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看見眼前人難得的一身便裝,接近深藍卻又近似於墨黑的海軍藍色的襯衫恰好襯上了戴洛那乾淨俐落的個性,而底下黑色長褲則是修長地他的雙腿,而頸邊隨意打起的領帶則是稍微鬆落地露出了他的鎖骨,整個人跟平時總是穿著黑袍的他、有些不同。

  而阿斯利安卻說不出有哪裡不同,即便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不同的他,卻每每因此感到驚奇。

  意外地,戴洛跟海軍藍這抹色彩是十分合襯。

 

 

 

34、海軍藍【戴利】

 

 

一、

  他對於軍事書籍十分有興趣,條理分明的交際手腕跟戴洛是如出一轍,總是先一步友善地伸出手示好,所以總是獲得許多人的讚賞及人緣,而這樣的弟弟卻給戴洛不小的難題,這是身為兄長不知該如何做好榜樣的難題。

  更或許是、不知道怎麼言明自己過度情感的表達。

  跟阿斯利安相處的時間雖說長倒也不算短,總是恰好地在那自己打算更進一步說明時,就剛好地打了段自己的那份情緒、一擁而來的總是慶幸自己還是沒有跨出那一步。

  也許會說,自己根本不似於慣於平常的他,乾淨俐落地了明心意,迅速地將事情解決完善。

  但就是這死結讓他解了將近他整個年歲的時間,過份地將他的思緒一點一點地消磨殆盡、只見那情感擁上心頭,卻不見那道出的機會。

  自己喜歡的情緒、比起他們之間所跨越的那條親情線來說,還是比較微弱的。

  想了過多,也只不過是自己提不出勇氣所說的理由罷了。

 

 

 

二、

  阿斯利安抬起了頭,看著高了七公分的戴洛問著這禮拜是否有空閒出去時,只見他歪著頭想了想、好像聽說可能會有任務話語便說了出,來人便要著他先去問問公會是否有此任務要發派下來,戴洛愣了下好奇地問著阿斯利安的用意,只見那揚起了個大大的笑容揮舞著手中的電影預售票,那是原世界有名的戰爭史詩片。

  「一起去看吧!」他如此說著,隨即又推了推自己的手,趕快理清任務事宜的意味濃厚,戴洛也只好依著他打了通電話過去,查明了約是一個月後會發派下來後,阿斯利安那嘴角邊的笑容更略顯燦爛。

  戴洛也這才想起,鬼族大戰後、已經過了半年。

 

 

 

三、

  他還記得離最近一次挽著手,是九天前,恰好是他們之間的年齡差。

  那時牽手的原因,他也記不得、只記得依在樹蔭底下的他們被陽光曬得昏昏欲睡、配合著徐徐微風,連符咒書都沒讀幾頁,他的頭便依著自己的肩悄悄地闔起了眼,而手也不自覺地覆上自己手上交疊著,自己則是反轉過合十。

  在離上上一次的時間,則是再加上五天,兩個禮拜前。

 

 

四、

  或許會說,戴洛跟阿斯利安這對兄弟是很相似的,友善、容易相處、處事乾淨。

  但很多時候,則會因此而起了口角,特別是兩人因為情感的表達上,特別容易起爭執,雖然都無傷大雅。

  「席雷‧戴洛!」阿斯利安皺起了眉心,雙手交疊在胸,明顯地為此感到不滿。而眼前的戴洛則是無奈地真不知該向他怎麼解釋這方困窘的局勢,更何況又剛好踩到眼前人的地雷區,更加地讓他感到棘手。

  「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容易受傷!」戴洛點頭,而後只見阿斯利安撇過了頭試圖讓自己方才過度反應的情緒稍稍冷卻,卻適得其反地更加感到憤怒。

  一句也不說的,任由那尷尬且安靜的氛圍在彼此間蔓延了開來。

後,讓其他人有安全離開的時間,雖後自己受了不算大的小擦傷,但阿斯利安卻對此很不諒解。

  即使早就明白,任務、有傷亡的可能。

  兩人就常為此而吵上一架,總是不疾而終地、每每都是戴洛選擇先開口道歉。畢竟,大多時候的他們都不理性,更何況見到膚上的那滲著血與塵傷疤,雖早就已經先前處理過包覆在那薄紗布下,總總會想起那不甚愉快的記憶,更別說才經歷鬼族大戰不久。

 

 

五、

  也許會說都變得更加敏感,對於傷害這件事。

  戴洛總是無法對上阿斯利安的褐眸,明顯地感覺到他努力地試圖是適應單靠一眼的視力平衡著自己的腳步,默默地將不方便給吸收了下,即便他說這並不是自己的錯。

  但還是會在意自己的過失,沒有看著他、盡到身為兄長的義務。

  就跟夏碎一同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弟弟,卻沒辦法時時刻刻地陪伴在身旁,而讓其受了許多委屈、難過、而一聲不吭地默默忍著。

  多少難過著,卻始終不對彼此坦白,所以感到難過而滯悶。

  「喜歡。」他說著,雙唇間的溫度變得有些冰冷,沒有對上那人與自己一同色彩的暖色褐眸,而獨自一人反覆咀嚼著那兩字的用意。

 

 

六、

  「阿斯利安,不是要去看電影?」戴洛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後走上前來,問著那還傻呼呼看著他的阿斯利安,他的長髮隨意紮了起來很是隨興。

  「啊、對啊。」他從口袋裡拿出了票,隨即被戴洛牽起的手給混了思緒,任由著他的溫度來指引著自己前進。

  電影裡的波瀾壯闊的場景與立體環繞的聲光效果,將戰爭史詩所呈現的那般慷慨激昂的雄心壯志給完完全全地給顯現了出來,場景的變化則是讓人感到眼花撩亂地無法立即反應,只知道那豪壯的軍隊打打殺殺的無懼感蔓延了整廳觀眾。

  「我會保護你的。」裡頭的士兵如此對著那徬徨失措的孩子說著,堅定的眼神讓那孩子害怕的心理稍稍地舒緩了下來,伸出手接受援助。

  阿斯利安不自覺地因為那句話而落入了漫長的思緒之中,像個漩渦似的憶起了許多過去,尤其那句話、戴洛也曾這麼跟他說過。

 

  「我會保護你的,阿斯利安。」背著他,小心翼翼地走回家、不讓阿斯利安膝上的那傷疤有再度被感染的可能。

 

 

七、

  「真的?」他問著,看著一身海軍藍的戴洛背後。

  「真的,我會保護你的。」溫柔地回答著,戴洛的口吻很溫柔,回過頭微笑。

 

 

八、

  而記憶中的那近乎深藍的身影就在自己眼前,而在那次之後、阿斯利安也再也沒看過戴洛穿著那海軍藍的衣服過,直到現在。

  打開他的衣櫥,大多都是黑白色調,而那件海軍藍的襯衫可能是最近才有的,但阿斯利安沒什麼印象。

  他悄悄地牽起戴洛的手,似乎不經意的動作也讓戴洛瞥了阿斯利安一眼後,反握著、沒甩開。

 

 

九、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他從來沒有放開自己主動握起的手,除非自己先行鬆開。

 

 

終、

  「你還會保護我嗎?」在電影散場之後,阿斯利安無來由地就這麼想問著,那抹漂亮的海軍藍便呈現在自己眼前,眼前人怔了怔下、才回過神揚起嘴角說著當然。

  而後,在陽光底下的那海軍藍變得些許清澈了起來,抹著那呢喃耳語,戴洛的臉色微紅、褐眸裡的色彩盡是包含了滿滿的笑意,只見阿斯利安又咕噥了幾句話語,便牽起手拉著他向前。

  任由記憶中的那接近深藍的色彩,接近當時不經事的自己。

  渲染著只有你專屬的,呵護。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