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花草茶【安賽】

 

【過去】

  那抹花草的香味停留在鼻息間的淡淡清香飄散不止,他們兩人置身於花海之中,沒有將對方沉默的思緒給道破,彼此間都明白、盡如永恆的生命裡頭來來去去的生死離別,總讓他們感到彷彿自己的生命靜止了一般,像是停留了住、沒有人打算將他們給一併帶了走。

  手掌間相握的力道有些顫抖,他們彼此都很明白,那種感覺是什麼樣子的、又是因何而起。

  還沒體會過之於對方的自己到底究竟會成了什麼樣子,他們很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即便、時間對他們來說可以說是件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物,像是靜止一般、改變的──只是周遭來來去去的人群罷了。

  相守的另外一人卻不曾離開過,或許曾有陣短暫時間、但總是維持不久。

  沒有什麼事物是永垂不朽的,唯一不變的事物便是改變。

  他們很清楚這道理,卻總每每有著靜止的錯覺、尤其是在對方在自己身旁的時候總是如此。

  有時候,那緩緩流動的時間總是煞那間快速流轉在他們彼此都想抓住的那一瞬。

  留戀著,那短暫的曾經,他們兩人都是,打從過去的時候就是如此。

 

【現在】

  賽塔斟著茶,花草的清香氣息配合著熱燙的水,傳來了陣陣香氣撲鼻而來,不自覺地使人感到一抹平靜而輕鬆。

  安因只是看著賽塔的動作,不發一語。

  思緒方才漂得很遠很遠,若不是嗅到花草茶的清香氣味,他的思緒可能還停留恍如昨日的鬼族大戰那時候,他們倆都經歷了兩次、其中大大小小的紛爭也見過許多,但從賽塔的臉龐上頭卻不見到任何一絲有關於那幾次所引起的惆悵滋味。

  但自己卻不同,撕心的痛楚還在胸口邊,緊揪著他近心房處。那種愧對的歉疚感仍殘留在情緒上頭,久久無法平復得了,安因很明白、雖然那已經逝去的人說了並不是自己的過錯,但身為搭擋、總是會有一股責任感,莫名的責任感。

  「又想起了一些事情了麼?」賽塔突地輕問著,似乎察覺到了安因不同以往的出神而如此問著。

  「沒什麼。」安因回道,只見到賽塔勾起了一個很微小的弧度、似笑非笑的模樣讓他有些不解於眼前人的模樣:「記得有一次你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安因停頓了下,只聽見賽塔好聽的聲嗓記敘述說著彷彿不是關於自己的話語:「然而過沒多久就看見你緊皺著眉心不發一語,顧自地出著神,還差點就跌倒地退後了幾步。」

  眼前人輕笑著,細細啜了口茶,眼角間的稍微瞇起,口吻正糗著對方的話語卻全然沒有引起安因的不悅,他反而挑了挑眉反問著:「是麼?」

  來人點了點頭,手伸了出來覆上安因的右手,沒有言語說明、安因卻了解眼前人想表達的是什麼樣的心情。

  因為相處已久,很清楚彼此的思維想法,自然而然不太需要那些外在的聲嗓來劃分那些該言明或是不該言明的。

  安因還記得,賽塔雖然表面上總是如此平靜無波,但心思的縝密卻是他人沒能夠查覺到的,即便他心裡頭滿滿地被名為愁緒的事物給填滿了整個人,他也不會因此改變他原本的觀感。

  他總是有事藏在心裡不說,這樣的他很讓安因擔心、卻也不自覺地替他心疼著。

  他曾無意間推開了房門,就看見雙肩顫抖著無聲哭泣的賽塔,雖然是背對自己、但安因卻明顯感覺到賽塔隱忍著不哭出聲的小臉,佈滿淚痕、皺著小臉努力控制著淚水不再滑落。

  安因不由自主地放輕了腳步,走上了前,抽氣的氣聲頻頻傳入耳裡喧囂鼓動著,安因彷彿能夠聽見賽塔的心跳紊亂地跳動著,跟自己的頻率有些謀合了起來。

  到底是自己為此擔心而加速、還是賽塔的情緒已經漲高了起來,不能自己的無法平靜下來。

  他不曉得究竟眼前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而無聲哭泣著,只記得自己敞開了雙臂輕輕地將那人抱了個滿懷,有沒有說些安慰的話語、他也記不太得,唯一只記得的是、懷裡的人頻頻顫抖著身軀,努力想壓下浮上心頭的不知名情緒起伏,卻得了反效果、淚水浸溼了衣袖。

  黑袍袖口因此溼了一塊,安因只能抱著他、什麼也無法言語地透過鼻間從來人身上嗅到的香氣讓自己平靜些,看到像個找不到方向的孩子一般無助的模樣,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賽塔。」他只是頻頻如此喚著,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以往,他們的立場總是調換過來,賽塔總是當那調律、將自己鼓躁不安的情緒給和緩下來,貼心地泡上一壺花草茶說是為了讓他放鬆,另外陪他一起散散步。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沒有改變過,但也只有那一次是如此。之後其餘的、安因便再也沒見過如此惶恐不安的賽塔了。

  「我也記得,你也曾如此讓人擔心過。」安因勾起了嘴角如此說道,只見賽塔難得地愣了下、不解地看著自己。

 

【未來】

  「總是悶在心裡不說的你,相較於我更讓人擔心。」安因繼續說著:「知道麼?」

  賽塔點了點頭,似乎明白眼前人說的是哪件事情、更或許只是似懂非懂地一味點頭回應。

  安因飲啜了口花草茶,清淡的茶香味散滿了整張嘴、就連喉部都能感覺到暖意。

  跟眼前人一樣,總是為他帶來暖意、卻忘了自己微冷的身軀正微微地顫抖著。安因也才察覺了自己的心情正悄悄地起了一波波漣漪、為了那幕難得瞥見的徬徨神態,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當時下意識的動作是為了什麼原因,即便他不願說明。

  他清楚,只是沒有對此向眼前人說出口、說明就跟杯裡的花草茶一般的心情。

  那是種悄悄蔓延的微醺情愫,在不經意時、從指尖開始蔓延。

 

  「我明白了,安因。」賽塔方回道,便瞥見安因的笑容很淺、淺得彷彿沒有任何色彩可以形容。

 

 

 

 

 

 

這裡是可以直接省略的後記:

  這裡是Noir

  關於這篇,只是想表達他們跟平凡人類一般,即使擁有長久的生命、但卻不可否認地他們終究不是完人,而是擁有情感的精靈以及天使,即便他們彷彿總是讓人感到神聖不可侵犯的飄渺感,看似很遙遠、卻很真實地貼近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