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過分晴朗的不似真實

 

  今天的天氣過分的晴朗,是個可能會下起滂沱大雨的夏日午後。

  「糟糕……。」千冬歲小聲地說著,看著自己掉落的東西散亂地掉滿一地,他稍稍地對此頭疼了起來,雙手急忙地將東西給撿拾到袋子裡頭,有些還沾染了上些許的塵土。

  「回去得好好地檢查了。」雖然算不上是珍貴的易碎品且又是很大眾平凡的事物,但他還是不免地會在意東西的好壞,畢竟都是一分錢一分貨得來的。

  抬頭瞥了下那看似可能有雷陣雨的天空,他稍稍地注意起時間,能感覺到週遭的水氣開始有了變化,他可不想就這麼淋成落湯雞就回去房裡。

 

 

 

35、灰藍【夏千】

 

 

 

一、那是個灰色的天空

 

  他才方從商店裡頭出來,便聽見了聲轟隆的雷聲作響,看著路人抬起頭來紛紛看著即將下著大雨的灰色天空,漸漸地走向騎樓邊躲這來得太快的陣雨。

  而自己還恍惚了下,淋到了些許的雨滴在身,而後等待著外頭的雨勢漸弱。

  有些人急忙地從包包裡頭拿出傘大步地行進著,更有人根本不理會這雨勢的滂沱仍執意在底下走著,但大多數的人跟自己一同躲在騎樓邊,盡可能地躲著雨。

  不過千冬歲稍稍慶幸了下,自己需要的東西早就都買齊了,所以不必在意雨勢有多麼的強,不過他還是得低調地拋下移動陣回去房裡,走進了條小巷子,不經意地拋下了符咒。

  熟悉的房間便浮現在自己眼前,他隨意地先擱置手中的大小袋子,換下稍微被淋到的上衣後,仔細地將東西一一的拿出歸位。

  最後動作停留在那個灰藍色的音樂盒上,發愣。

 

 

二、灰藍色的音樂盒

  轉了轉後頭的齒輪,斷斷續續的單音便流露了出來,成了段殘篇章的曲子,但千冬歲不以為意,再度轉動了一次,細細聽著那音慢慢的流轉開來至整間房間。

  那是他熟悉的一首悠久曲子,作者不詳、曲名不詳,是經由口流傳唱下來的。

  如今,會記得的人少之又少。

  在一次的契機之下,他才發現某些二手小店鋪有這音樂盒,但當時他轉動齒輪時卻沒有想出美麗的音質,只是一個單音落下便趨於沉默。後來還是年邁的老闆說他可以修好這音樂盒,一個月後再來領取就可以了,只不過需要點時間才會恢復跟原本一般的流暢。

  動作重複了好幾次,曲子終於有些流暢的奏了起來,細細聽著那音樂的聲音、千冬歲感到一陣放鬆而躺在軟綿綿的床上頭,輕闔上雙眼,品嘗著這音樂的美。

 

 

三、聽說

  當時,這曲子是夏碎在一次機會中彈奏給自己聽的。

  聽說是為了紀念逝去的過往,而感念著來人的記憶而創出了這首曲子,原本的詞也早就零散四落地只剩下幾個單詞,就連夏碎也記不太起來。

  千冬歲看著夏碎的指尖在琴鍵下點落,慢板的步調像是將回憶抽出再度回想了次一般,徐徐地推進著、而中途輕快了起來,而後又歸於慢調的結尾,起起伏伏的音鍵讓兩人沉浸在這首曲子許久許久,就連時間都忘了已是午夜時分。

  聽說,那是段美麗的故事,卻有著不完美的結局。

  正如同一開頭所有故事的起源一般,少女跟少年不經意的相遇而相識,隨擊落入了愛情的漩渦當中不可自拔,但因為不可排外的因素而必須分離好陣子,最後只留下了少女一人獨自的站在村子外的那初遇的地方等了許久,終究不見少年身影,卻永遠不知道少年早已因為家庭的因素而與另一人結為連理,癡癡地等過年華老去,孤老一生。

  若問為何不寧願跟另一人結為夫妻,她只是緊抓著手中那不起眼的髮飾說著:「因為我相信他。」

  可惜,捉弄人的命運從來也沒有慈悲過,兜繞了好大一圈,那少年才想起與那少女的約定回到了村子裡頭,只見那墓碑豎立在那頭,伴隨著那朵朵燦開的花、飄揚著早已逝去的信任。

  千冬歲只是抿著唇,看著夏碎那訴說時的淡然眼神,不語。

 

 

四、只是

  「夏碎學長,該走了。」千冬歲看了下牆上的時間說著,刻意避開夏碎眼神中的那份若有似無的情緒。

  「……歲。」夏碎緩緩問著:「你信任我嗎?」

  「當然。」他立馬回道,只見夏碎嘴角邊微微地勾起一抹淡笑,一樣的溫柔顯露了出來。

  「是嗎……。」夏碎喃喃說著,似乎在思索下一句該怎麼開口,卻不得其適合的話語可以訴說出來。

  「那、可以等我嗎?」千冬歲愣了下,雖然有些摸不著頭緒,但隨即想道方才他所對自己說的話語,用力地點著頭。

  「麻煩你了,歲。」開口說著,隨後千冬歲便落入了夏碎的懷抱裡頭,很溫暖。

  「等我出完這個長期任務就好了。」夏碎的氣息撲上他耳邊,熱燙地溫暖著他一直以來忐忑不安的情緒,畢竟、那無法想像的未來很不安定。

  「那請你千萬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語落、吻著。

 

 

五、流轉而成

  在自己再度醒過來後,那音樂也早就停了下來,依然剩下自己跟該有的擺飾在。

  看著自己特意圈起來的日子上頭離今天還剩七天,千冬歲伸出了手在昨天的日子上頭打了個叉,正數過來、倒數過來都是七天,不多不少、就一個禮拜。

  而後翻過了身,再次轉動著音樂盒的齒輪。

  思緒流轉回當時那灰藍色的天空,看著夏碎的身影漸漸遠去,跟著他一直以來的對他的執著情感一同帶走,剩下的便只是帶他回來所對自己說出的那句話語。

  只不過早在那先前就說過了,再次確認地信守罷了。

  什麼話語早都已經不足夠可以來形容他們彼此的堅定,因為早就已經明白對方的立場以及情感,自然就不必在多說些什麼。

  「歲,一起走下去好嗎?」牽著手,低語。

  自己只不過是正等待著他歸來的那天到來,而後給予答覆。

 

 

 

  點著頭,說著我願意三個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