽泣著,他不自覺地一再地想到壞處裡頭去。就深怕自己會成了個失蹤的孩子,迷失了方向、而沒有人願意找回他。

  「戴洛。」含著哽咽的口吻喚著,淚水弄濕了衣袖,好大一塊都被眼淚給潤濕了住,只聽見附近的青草有些許的騷動,他忍不住左顧右盼著、卻也同時更加地抱緊了自己的雙膝。

  直到他聽見自己的名被人話語,他才緩緩地仰起頭。

  「阿斯利安。」

 

 

 

 

  「戴洛、戴洛……。」對方將他的身軀給抱了起,阿斯利安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不哭了。」戴洛輕聲安撫著,只見阿斯利安點著頭,可眼淚仍然一直往下掉。

  「對不起……。」他說著,只見對方沒有多言什麼,只有應著自己的話語。

  「沒關係的,不是說我會找到你的麼?」眼前人將他抱得緊緊的,阿斯利安只是看著他嘴邊的笑意,似乎對於自己方才的窘態感到好笑一般,不服氣地撇過了頭說著明明就是你太慢。

  戴洛只是回著他好好好、下次會快點的話語,蘊含在心裡頭的那份滋味很淺很透明。

  那時候的他並不曉得那是甚麼樣的情緒。

  只知道,自己對於戴洛的言語深信不疑,到現在仍舊沒有懷疑過。

  「你會找到我的。」阿斯利安說著,緩緩地沉入了睡夢當中。漏下了戴洛嘴角邊的那抹笑意、很細很柔地不留痕跡,那是他對他的寵溺、滿滿地。

  「我會找到你的。」戴洛輕聲言說:「無論何地。」

 

 

 

 

 

 

 

 

後記:

  一直線兩人犯規──。(吹哨)

  可惡、我沒有要讓他們兩人這麼閃光的。明明就只是想寫阿利小時候迷路的笨拙樣子,寫到最後變得好閃。(戴墨鏡)

  快點跟我一起呼喊阿利──。(用力被踹走)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