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那抹藍、而我是那抹綠。

  如果藍綠調和的我們,會成為什麼色彩?

  你說,如果是你多一點、為成為藍色較深的藍綠色;而我、則是較綠翠亮的藍綠色。

  我笑了出聲,而你也笑了出聲。

  在不經意的時候,還顧自地結了你我金色調的髮,因為你說曾聽我說過結髮一事,想與我結髮、誰是夫誰是妻,你倒也不在意,只說了反正我在意你。然後只見你臉上一抹淡紅,而我則不自然地撇過頭,在手心處悄悄地牽起你的手,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般。

  不必言明的,那份情感小小地植在你我心房裡,茁壯著。

 

 

 

23、藍綠【安賽】

 

 

 

  「安因。」一抹白色的身影走著慢步朝著自己走來,安因不必特意去注意那人的臉龐就能夠明白那人的身分,因為也只有他會對自己有這舉動,用力揮著手、稍稍地加快自己的腳步,待離自己的距離不下十步時,安因似乎可以看見賽塔雙頰上的那泛起的微紅,在那白皙膚色下的粉紅。

  「賽塔,怎麼了?」安因勾起微笑說著,賽塔仍微微地喘著氣,眨了眨那細長的眼睫、似乎想對自己說什麼方才發現的事情,好似在他眼前的人活脫脫不是一個活了上千年的精靈,近乎永恆生命的擁有者,總有種似個好奇的孩子一般,蹦蹦跳跳地在自己眼前揚起笑容,揮舞著雙臂、在名為天空的美麗畫布上,再增添一許自己那天馬行空的想像。

  或許自己這麼說有點太過頭了,但也許就是他偶時所散發出的氣息會帶給他如此的感受,自己才會一而再地對此感到、若說是喜歡,到不如說是在意。

  會不自覺地,一點一滴地在意起他碧綠眼珠裡的那道燦光,究竟在輝映些什麼事物,另他感到一絲地好奇。也許是自己總抓不住那種異樣的感覺,每每都是出了神、而回過神就會瞥見眼前人的不解眼光跟一抹擔憂。

  在旁人的眼裡,他們倆人的確是很難以讓人移開目光的存在,太過耀眼的金色髮絲、優雅的舉動、言行舉止全都到位。

  他是精靈、而自己是天使,該說你們的一切都太過讓人感到眩目,簡直就不算是常理該出現的存在時,守世界的定理卻讓你們真實存在著。

  或許會說,近乎完人的你們究竟還會有什麼致命傷,卻不得不說、你們這點就跟所有人一般,那便是感情。

  情感,終究還是自己的缺漏處。

  無法完全掌控好自己的情緒,總是每每地讓自己的下意識動作就表明了一切,很明白自己是善惡分明、情緒一到位,便馬上宣洩的那種人,風風火火地就可能一張臉換了十幾二十次也不為過,只不過這樣的自己究竟拖累了多少人,也記不上來。

  喜怒無常,已經不能稱做是人類眼中總與上帝一般慈愛的天使了,雖然自己也不曾說過自己是屬於慈愛型的。

  不過賽塔倒是很合適,每一動作、舉止、談吐都恰如其分,這樣的存在、也許是他沒法追上的,更可以說、自己所接觸不到的存在。

  太過於不真實,就連他那極少而險露出的孩子氣都很是虛幻,彷彿自己跟著揚起的笑靨,也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自嘲。

  「沒什麼,只不過是看你最近常常恍神,有點擔心。」他回道,垂下了眼睫、伸手牽著安因的右手,而後抬了起頭問著:「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不、什麼都沒有,沒事的。」安因說著,反握起他的手,試圖揚起微笑表示、卻只得了反效果,有點疲累、而無法正確牽起嘴角該有的弧度。

  「但是你的表情不是這麼說,安因。」賽塔微微皺起眉,空著的一手撫上了眼前人的眼瞼,問著:「那麼,要一起去走走嗎?」

  「你知道我從沒拒絕過你,而這次也不會例外。」安因回道,嘴角間的笑意微微上揚。

  「我知道。」賽塔說著,跟著微笑。

 

 

 

 

  「總覺得跟你在一起,會不自覺地感到一抹平靜。」賽塔風淡雲輕地說著。

  「這感覺應該是我要說的話,賽塔。」

  「不,我是說真的。」他搖了搖頭,指尖輕輕地撫過低垂的草根、清香的露草味散了開來。

  「是麼……。」語帶保留的安因腦裡想不太透,賽塔的這用意為何。他腦袋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法想。

  「安因。」賽塔撇過頭看著安因的臉部輪廓,那燦金的髮絲跟他白皙的皮膚非常和襯,而身上的黑袍又恰好將他的優雅給襯了出來,若是他張開羽翼,那又像是從天上降下的使者、僅管他只是個木之天使,但賽塔總覺得他離神的地位非常接近,簡直就如伴身旁的、護衛。

  伸出了指尖,攜住了些髮絲,他不自覺地想起了結髮的故事。

  他曾跟眼前人如此說過,結髮夫妻的由來,而他聽完的舉動便是輕輕地抓起一小撮他的燦金頭髮、立馬地剪了下來,而輕輕地扯了自己的幾許髮絲,結在一塊。

  說著在意自己的言語,賽塔笑了出聲,將手覆在安因的手上,好奇問著誰是夫誰是妻。

  「我不在意。」安因如此說著,而賽塔回道:「可以的話,我比較想當妻子。」

  這樣就可以無條件地,一味將自己的任性交付給眼前人,而眼前人會容忍他偶時的孩子氣。而重要的是、自己是確確實實地,喜歡著眼前人。只是那時候的自己並沒有說出自己的心情,只是任由微風吹著彼此的衣,相識而笑著度過那個晴朗的下午。

  「擁有美麗藍眸的你,不適合不快樂的情緒的。」他述說著,看著安因那些微不解的目光。

  「你也是,賽塔。我很好的,一直都是。」嘴角試圖揚起,但仍就沒有揚起個正確的弧度。

  「但……。」安因打了斷,接著說:「我只是因為找不到我們之前結的髮所放的盒子有點煩惱。」

  「咦?」賽塔疑惑,稍稍睜大了漂亮的碧綠眼眸:「不見了麼?」

  「突然找不到,可能是我忘記放在哪裡了。」安因說著,只見賽塔抓起了自己的髮、另一手則揉起他的髮,結了起來。

  「那麼,這樣的話就不必擔心了。」相視而笑,兩人的笑聲融了起來、伴隨著風聲,吹著。

 

 

 

 

  「那、不就得沒辦法走太遠了。」安因無奈笑道。

  「那還真是傷腦筋。」賽塔吐了吐紅舌,俏皮地笑著。

  兩人的身影跟著背後的綠意融了進去,只見那兩道瞇起的眼珠呈現了漂亮的藍綠色彩。

 

 

 

 

 

 

 

後記:

  這裡是Noir

  老夫老妻會忍不住想寫孩子氣的模樣,這兩個孩子的互動模式是很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所以會不自覺地將他們的個性都孩子化……。(笑)

  不過,這樣的他們我還是比較喜歡的。

  本文,2196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