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拿鐵【安賽】

 

一、濃密

  那是口濃密化開在雙唇間的滋味。

  透過對方主動接上的唇舌交纏,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情感就如同這杯拿鐵咖啡一般,溫熱而微甜。

  安因伸出了自己的舌尖舔拭著對方的雙唇,輕啃著舌尖處,加深了這吻。睜開了藍色瞳眸便看見了賽塔微紅的雙頰以及細長的眼睫,羽睫細長而柔軟。他喜歡賽塔嘴邊的微揚笑容,優雅、溫潤而顯得溫煦。

  相較於自己,他確實比較適合原世界人眼中的柔善天使。

  「可、天使不是該善惡分明麼?就如現在的你一般。」賽塔說著,安因從眼前的一潭綠意看見了自己的身影。

 

 

二、香氣

  馨香氣息撲鼻而來,大自然的清香輕褚地在賽塔身上嗅見。安因輕闔上眼,忍不住掬起了對方淡金色彩聞入鼻間。賽塔微微地回過頭,帶著一抹笑容不噢。

  「賽塔……。」安因輕喚著,對方指是應了聲、伸出手撫在頰邊。

  一旁的熱拿鐵擱在一旁,熱氣裊裊、濃密的氣味跟房裡頭的清香融了一起,夾雜著自己一方面的情感,略顯平淡而曖昧。

  「先喝口吧!或許會比較好睡。」賽塔緩緩地說道,他應了聲。

  他知道自己最近不成眠的原因,很明顯地又因為那印記過於深刻而起了疼痛感,不時地按著那處,似乎想讓自己清醒點,不再因為那印記而落入鬼族的操控之中。

  其中、更因為不想讓那人擔憂。

 

 

三、奶白

  若說眼前人如鏡面般美麗而透明,安因或許會說那人就如孩子一般慵懶而好奇著。也許時光洪流帶走了他太多在意的事物、同時也忘卻了泰半記憶,可他始終都沒有改變過。

  有的,也只是雙方彼此喜歡的心情而在意著。

  安因明瞭為什麼他們不輕意言談愛這字,因為看多了過分沉重的情感最後墜入了多深的深淵裡頭,他們不是沒有見過。

  那些年輕的孩子們因為懵懂,而倏地愛上了彼此,最後一旦分離時就會不能自己地感到深刻的疼痛感,椎心刺骨般的冰冷徜徉。

  愛情很美麗,是那些局外人歌功頌德後的結果,但結局是否如同那些人所說的那般美好,誰又能達到那個終點其實很少。他們認為愛情非得犧牲奉獻,付出所有甚至生命已燃也再也無所謂,可那是否值得可能又得見人見智。

  安因無來由地看著那些才初沉浸於那湖水的孩子們,不自覺地想到了自己跟賽塔,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不言明,會不會分離的時候會好過些,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安因。」賽塔反握著自己的手,他迷惘了住。

  「怎麼了?」安因問道,只見賽塔沒有多說什麼,緊擁著自己。

  「沒什麼,只是……。」隨後的話語便隱了住,安因不自覺地笑了出聲。

  眼前人的白袍色彩有些跟一旁擱在旁邊的拿鐵有些奶白色彩染上,嘴邊還殘留些牛奶香味,安因忍不住再度輕吻眼前人的額邊。

  他才意外地發覺自己不也跟那些孩子們一般,都因為這份情感過於濃厚而捨不得放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