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巧克力聖代【冰漾】

 

 

  巧克力柔順濃密的口感讓味蕾得到十足的享受,鮮美欲滴的草莓滑入舌中,甘甜的味覺頓時在嘴裡化開。拿起湯匙挖了口冰淇淋,滑綿地不禁讓人有種幸福的錯覺。脆笛酥清脆地在口中喀喀作響著。

  由各式甜度不等的巧克力冰淇淋為底,淋上一層牛奶巧克力及黑巧克力醬,而草莓則是不惜成本地大量鋪上,一旁的脆笛酥散落錯置著。

  「好幸福……。」褚冥漾輕語出聲,手中的動作沒能停下,繼續享受巧克力聖代的絕妙口感。就如同卡通般,美味的程度簡直使人飛上潔白透藍的天空裡翱翔似的,似乎能看見滿是開滿燦爛花朵的美麗天堂。或是說能夠清楚地在眼前或在腦中看見廚師精心調製的模樣,專業凝神的表情配合上雙手不失的準度與擺飾時的小心翼翼。

  褚冥漾露出幸福傻笑的色彩,看著眼前特製的豪華巧克力聖代,順便一提,是限量的。笑彎了眼眉,微瞇的眼與嘴角揚起的弧度合得恰好。冰炎寵溺地勾起笑容伸出手捻去了眼前吃得一臉開心的小情人嘴角上的鮮奶油,使他小臉不禁微紅,就連手上的動作也不知在何時停頓下來,腦袋瓜頓時跳針般,重複著方才羞人舉動的怨詞。

  『學長,犯規啦!』褚冥漾不滿而低著頭埋首吃著超豪華巧克力聖代,不難發現他的耳根子還發紅著。

  「什麼犯規,褚?」像是裝傻似的勾起一抹笑容,雙手交疊撐著下巴說道。

  『明明就知道的……。』他撒嬌般的口氣讓冰炎不禁又寵溺地伸出手散弄著墨色的髮絲。

  冰炎突然的舉動讓其好奇地抬起頭來,伸出手中的湯匙試問著眼前人是否要一口。冰炎看了看,仍是拗不住他的要求,品嘗了口自己不嗜愛的甜品。

  雖然甜而不膩,但過於甜美的巧克力還是讓冰炎不甚習慣而微皺起眉頭,就如同他第一眼看見眼前的少年一般,過於善良單純的個性,有好些陣子都無法適應他那過分美好的思維。有時聽見他心底的想法時,雖然剛開始是大部分無傷大雅的吐槽與腦殘,但不可否認的,一點負面情緒都沒能多停留一秒就被他如太陽的燦爛笑容給抹除了。

  或許就是那抹笑容擄掠了他長久以來飄移不定的心。

  渴望碰觸他溫暖的微笑,而在他失落徬徨不知如何是好的當時,自己能是第一個在他身旁撫慰著他的心並看見他堅強勇敢的笑容。

  為了控制先天上的妖師能力,冰炎才使用光影村村長楔所傳授的能力間接教導他一些有關言靈的事情。

  『若是心能說話,便是如咒語般的言。』

  沉穩的道著,眼前的墨瞳似懂非懂的注視自己,即使含有許多疑問仍選擇全心地相信自己所說的一切。

  忘記是在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目光總是聚集到他的身上,而他的身邊總是有人陪伴著,自己不免地升起像是忌妒的心態,會故意撇過頭忽視他向自己投射過來的眼神。而當他察覺時,才驚然發現自己對他的心情早已不是普通的代導人身分,而是希望能有更進展一步的關係。

  而想逃避自己矛盾的思緒,不是狂接任務就是每每刻意錯開與他見面的可能時間機會,冷淡的就連自己都覺得自己病的不輕。他以為只要撐過這段過渡期,就可以永遠逃避下去不必在意。就連自家紫袍搭擋都說,自己跟他的情形簡直快如出一轍了,頻頻逃避著自己明明喜歡那人的心情,就像是怕愛情得不到回應般的害怕迷惘著。都是因為怕自己會因此陷得太深,無可自拔,不可逃脫。

  夏碎苦笑地說道,面具下的面容有些許的無奈。冰炎的嘴角想撐起沒事的微笑,卻連勾起都覺得苦澀。

  自己在某次任務回到房裡,旋開門把所見景象便是那少年為了等自己回來而趴伏在床邊的熟睡神情。冰炎不禁勾起淡笑,將身上的黑袍解下且擱置在一旁,輕柔地抱起少年至床上蓋上棉被,輕吻了臉龐,便將任務後續完成後,不自覺地盯著他熟睡的臉龐與聆聽他的心思而在一旁的椅上陷入睡眠中。

  『學長為什麼最近那麼忙呢?……一定都是些很重要的事情吧……!』

  待自己醒來時,一旁的少年早已不見人影,而棉被則是被整齊的疊放好。冰炎才正要起身,身上的薄被便滑落下來,想必這也是那少年怕他著涼的貼心舉動。但自己淺眠的體質竟然連他醒來替自己披上薄被都沒察覺到,果然自己還是只有他在身邊才能放心地陷入沉睡麼?冰炎不禁自嘲道。

  才這麼想道,門把就一聲旋開,少年托著裝滿餐點的盤子小心翼翼的模樣讓冰炎下意識地走上前替他拿走托盤。

  「啊……學長。」褚冥漾的一聲驚呼,像是沒料到眼前人的舉動似的,差點就重心不穩地跌倒在地,所幸冰炎一手一抓,沒能與親愛的大地親吻到。

  「沒想到學長那麼快就醒了。」褚冥漾笑著說道,便拉著冰炎的手要他先好好吃飯。

  「嗯。」冰炎悶聲應了聲,沉默了一會才問到他昨晚在自己房裡睡著的原因。

  「啊……原本是想等你回來時問你一些事情的……不過睡著了,還麻煩到學長。」他搔了搔頭,困窘的欲言又止的樣子。

  「什麼事情?」冰炎再度問道,不可避免地就是聽見那少年心裡所想的事情。

  而少年不知該怎麼問出口,抿著唇不發一語。

  『想知道……。』

  冰炎挑了挑眉,少年的心裡話並沒能一次聽出來,感覺的出猶豫不決的混亂思緒正充斥著他的小腦袋瓜。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學長最近一直躲著我。』低著頭,像是在思考該怎麼問出口。

  「不是。」冰炎想也沒想地就這麼說出口,就連自己與眼前人都愣了下。

  「那為什麼?」

  「我不知道。」

  「是因為我做了什麼事情讓你不高興麼?」褚冥漾微皺著眉,他不甚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可惡至極會讓眼前人厭惡的錯事,但若是因為自己腦殘的思考方式的話……。

  「不是因為那個。」冰炎隨即給予回應,褚冥漾仍是想不透。「不是你做錯事情,是因為我自己的關係,不關你的事。」

  『千冬歲說過……自己一定要先確認心意……』褚冥漾長吁了聲,像是要準備什麼似的。

  「學長,我喜歡你。」稍嫌至嫩的聲嗓在房裡不算大聲的迴響著,他的臉就如同燒紅似的紅得不像話,就連冰炎都不自覺地睜大了眼,從來沒想過眼前的少年竟然會有此舉。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褚。」

  『……還是不行嗎?』

  「褚,抬頭。」冰炎趁褚冥漾抬起頭的瞬間,恣意地侵略他的雙瓣,不時輕咬還與裡頭的舌攪弄吸吮著,猛烈的侵襲眼前人那早已當機燒壞記憶體的腦袋。

  泛紅的雙頰更讓他捨不得釋懷,渴望要求更多但不忍因為自己的急躁而傷害到他。冰炎從沒想過,自己逃避的舉動竟會讓眼前的少年忍不住想對自己告白表明心意。

  若是他沒這麼做,可能自己也不會跟他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畢竟自己是不會那麼輕易地開口說著那表白的話語。

  就這方面來說,那少年還是比自己勇敢太多太多了。

 

 

 

  『學長……?』褚冥漾挖了一大匙冰淇淋就往嘴裡塞,倒是不必去理會嘴巴含了東西還得一面品嘗一面開口說話的麻煩,反正學長能聽見自己在想什麼,倒也是個可行的方法。

  冰炎這時才回過神看著眼前滿嘴都是巧克力產品的情人,無奈地搖了搖頭,拿起一旁的紙巾好好擦拭著貪吃還吃得滿臉都是奶油及巧克力的孩子。

  自己的確是太寵溺他了,就連這限量不滿十個的超豪華巧克力聖代都特地為他訂了個位子,只為了看見他幸福滿足的笑容。

  明知自己不適合那種甜味,偏偏就是拗不過眼前人,總是會被要求吃一口就好,由衷地想讓自己也跟著他一樣喜歡甜食。他不是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全都是為了自己也能跟他一起分享著他所認為的好東西,這點小小的幸福能夠一同喜悅著。

  過了良久,褚冥漾才將巧克力聖代一點也不剩地全帶進胃裡,冰炎也才握起他的手走出那家店。

  溫暖的手掌相互依偎著取暖,原本微冷的指間也染上一絲溫度。

  短髮少年的興奮滿足貌與長髮少年的淡然微笑在陽光的照耀下在地拉成兩道影子。

  雙手十指緊扣著,像是將幸福牢牢抓緊般。兩人越趨越遠,就連影子都漸漸地合為一長影。

  簡簡單單且平凡單純,同時伴隨著兩人的笑容,會一直走下去的……,冰炎如此想道。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