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記憶裡頭,一抹燦亮的紫意、在自己身上所看見的那般色彩。

  不似於那個人的近墨黑色,而似略帶了點神祕色彩的紅與藍的調合彩料。

  由紅袍的精準、藍袍的冷靜而融合的紫色調。

  那是他身上的紫袍意義,就在他領取那件袍級衣服時、忍不住微揚起嘴角。

 

 

40、亮紫【阿利中心】

 

 

  聽說。

  也僅此於聽說。

  聽誰說關於自己相似的那抹褐彩又在出任務時受了點擦傷,偶時的簡訊來來回回也止於此。僅管阿斯利安倒也不是那麼擔心自己孩提時候努力握緊手掌的那人,他知道、他也一直都很清楚彼此都試著以自己的方式不讓對方擔憂。

  僅管他們庸庸碌碌地在學院跟任務之間拉鋸著那長短不一的距離。

  他記得很清楚,在自己獲得紫袍資格所接的第一個任務。

  後遺症是短暫失去了聽覺,陷入全然無聲的靜謐。

  對上眼前依舊繽紛色調的事物,而眼前人關心的話語僅此於唇形緩慢勾劃而出的簡單詞彙,或許是喚他的名、更也許只是問聲他是否還好的話語。

  無論什麼,他什麼也沒能聽見。

  只是身上的紫袍隨著陽光輕瀉流轉著一抹微光的紫意。

  他試著改變自己的方式,去習慣獨自一人的安靜氛圍,顯得份外孤單的身影卻每每能看見跟自己相仿的褐色陪伴於旁,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般、沒有其餘動作。

  狩人、自由、旅程所架構起來的是什麼樣的定義。

  他只是微偏著頭而思緒空白,忍不住瞇起了褐瞳看著燦白色的光源陪襯著帶著些許微藍的色調,那是他空堂時間難得興起的想法,來到了原世界的某一個國家、駐足。

  停留短暫,顯得緩慢徐調的步伐停留於那茶品的香醇。

  他試著想很多、無論是否顯得無謂:關於自己、關於狩人、關於學院、關於他所重視的一切種種,裡頭還或許有個也跟他同姓為席雷、且跟他相仿褐彩的某個笨蛋占據他部分想法。

  每次思考的動作總讓他感到空白一片,那似乎說明了想法可能無限、也可能是零。

  白色調的基底總能讓他的生活隨著那些記憶而染上了幾許的彩料,而逐漸形成那夢想中的藍圖,逐步踏實著關於那孩提時候所描繪而成的那些未來。

  似乎伸出手就可以碰觸到天空那般的距離感,未來、只不過就在那麼一剎那之間,眨眼之後便是後來,阿斯利安只是勾彎了嘴角,淺嚐著記憶裡頭的淡微滋味,就仿如他現在步入的年齡一般,緩然醞釀著其中可能的甘甜味,在那些印象裡頭的想法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有所不同。

  就仿如在他套上了那襲紫袍的後來,隨風飄揚的袍衣隨著他的動作起伏也似乎富有生命一般隨之起舞著,待他再次揮舞著軍刀流利而使出爆符等俐落的動作時,紫光流轉。

  紅與藍的基調融合了兩者,造就了那美麗的紫意。

  在走上近未來的階梯前夕,阿斯利安只是停下腳步試著思考著、判斷下一步的路途該怎麼走下去,同時也跟那個人約定好了:將傷害減到最低、不讓對方擔心。

  在他追逐到對方那抹墨色之前,自己蓄留的褐色髮絲仍然依舊會在背後襯著那一身的紫袍。

  無聲的空間裡頭的寂靜,他試著品味幾分,淺嚐得到生活中的動作似乎放慢了步伐、慢條斯理地在那些聲響歸零之後,變得更像是他在淺嚐生活之中的緩慢氣味。

  試著體會更多的感覺、在失去聽覺神經的暫時狀況減退恢復之前,他可以試著去思考關於自己周遭所有一切的事物,僅管他倒也有幾分的不在乎。

  畢竟、這樣很滿足,他對於現狀的生活很是足夠的勾彎了笑容。

  尤其是瞥見對方那抹著急的神情時,他總忍不住興起惡趣味讓那個人就如孩提時候找尋自己身影一般,更是體現了眼前人所言的話語。

  「我會找到你的、阿斯利安。」

  恢復聽力的之前,他頻頻可以捕捉得到那抹若有似無的溫柔,那形狀顯得暖熱而柔軟。

  那是在靜謐空間裡頭,意外查覺到的敏銳感覺。

  在他歸於常軌的後來,他嘴角微揚地回應著呼喚他名的那個人。

  「阿斯利安。」

  而最後止於沉默的另一種變相無聲,悄然在那襲袍衣上流轉了那點點光源的紫意。

  身為紫袍的他、只是顧自思忖著那時候。

  僅止於此。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