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近乎慘淡的朦朧月光緩然輕瀉,月黃色彩緩然隱入了那片雲層裡頭而更顯得灰暗,就仿如那孤寂的氛圍悄然環繞著你們一般,可你能夠清楚瞥見那個人毫不在意地細飲著紅酒的甘美,微澀的初嚐漸進著那之後的香醇甜美。

  特有的氣味,緩然能夠從鼻尖嗅入。

  而你只是再次將酒杯裡頭的色彩添滿,簡單也不過的動作、就足以讓你們兩人在那靜謐的宅子裡頭享受那遠外的天堂。

  那或許是如同天堂一般,遠離塵囂的難得愜意。

  你只是微彎著嘴角,其實你們主僕倆倒也不主動接觸那些囂雜的言語流竄,你們只相信你們認為、與你們親眼所及的。

  就仿如那兩字妖師所代表的言意。

  你緩闔上了眼,沒有話語。

  只是任由那些月夜沉淪了你的思緒、模糊了你跟他之間應該的主僕界線。

  「尼羅。」你撇過了頭,似乎可以看見對方微揚的笑意不明所以。

  在眼前少年輕觸自己的唇瓣之前,不能自己地無法思考、反應下地閃避了開來,打算拉開彼此距離的同時,你才發覺眼前人早先一步扶住了自己的腰,控制了後退的可能性。

  「抱、抱歉。」你只是微低著頭,在感覺對方的輕觸著自己的髮絲之前,你近乎落荒而逃地不知所措,似乎是眼前人的惡趣味,更多的是對方若有似無的熱燙氣息悄然曖昧。

  你不是不清楚,只是寧願那些情愫緩隱如月夜那般的模糊而不去面對。

  不想去面對、正確來說,難以撇清那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

  你只能如此思忖著,隔著門板、悄然訴說著。

 

 

15、月夜【蘭尼】

 

 

【記憶裡頭的蒼白溫度】

  尼羅只是扶正了鏡框,略微濕黏的汗水讓他感到不適。

  暖熱的溫度讓他稍稍感到不甚習慣,將手中烘烤好的餅乾擱置在陰涼處,添滿了果醬的器皿顯得色彩繽紛,一旁擱置的茶具更是添滿了茶水。

  熱煙裊裊地、染霧地沾滿了鏡面上頭。

  緩然拭去了鏡片上頭的水珠,他看著自己準備的下午茶點,細心地拿起了托盤邁步走向書房處,推開了門邊、能夠瞥見對方那認真讀閱書籍的神情。

  「打擾了。」他悄然述說著,似乎可以感覺得到對方那明顯的目光,沒有多說些什麼。

  那是他們習慣的模式,緩然地將時間推移了後。

  記憶裡頭,眼前的少年悄然茁壯的模樣似乎多了幾分不同。可他卻沒法說出個所以然,好似多了幾許成熟的意味,可更多的、卻是少年那雙漂亮眼瞳裡的情緒,悄然流轉沒能訴說的話語。

  究竟是什麼,他也沒法猜測。

  畢竟,這也已經超出了他的職責範疇。其餘的,他只是需要在一旁陪伴著對方的所有需要,盡可能的付出自己的所有心力完成。

  那是他所認定的唯一,至少在離死亡之前、他只想這麼付出自己的生命。

  雖然這麼說來倒也有些過度,可尼羅只是勾彎了嘴角,悄然退出了書房的一小角。隨後又去花圃邊摘取了幾朵美麗盛開的花朵,擱置在一旁修剪著多餘的枝枒。

  其實這樣也很好,他無來由地如此覺得。

  記憶中、在他瞥見那少年的身影時,只見那蒼白的皮膚泛出了那血管的微紫色彩,可卻掩不去那雙漂亮眼瞳裡頭的光燦,彷彿訴說著那時候的他正悄然抓住了自己的夢想,只等待著後來自己能力的掌握。

  就仿如知道了自己的所有未來一般,掌心的細嫩,彷彿說明了他的信心。

  而他只是看著那少年的身影,近乎一人的孤單氣味,顯得潮濕冰冷、而他卻不忍心地反握著對方的手,甘願付出所有的陪伴。

  指尖微冷,是那少年握住自己手掌的溫度,也同時是他唯一能夠想到的形容詞。

  可與之反襯的是、對方那明顯燦亮的藍紫色彩,彷彿可以吞噬所有一般的近未來。尼羅只是如此思忖著、毫然無覺地、任對方過份親暱地靠近氣息撲散著自己的髮際邊。

  似乎已然形成了另外一種的習慣性,可他卻是怎麼也難以習慣。

  每每都近乎落荒而逃得無法冷靜思緒而混亂地依著門板滑落在地,儼然地脫序而失控著。

  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他應該比任何人都還明白清楚。

  「尼羅。」在蘭德爾緩然吐露那名時,他總能感覺得到對方明顯的曖昧神情,似乎想對他說明些什麼、可卻被他硬是忽略帶過。

  悄然地、萌芽著如花苞一般含羞待放的情愫。

  他不是很清楚什麼喜歡與愛之間那明顯的界定線段在哪,只是在瞥見對方那雙藍與紫混合的色彩時、無端端地陷入那抹蒼白裡頭,那冷涼的溫度、指尖的碰觸都讓他感到十分不適的難以適應,彷彿那是屬於對方的矛盾。

  淺繞於耳際邊緣的、唯一熱暖。

  悄然復甦著夜行人種的難得溫度,蒼白地、難以適應。

  「尼羅。」就在他回過頭,而對方吻上了他的當下反應之前。

  他沒能及時推開對方、卻也同時瞥見了那些人們所言的悄然幸福意味,勾繪了那可能的形狀、半透明地笑容。

 

 

 

 

【反覆沉睡的微曦】

  他每每在對方的入睡以後,才緩然推開了那片門板,看著對方拿下鏡片合攏的湛藍雙瞳、難得看見的安穩睡容,每每都讓他感到安靜而滿足。

  而這是否就是他所想要的那般幸福,他並不清楚。

  蘭德爾只是緩用食指指尖勾出了那人的臉龐,從外入內的五官神情,那清秀的臉龐上頭緩然解下的那般不習慣的嚴謹,總讓他可以看著對方的臉孔直到那人醒來。

  雖然他明知道那人可能因為自己這般簡單也不過的舉動而感到澀然而慌亂無措。

  可他也從來不單指看他身為自己僕人的這一面,更多的是、他無來由想要對方陪伴的渴求感,像個孩子一般的任性要求。

  蘭德爾只是微勾起嘴角,那抹藍與紫相容的色彩顯得溫潤許多。

  方才不久淺嚐的紅酒氣味似乎還淺捲著舌尖的微甜。

  吸血鬼與狼人之間的相似處,他只是看著眼前的尼羅沒有多言、一同都是遠離世界的塵囂。

  「尼羅。」他知道對方總是在自己喚出那名時,難以招架地、撇開了自己的視線而低語問著請問有何吩咐的生疏語句,就彷彿那些日子以來,他們之間還是不前不後的主僕關係。

  即便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似乎沒有改變過什麼。

  就仿如他所做的曖昧動作,就只不過是身為主人那微醺的惡趣味一般。

  即使他一直都清楚對方的不肯坦然與面對一般,如同他們所在的城堡一般,實如散沙的鬆垮、簡單地就在剎那間崩毀。

  「尼羅。」他反覆地低喚著對方的名,就好似他們兩人的立場倒反一般。對方才是自己的主人,而他只是等待主人命令的那個僕人,一同等待著主人那近乎無的可能性愛情。

  他並不太清楚這是否是愛情,畢竟已然離他久遠了多的世界成了什麼樣,他也沒什麼興趣得知,只是偶時在執行任務時、黑館居民們的閒話家常他才會偶然聽悉幾許。

  其餘的,他便鮮少主動接觸。

  他不喜歡喧囂吵鬧,但也僅限有時候的思緒混濁。

  他不喜歡尼羅那明顯的閃避行為,即便他也沒有制止。

  其實他很多不喜歡,只是都沒有說出口。

  即使他不喜歡那近乎鴕鳥心態的行為,可他卻無來由地喜歡著對方那微紅的耳骨邊、彷彿說著他們兩人之間的曖昧可能。

  然後、沒有然後,蘭德爾只是收起了指尖,而後離去前留下了那朵艷紅的玫瑰。

  掩入了門扉的灰暗,隱沒了身影。

 

 

 

 

【習慣性的模糊地帶】

  他們兩人之間其實就僅此如此。

  多餘的也只有蘭德爾自己偶時脫序地吻上了對方,帶了點微醺的氣味啃咬肆虐的對方的雙唇,儼然說明了自己其實還有個藉口,雖然他一點也不想要這理由去說明自己冷靜也不過的思緒想做些什麼。

  在瞥見尼羅那近乎無抵抗的舉動時,他只是嘴角微揚。

  看著那唾液緩流於邊緣,對方藍燦的珠光染上了一絲迷濛。

  也許是習慣了、在看見對方這般神情已然是那些日子以後的許久之後。

  蘭德爾只是沒有接續動作,看著尼羅反應過來、微紅了雙頰,似乎想壓下自己紊亂的情緒,可在他冷靜下來之時、隨後又是一記漫長的深吻。

  這麼做的舉動,仿如自己早以算計一般、可對方並沒有抗拒自己。

  沒有抵抗、沒有閃躲、沒有躲開。

  什麼也沒有,只有接受。

  「尼羅。」在他緩開口的那一剎那,他似乎可以看見對方依稀近乎哭泣的脆弱。

  掙扎應該與不應該的界線同時,他只是一味地將眼前人給用力地拉下,一同沉淪那世人所言的美麗愛情之下,一同溺斃裡頭。

  而心甘情願。

  「尼羅……。」拉長了尾音,近乎氣語的呢喃聲嗓,嘶啞了那沉聲的音質,他只能傾近對方的左耳,說著那些言詞、甜膩地,卻帶了冷涼氣味。

  那是他們所習慣的滋味,蒼白的極冷。

  「蘭德爾少爺。」尼羅只是低語著,隨後重述了自己的話語,仿如富含魔力一般的咒語。重述的後果,便是、愛上而已。

  無可救藥地、沉下溺斃。

  什麼應該與不應該之前,也僅此如此。

  在沉淪之前,所有世界輕覆顛倒了所有,僅存兩人。

  那便是世人所讚詠的美麗愛情,瑰麗地、仿如天堂一般的美好,而卻忘卻了後來的未來。

 

 

 

 

【相對】

  雖然、他們跟所謂的世界早已遠離了所有。

  相對的,卻也傾覆了他們兩人原有之間的那條界線,因為愛情。

  「尼羅。」他低語著,輕撫過對方的髮絲之前、側臉緩然隱入了那抹月色當中。

  尼羅只是緩睜著眼,似乎能夠看見那抹藍紫色的微光溫潤的燦亮著,他只是淺嚐得到那微醺的甜酒味,感到不甚習慣的澀然感。

  他眨了眨眼,緩然發覺了自己跟對方那條界線已悄然模糊。

  應該與不應該已成了一盤散沙,無從得知起自己應該成為什麼樣的角色。

  「蘭德爾少爺。」可、仍舊難以忘卻自己慣稱對方的詞彙,那代表了近乎自己一切的所有。

  付出心力的心甘情願。

  就在那月夜裡頭瞥見了少年身影,孤寂地月色朦朧、悄然說明著自己那一剎那的願意。

  蒼白的溫度緩然接續了後來,近未來的靜謐氛圍、無來由地讓眼前人緩眨了眼睫向自己微笑了初聲,緩起了口唸著他的名。

  「尼羅。」

  虔誠地、彷彿自己唯一一般,尼羅只是瞇彎了那雙瞳眸、露出了那難得看見的淺淡笑容。

  似乎可見在對方眼瞳裡看見,數於自己的那雙、藍色眼睛。

  以及那近未來的月夜色彩,純粹的透明微溫。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