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依稀可以聽見那人的聲嗓、緩慢地從那雙瓣的薄唇裡頭聽悉那些話語。

  那些現今你聽來還是糾結了你的思緒以及所有的言詞。

  「藥師寺學長。」千冬歲說著,稍闔起了那雙泛著紫金色光芒的墨瞳,勾起苦澀的笑容很是淡微,最後說了兩字再見後,才放下了話筒。

  落了一地的思念、跟那白雪紛飛的冬季初始。

  你只記得那聲嗓緩然地,接續著那深綠色彩的濃春,就在你毫然無覺的時候。

  「歲。」低聲喚著,反覆咀嚼著那人緩咬著自己名字的那音質,你只是斂起了眼簾無聲話語的,那些沒能及時說出口的愛情。

 

 

25、深綠【夏千】

 

 

  反覆低語著那些磚塊書上的複雜書法啟動的要點,千冬歲只是瞥了眼一旁早已熟睡的萊恩跟一臉倦容的褚冥漾後,闔起了厚重的書本要褚冥漾先睡一陣、自己則是起身還閱已看過而堆疊在一旁的書本。

  歸還與借閱的動作不用多少時間,可千冬歲卻只感覺似乎時間停滯了住、自己的腳步顯得略為沉重了些許,就連步伐都顯得漫長許多。

  他揉了揉鏡框下頭的酸澀雙眼,他們的確已在圖書館裡頭耗了將近一整個下午的時間,雖然也只是因為剛好的空閒時間沒有任務需要接洽,而褚冥漾也恰好需要部分資料。

  就是這麼巧合,就彷彿他一直以來所度過的生活。

  彷彿在冥冥之中就註定好了該走的路途,分叉路口上頭應該有著什麼要崎嶇的微彎更是早已設定以久,只不過是等待著他經過體會。就如同藥師寺夏碎之於自己的那關係一般,若即若離,親密地、讓他感到一味陌生的不熟悉,即便擁有那相同的一半血緣。

  更或許也因為那環境使然而淡薄了彼此之間的定位。

  雪野,就像是個開始的起頭一般;藥師寺則是另一把鑰匙的擁有者,旋開了另一扇他們沒有預想得知的後來,未來之門的想像讓他感到愚昧。

  可能是最近的忙碌讓他的思緒顯得不甚冷靜,果然還是需要一點休息的時間來保持自己一貫的清晰思緒,千冬歲如此思忖著、隨後又還了幾本磚塊書回去。

  逆著微弱光源的鏡片底下,那雙墨瞳稍稍泛起了紫金色的微光。那是千冬歲一直以來、都不願看見的色彩,紫金色的顏彩彷彿正說明了他一路走來的既定命運,說來、倒有幾分的哀愁。

  儘管他試著不去在意、不去理會,那擁有另一半相同血緣與自己相似面容的哥哥。

  兄長兩字對他來說,意義顯得微薄了些許。

  至少那是在得知對方做為自己替身之時以前,他可以假裝不在乎、隱瞞著自己那些紊亂的思緒夾雜裡那淡微的可能親情,即便就相較於對方,他從一出生就滿載而下那紫金色彩所負擔的幸福,隨著能力者的誕生、陪伴在一旁。

  就彷彿什麼也不是的附屬品,親情這字眼對他來說顯得過份清淡,就連在本家跟自己最為親密的、也只是一位拉拔自己長大的奶娘會關心著他的生活起居,其餘的、便只會一味地關心雪野的未來、神諭能力的運用得當、以及未來家主的想法。

  他只是個孩子,有時候他總是會這麼想著,卻無法脫口而出對著那些人咆哮崩潰著。

  那是他的世界,在記憶以前那溫柔的兄長離去之後的世界,像是將自己立於高牆之內、高聳的城牆顯得不堪一擊,就仿如他的內心一般脆弱不已。

  他以為他可以習慣這樣的生活,充滿了壓力的空洞生活。

  可就在瞥見那個跟自己相仿五官臉孔的兄長時,他才發覺自己的情緒才回流了些許,彷彿失溫過後傳遞而入的溫熱、血液原凍結到重新緩流這般。

  像是燃起了一絲可能性的希望,將他的世界拉離了那個他一點也不喜歡的雪野。

  就以現況來說,的確不甚喜歡。

  「歲。」他總是會憶起那人溫潤的聲嗓輕緩地喚著自己的名,握住自己的手掌、暖熱的溫度悄然地在那個冬雪紛飛的季節裡頭點亮一絲的微光,隨後迎向下一個春季的到來,冬雪初融的悄然綠意象徵著希望,只要能夠度過那難熬的嚴冬,之後便能夠瞥見那深綠色彩的季春。

  「夏、夏碎哥……。」那是他所以為的、或許該說,在低喚著對方的名字之後、瞥見來人明顯無奈神情之前,他曾這麼顧自認為著。

  他們是兄弟。無可否認的半血緣。

  在他驚覺自己喚出那名的情緒已然不只如此,不再單純的現下、他赫然抬起頭對視著眼前人的紫瞳也才發覺他們兩人的情愫不如想像中的純粹。

  是在什麼時候變質的,千冬歲不自覺開始思忖著。

  即便那孩提時候分離,一道進入學院分道揚鑣,直到現在。

  自己曾有過對於對方一段時間的觀察,不為什麼,只為了探求自己內心的那份渴望:只想得知對方分離後是否過得好。對他來說,夏碎的定義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

  如果可以只是兄弟的關係,千冬歲如是想著,隨後揚起了一抹苦笑、說不出的內心滯悶著。像是被填塞了什麼東西,被壓迫的無比難過,即便他想卸下那份脆弱,卻也苦無宣洩的出口說明一切。

  他想跟對方坦然那些後來的生活,那些雪野的冬冷天是怎麼度過的、兩人的奶娘是怎麼細說著那些未完的故事、而兩人共同的父親是怎麼述說著深為雪野家主的無奈、還有……。

  還有最初並非放逐了他們母子兩人的那份愧疚。

  父親一直都深愛的那個人,過份溫柔地就讓父親連那聲抱歉都還未來得及說,就暗自承受著那惡意緩然死去。那個人、總是在自己的印象裡頭,溫柔地攜著他的手、緩加了那柔軟的衣物,就深怕自己著涼了一般,說著乖乖穿上才是好孩子這話。

  最後、離去的身影都還沒來得及說再見,千冬歲就只能獨自度過那些濃冬寂靜的雪季。

  雪野、千冬歲。

  那是他的名,冷涼地、彷彿自己應該是習慣那冷涼的溫度,可他卻一點也無法習慣孤單一人的過份安靜,彷彿一次次地說明著他是被遺留而下的那個人。

  就連哭喊都還未來得及,就只能硬生生將眼淚給止下,忍著疼痛感、持續接下的路途。

  嘶喊了聲啞,千冬歲都感到多餘,只是看著那跟自己相似的身影,難以言語。

  就連那簡單也不過的喚詞都顯得艱澀難訴,一個詞、所構成的一句話,顯得過份困難而咀嚼於喉中,就連聲帶都不得付諸聲嗓。

  「歲……。」他只是愣了陣,隨後回過頭瞥見的並不是那個人,而是萊恩睡眼惺忪的模樣,低喚著他的名。

  雪野千冬、歲。

  那是他的名,將近一輩子無法負擔的沉重感。

 

 

 

 

  「夏、……藥師寺學長。」千冬歲只是稍稍揖了身,那個人跟著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只是點了點頭,一旁的墨色少年似乎略帶了點不安的神色,只見隨後一個移動陣的開啟,另外兩人則是先行離去,僅剩他跟夏碎兩人。

  不約而同地相繼露出了一抹無奈而苦澀的笑容。

  他是應該還慶幸萊恩還在還閱書籍,所以自己還有個正當的藉口、好逃脫這尷尬的氛圍。

  思忖於此的千冬歲只是搖了搖頭,曾幾何時自己也變得如此。

  變得會逃避現實、害怕面對。

  「抱歉,那我……。」話才啟口,千冬歲未完的話語便被夏碎突如其來的點唇動作給制止:「歲,我很抱歉。」

  只見那抹紫光色彩緩然流轉著他所不熟悉的情緒,千冬歲只能狼狽地撇過視線,試著不去正視著那個人的面容,似乎正指責著他的不是一般,令人難受。

  即便,他們兩人都是在一場錯誤之下的產物。

  關於神諭之力,泛著紫金色的瞳仁就彷彿是一種詛咒、註定得不到幸福的詛咒。

  仿如他一般。

  「歲……、碎。」相仿的名字、相對的季節、相似的五官,刻劃著他們倆不約而同所擁有的外表堅強跟內心脆弱。。

  緩眨著眼睫,千冬歲只能緩勾起起嘴角,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搖了搖頭。

  「我們都沒有錯,只是立場不同而已。你屬於藥師寺、而我屬於雪野,如此而已、藥師寺學長」夏碎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後話。

  「抱歉,萊恩還在等我。」他低著頭,近乎落荒而逃的逃開。

 

 

 

 

  千冬歲只是依稀可以看見那熟悉的深綠色彩、緩然地留存於視網膜上頭。

  那是記憶中的一段小插曲,更或許可以說、那是在歲末之前,最後一個濃春記憶。

  跟那個人的,共同擁有的最後碎片。

  通過話筒的清冷的聲線,千冬歲似乎可以聽見熟悉的嗓音緩然地從那雙唇吐露而出的情緒淡然,音質的稍嫌顫抖更是依稀可見。他只是緩聲說著雪野冬季的祭典邀請,轉述著奶娘的話語要對方好好照顧自己。

  即便在他們之間,仍有那層芥蒂,對方做為自己替身的那抹不自然。

  他似乎可以依稀看見對方那溫柔的笑容掛在嘴邊,紫羅蘭色彩的瞳仁則是流轉了一抹暖熱的溫度,不自覺地嘴角微揚,卻又苦澀地讓他感到無奈。

  「就麻煩您撥空參加了,不好意思打擾了。」一如往常地、聽見那人短暫的停頓語氣,才緩然從話筒裡頭聽見了夏碎的溫潤嗓音:「歲、等一下有空嗎?」

  「請問有事嗎?」千冬歲只是愣了下,才緩然地開口說著。

  「可、可以過去找你嗎?」夏碎的話語緩慢,似乎是考量許久後的問句,可千冬歲不甚清楚對方的想法,即便打從一開始他也從來沒了解過對方的思緒。

  「……可以。」只聽那人應聲說著,他才放下話筒、腦袋裡頭空白的思緒快速占據,說不出自己答應的原因,究竟是為了什麼。

  似乎只要扯上對方的所有,相關的一切彷彿都會脫序開來一般、難以接受地,讓他感到無力。

  「碎……、歲、歲。」千冬歲低喃著,說不出自己這舉動的原因。

  似乎一切都變得無謂了起。

  可他卻也無從理清思緒。

  就彷彿他最後緩出的那聲再見,燒灼了那些記憶曾經的紙信,餘塵留下的灰燼顯得的孤寂無奈,仿如他們現今的情況,不前也不後的半陌生。

  「歲。」就只為了那句,對方輕言的名字,深陷於那愛情裡頭無可自拔。

 

 

 

 

  「您好。」千冬歲說著,看著眼前的夏碎一身如眼瞳色彩相仿的紫色,只見那人緩伸出手,似乎如以往一般揉弄著他細碎的髮絲,彷彿一切就該如此平和一般。

  平淡的日常、安穩的生活。

  倘若只看著外表的表象的話,的確如此。

  可那些不安定的因子在涼風裡頭騷動著,千冬歲悄然察覺了對方的沉默來得已然有了許久時間,可他卻沒有想要打破這樣的靜謐。

  搔刮的風聲不斷鼓譟著耳膜底邊,以這樣的方式、變相地焦躁著情緒。

  茶水不停地更替著,暖熱的氣體裊裊升起,兩人沒有過多交談,有的、也淺止於那短暫的問候。他不清楚眼前人的用意,只是靜靜地眨著眼睫、稍歛下了眼簾,感到一絲的不安定。

  千冬歲已經釋然了讓對方重回雪野渴望,並不是自己放棄、而是在得知事實之後,他才緩然地放下那抹堅持,說不出任何應該的理由。

  只是立場的不同,沒有什麼對錯之分。

  他們都沒有錯,只是恰好而已。

  就仿如在記憶底層,最後一個孩提時一同度過的濃春深綠色彩仍模糊地流轉於眼瞳裡,深刻地在視網膜沾染而上那綠意的深幽,訴說著那些、已然重新改變的局勢。

  他們只是孩子,不可否認地、都是因為環境而早熟的孩子。

  那抹綠意、近如黑墨一般,難以窺測深淺。

  記憶裡頭的最後一個溫暖的春季,赫然止下。

  千冬歲只是恍恍惚惚地闔上了雙眼,悄然說著再見兩字,就跟他當初焚燒掉那些書信一般,再也不見、那些過去。

  揮別的究竟是過去的自己、還是記憶,他倒也有幾分的迷惘。

  「歲……?」夏碎啟聲,似乎不明所以著他突出的氣聲言詞。

  「抱歉,失態了。」千冬歲只是張開了雙眼,吐出的話語顯得艱澀而低啞。夏碎試著伸出手,可卻被他反應而下的躲開。

  「我想、我們保持這樣就好。不前不後,這樣也很好。」他說著,只見眼前人的神情多了份疼痛。即便千冬歲倒也不好受,可、他們終究不會在一起,由血緣、家族跟未來三者的鍵結而下,他們保持這樣的關係才是對彼此最好的。

  雖然、從來也沒有絕對的好壞。

  只是試著減低疼痛感,變得漫長而已。

  「抱歉、這樣就好了,真的這樣就很好了。」千冬歲重述了次,能夠依稀看見夏碎伸出的手多了點顫抖的弧度,隨後搆住了他的手腕,脫口而出的話語、卻讓他感到無端的心安。

  「我知道了。」對方的反應只是勾起了一貫的微笑,說著那些溫柔的話語。

  一如往常,就仿如那深綠的濃春記憶。

  陽光透下的綠意濃厚,跟方從經過嚴冬的冷涼不同,是確實的暖熱溫度。

  千冬歲的記憶很模糊,關於最後的共同記憶。

  只依稀看見那深綠色彩不斷流轉於自己的玄瞳底邊,淡微的紫意緩然流轉著,眨著眼瞳的動作顯得緩慢,拉著對方的手、坐在森林裡頭,悠然地度過那個季節。

  迎接夏季到來,而後又是一次的雪季。

  四季更替。

  照理說應該是如此,只不過後來的分離來得過於倉促,惡耗不停地在雪野裡頭快速蔓延著,大人們的流言蜚語入了自己的耳膜裡頭,他說不出那抹滯悶感的正確定義,只是摀著胸口感到疼痛。

  抓住最後的一絲綠意,他在迎接下一個春季之後,才緩然地體會到明顯的不同。

  那份濃綠的色彩,如萬花筒一般絢爛的彩料,多了份自己不曾擁有過的死寂。

  孤單、落寞地,駐足於前。

  千冬歲才發覺,他已然失去了重心的一部分、那名為親情。

  至於後來的愛情是怎麼萌芽散染的,他倒也不想去追究。畢竟、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難以去追根究柢說些什麼道人是非的對錯,他試著釋懷、鬆開雙手的掌心就如同那時候所感覺到的近墨綠意一般,依舊沒有重量。

  「再見。」在放下話筒切斷通話之前,彷彿隔絕了所有視聽,就連那個人也是。

  清冷的聲線,終止。

  沒有終點的止下,落下了個句點、其實這樣也很好。

  即便他們都明白,早在那個濃春的深綠記憶逝去之前,他們就再也握不住對方的手。

  只能被迫前進,面對著那些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

  能夠淺嚐到幸福滋味的,也只有在自己咀嚼聲線、喚出對方的名字為止。

  如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