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發誓這輩子絕對沒有像現在這種情況一樣為難,除了有時候會因自己的過份腦殘而遭來一頓打與自己沒什麼特別感覺卻被學長說是在引誘他而抓去搞甜蜜以外,他再怎麼想都沒辦法給出個確切的答案。更何況學長就在一旁不耐煩地看著他,不,火紅色的眼瞳實在很不難讓褚冥漾感到一股迫大的壓力。小腦袋瓜裡的思緒轉呀轉的,也轉不出個美麗的圓圈,只有一個又一個不成樣子的圖形。

  就如同連續劇一般,狗血灑多的劇情實在讓人很難有所憧憬,就連看久的觀眾各個就如同編劇似的,總是能推測出下一幕的劇情為何。也就與算數學一同,再怎麼學的精深,怎麼用都是初級的加減乘除而不會是算你擁有的硬幣半徑為何、圓周率又是多少?更不用說自己身上擁有一百塊,站在便利商店前,可以有多少配對形式來花用這一筆數目。

  褚冥漾不禁大嘆搖頭起,他這個體質特易於一般人的小人物,怎麼總是會遇到一些平時絕不可能遇到的事情。

 

 

22、紅茶【冰漾】

 

 

  站在自動販賣機前面,褚冥漾有過好幾次都想轉身逃跑回家,回不了家回黑館也行,至少他該慶幸在學校是死不了人的這點倒是方便不少,不必害怕英年早逝的悲劇。

  紅茶跟綠茶,這兩樣明明就是普通到不行的茶類。

  褚冥漾心想,怎麼連他想選什麼喝都可以讓旁邊兩人成為爭吵的話題之一。

  他無奈地看著死瞪對方的學長後,便撇過頭看了下嘴角還掛著不明笑容的安地爾,隨即便緩緩地將視線轉到眼前的自動販賣機。

  除了紅茶、綠茶之外,一般的運動飲料、精靈飲料種類也不少,當然安地爾時常邀請不成自己喝咖啡的類型也不惶多讓地占了四分之一,其餘的褚冥漾也看不太懂上頭寫的字詞所代表的意思,但光看色彩繽紛而絢麗圖騰的瓶身圖,他不禁想起總是大聲嚷嚷自己頂上的花俏髮色是旁人不懂其美麗的五色雞頭,或許口感也跟五色雞頭一般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而受到驚嘆不已的強烈衝擊。

  褚冥漾好死不死的又突然想起,好像自己曾在哪裡聽過某部青春少年偶像劇的情節裡有過類似的場景,他其實不是很清楚連續劇的劇情,畢竟他在沒進到這間火星學校前,幾乎都是在醫院裡領著VIP藥單的死白病房中渡過的,看的節目大多都是正經八百的整點新聞,不然就是拿著學校裡的教科書一遍一遍地自習著。

  至於為什麼會湊巧地憶起,記憶才赫然浮現在藥水味濃厚的新病房裡,一旁病床上剛好就是個對著未來滿懷憧憬的少女,不時地跟他討論起偶像劇裡的劇情有多浪漫多唯美,男主角的拉風跑車總能襯托出他有多帥氣多有錢又多有品味,然後女主角的善良性格在一次意外中深深吸引著男主角,然後就在眼神交會的那刻,那目光就如同天雷勾動地火地開始發生迸出激情火花的愛情故事。

  褚冥漾有過好幾次都想當面吐槽這女孩子,但每每只能自己獨自腦殘荼毒自己的笨思緒。

  當有人打算向自己心儀的對象告白時,可以藉著這兩種茶品所代表的意義知道其選擇,說什麼紅茶、綠茶分別代表是與否的答案。

  他還記得,聽到的當下他愣了愣,隨即就在心底有過不下千萬次的嗤之以鼻。但過了不久後,他想了又想……那萬一那個人只是喜歡喝紅茶或是綠茶的話,那豈不是會錯意了……?

  褚冥漾怎麼想也想不透,怎麼連告白都能搞成一件麻煩透頂的事情。即使他從來沒想過要跟誰告白過,大概也不會採用於此法。

  畢竟,如果到時候選了個奶茶,那不就糗了?

  他是該慶幸現今遇到難題是自己,而且一旁的學長偏偏又是那種屬出手絕不手軟過的類型,自己絕對不可能會做出那種不僅危害小命而且腦殘到不行的決定,即使他平常就已經夠腦殘了。

  他就像是站在分岔路口,向左向右的兩種選擇之外,轉身後退逃跑已是沒機會,更別提說要做出直趨向前去撞牆的蠢事。

  也就跟寫著平時考卷題型所用的是非選擇題是相等的,不是二分之一就是幾分之一的猜中機會,可惜他始終沒辦法準確知道這題的真正正解為何,褚冥漾感到一絲無奈浮上心頭,好似不論做出什麼抉擇,自己通常都不會有太好的下場收尾的。

  幸運的話可能只是被巴被踹個幾下罷了,不過通常褚冥漾自己心知肚明每每的結局必定不如自己所想像的那般美好,所附加的代價就是無條件地包容學長的拗脾氣,與不時地假藉名義而被拉去做一些有的沒的,不外乎表面為訓練,實質上則是找他充當臨時搭擋來壓榨他幼小無知的心靈……更別提途中所發生令人臉紅心跳的事情了。

  褚冥漾扶著額頭,到底跟旁邊這兩人耗費時間有多長了,自己也不太清楚。

  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想將米納斯的二段進化形式對準那兩人,好好地轟上幾槍。只可惜,在那同時,自己也會半死不活地攤在冰冷的地板上因過大的衝擊而傷的動彈不得。

  「褚,二選一有那麼困難嗎?」冰炎看似不慍不火地口吻,配上那過於火紅的眼瞳,褚冥漾不禁瑟縮了下,有些勉強地勾起微笑,或說是苦笑看了冰炎一眼後便撇過低著頭。

  安地爾看到此景便輕笑了出聲,一副吊兒郎當的語氣更引起了冰炎的不快,就差點抑制不住衝動地拿出烽云凋戈直往對方身上刺擊。

  褚冥漾不自覺地嘆了聲,緩緩地微微後退了步。

  他真的搞不懂為了自己突然口渴想喝個飲料都能在半路遇上閒來無事的安地爾,然後就湊巧地不遠處就有自動販賣機,之後就成了現在這副德性。

  明明自動販賣機裡就有有幾十種類的飲品,就偏偏只能選擇他們倆吵嘴話題的紅茶與綠茶,雖說他對這兩種茶品還算是滿喜愛的,其特有的香味及口感常帶給他極佳的味覺饗宴。

  還記得每次喵喵他們邀自己去商店街或是原世界享用甜點時,配的總是散發著有獨特香味的紅茶,每每的柔順口感滋潤入喉,總帶給他一絲的幸福感。

  而有時跟千冬歲談天時,綠茶的特有甘甜則是不自覺地一小口一小口地飲啜入喉,一次又一次地替杯裡添上新茶。

  這兩樣真讓人無法取捨……褚冥漾再度嘆道。

  「褚。」冰炎不耐的語氣再度響起,安地爾依然是說著故意觸怒冰炎的話語像是逗著一隻易怒兇猛的獅子,火藥味十足地在四周散開,在自動販賣機的周圍形成了個小範圍。

  褚冥漾再度輕晃著頭,試圖將被兩人影響的混亂思緒給去除乾淨,好好來思考自己口渴地解渴飲品該是哪樣。或許就連自己口乾的快要乾死,那兩人還在沉溺於火力強大的軍火彈藥庫之中。

  不知道是學長將竊聽天線給收起來,還是天線收訊不良,竟然連他腦殘煩惱了半天,都不見學長的話語有任何半句的微詞。

  褚冥漾的思緒又開始運轉起來,記憶體快速地讀取著自己的想法。

  紅茶還是綠茶?

  其實他也不必如此煩惱,既然學長因為天線故障的原因都沒對他方才所想的亂七八糟的事物給好好修理他一頓,那就無須將偶像連續劇裡的定理給套用在此刻上。

  他又看了看販賣機上的紅茶與綠茶的種類,五花八門色彩華美的視覺系圖騰,不似於原世界樸素的包裝,完完全全是走印象派的風格,帶給人視覺上的絕美饗宴。

  「凡斯的後人看來很煩惱呢!」安地爾輕嘖了幾聲,笑咧了嘴,雖是微笑但十足的挑釁。

  「該死的,你滾!」冰炎咬牙切齒的就連簡單的五個字都說得如擠壓碎裂的斷殘詞字。

  「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安地爾。」褚冥漾無奈地問出聲,帶點輕柔的語氣。

  「當然是想邀你去喝杯香濃可口的咖啡。」千篇一律的台詞,安地爾口中的話大多第一句都是如此,褚冥漾也不是第一天聽到這特奇異的藉口,但總是不習慣他用過於示好的態度邀請自己喝咖啡來消磨這無聊又無趣的時光。

  「不必了。」不知道是第幾次回絕他,褚冥漾在他一說完便一口回絕著他,隨後便補上了句「沒事請你不要來找我。」

  安地爾像是知趣的看了冰炎一眼後,便禮貌地向褚冥漾道聲再見後,說著他不知道第幾千萬遍的台詞「希望下次能跟你喝杯咖啡。」

  褚冥漾好不容易消除了個心中疑慮及禍害來源之一之後,才伸手想投進硬幣至販賣機裡,便被冰炎給制止了住。「你還沒說你要喝什麼。」

  「喝紅茶好了。」褚冥漾隨後回答了道,冰炎便攤開他的手將硬幣給投入洞口中,長指點了下某牌紅茶的按鍵,隨即聽見兩聲鐵罐掉落而撞擊的清亮聲。

  「吶。」冰炎將其中一罐紅茶貼上褚冥漾的半頰邊,熱燙的臉龐觸到鐵製微冷的瓶身讓他嚇了跳,驚呼聲好冰。

  學長的舉動還真讓他無所適從的出乎意料之外。

  「那還真抱歉啊,褚。」冰炎惡狠狠地說了句,褚冥漾微微緊張地吞了吞口水,想拉開拉環喝紅茶來躲避冰炎的那炙熱如火的目光,快活活地將他整個人給看穿透似的。

  好不容易拉開了鐵製拉環,唇接觸到冰冷的瓶身,冰涼的紅茶便滋潤了早已乾渴許久的喉。褚冥漾原想大口大口的全飲入,後來想想還是放慢了速度,改成了細細啜飲的方式。

  特有的香氣散開至鼻與喉,絕佳的舒暢口感。滿足地瞇起雙眼,褚冥漾不禁一笑。冰炎嘖了聲,便粗魯地揉弄著墨髮,手中的未開罐則再次貼上熱燙溫暖的小臉。

  「喝慢點,沒有人會跟你搶。」冰炎總是不直接說出口的個性,讓褚冥漾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他的ㄧ個小動作就讓冰炎原本火著的情緒頓時降溫了好幾度,受不了地軟化自己狠惡的態度。自己會栽在眼前這笨蛋的原因大概就是如此,就在這無形中就喜歡上了。

  喜歡上,就喜歡上了,哪有什麼辦法。

  冰炎又投了幾枚硬幣,隨即又聽見了鐵罐落下的撞擊聲。褚冥漾好奇地看著他的舉動,邊喝邊疑問著。

  「喜歡喝,不是麼?」冰炎說道,嘴角微勾上揚。不可否認的在方才見到安地爾的那瞬間,濃濃的敵意就連眼前的孩子都看得一清二楚,還天馬行空的將他原意給扯到其含意為何。他以為自己將他剛剛想的事情全沒聽入耳裡,而被怒氣給大大的干擾到了。只可惜,他那呆傻的想法中就是沒能知道竊聽這事可是無所不在的,哪可能被一個總愛騷擾別人的反派人士給干擾到?

  不過,在聽到他回答紅茶這兩字時,自己心裡還是有竊喜一陣子,即使他清楚明白他的本意是為了配著手中的甜食一起享用。

  「是這樣沒錯啦……。」褚冥漾回答了片刻,才恍然大悟地問出冰炎怎會知道他才正猶豫不決的是否該多買幾罐的事情。得到的回答則是冰炎冷哼了聲,不做任何回應。褚冥漾才想起學長的竊聽並未收回去,同時也就代表……在安地爾尚未離開時,複雜遭亂的心思很可能早就被聽的一乾二淨。

  「你現在才知道啊,真蠢。」在這句話一落下,冰炎很清楚的就看見眼前人的肩膀一垮,就連笑容都僵在臉上。

  『學長你有必要這樣玩弄我的幼小脆弱的心靈嗎?』褚冥漾再次吐槽到,已經不知做何感想的回答,顧自喝著紅茶試圖轉移注意力。

  「嘖,幼小脆弱?」冰炎嘖了好幾聲,便隨手將好幾罐鐵罐給丟向眼前人,弄得是褚冥漾手忙腳亂。待他好不容易全都拾起並收進手中的裝了不少甜食的塑膠袋中,冰炎大手一拉,兩人的距離便靠近了大半。

  「不管你選紅茶還是綠茶,你都只能夠說你喜歡我。」冰炎低啞的聲響一字不漏的迴響在褚冥漾的耳邊,宣示性的話語讓他的臉通紅了一大片,耳根子則是呈現了小巧的粉色。

  「怎麼這樣……。」褚冥漾小小聲的反駁道,但過於細小的嗓音無法理直氣壯地駁回眼前人的言論,反倒是作賊心虛的樣子。

 

 

  「無庸置疑,褚。」冰炎便汲取墨色髮絲的香味微笑說道,而後則拉著溫暖的手繼續消磨著他們得來不易的相處時光。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