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綠豆湯【然中心】

 

一、

  放進了少許的砂糖調味,你試了試味道,那是舌尖處可以感覺到的微甜滋味。

 

 

二、

  看著那孩子嚐到你一手所熬的綠豆湯而幸福微笑起眼眸,瞇起如彎月般澄亮而墨玄。

  你喜歡那孩子總是看著你一碗一碗地替他盛上綠豆湯那一臉期待的神情,無論是小時還是現時的少年,從來沒有改變過。

  就如同你對待他總是寵溺過頭,被冥玥念了好幾十次還是戒不掉。

  「我還要。」褚冥漾說著,將碗遞上了前,雙腳搖晃著,面容上的笑容大大地揚起。

  那是個還有些涼風的午後,你還記得的樣子。

  「沒禮貌。」冥玥打了下他的小後腦,只見他小小的臉皺了起來,得以明白冥玥那擊可真不輕,還打到那孩子眼眶似乎有些水氣,抿著雙唇還沒法哭訴。

  「對不起,請再給我一碗。」再次地向了前,你看見了冥玥那神色無可奈何,想寵溺的情緒卻不得一再地抑止下去。

  你清楚那是她不放心那孩子唯一的成長方法。

  你們都了解出生所代表的責任是什麼,但那孩子仍懵懵懂懂不知情。你們想保護他,至少替你們盡了未完的幸福,你們都認為那是他該有的權利,至少在你們的陪伴下、他應該是要快樂的。

  畢竟你們一族的負擔過於沉重,妖師、不是什麼人人都能夠輕易接受的族類,更何況被說得如此不堪,若是這孩子聽見了,是否又會看見了那抹童顏上頭出現了跟他們相仿的色彩。

  不得不被迫成長,他們三人是能力繼承者。

  他跟冥玥都是自私的,自私地不想讓褚冥漾在這種壓力下成長,至少在你們有限的範圍內,盡可能地讓他感覺到輕鬆而自在,而不該是他們兩人所面臨的窘境。

  有關那名偉大妖師的記憶存留在自己腦海裡頭,似乎是自己、卻又不是自己得曾經瞬地溜過腦袋裡頭,流轉著關於那上千年前的古老事物,其實根本就不關自己的本分,就只因為他是繼承者的一員,如此而已。

  而冥玥,後天能力的學習讓她不能不謹慎小心,就深怕一不注意就會失控。

  當然爾,她要那孩子試著學習不隨便話語,即便那小腦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她也會制止他那天馬行空的思緒。

  其實那孩子擁有的力量是不可限量的,同時也是不可預測的,但他們就是無法看到那孩子的臉上出現類似於他們兩人的神色,那抹單純不應該被抹滅。

  「謝謝。」你看見了他瞇起笑臉的表情,很純淨,你也揚起了笑容回應著。

 

 

三、

  他喜歡牽著你跟冥玥的手,無來由的。

  「牽。」他伸出了手,要你回牽著他,而冥玥則是自然而然地牽著另一只小手。

  這也許就是幸福,你不禁如此思忖著。

  直到那孩子親眼看見了那抹血景,害怕得不能自己,哭了雙眼紅腫後,嘴裡念著不明白。

  你跟冥玥不捨地看著他,無能為力。最後,冥玥說了句強制消除他的記憶後,你才發現許多事情其實就這樣,這就是身為妖師一族的悲哀,他們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卻得承受這種傷痛。

  即便這樣本就不公平,或許說沒有什麼公平可言。

  「然、然……。」你要他輕輕地闔上雙眼,對於消除記憶這是並不是久遠之計,最好地、是將那孩子給推得遠遠的,遠離那個世界、那個負擔了太多不必要責任的世界。

  「對不起。」你悄聲說道,只見冥玥深深吸了口氣:「謝謝你,然。」

  「沒有必要跟我說謝謝。」你說著,思緒飄得好遠好遠,並不曉得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只知道或許如此的結果可以換得短暫的和平生活倒也不錯。

  只不過,那抹笑靨彷彿離自己好遠好遠,而那張哭花的小臉卻在自己眼前每每出現,訴說著妖師一族無法掙脫的宿罪和無法說明的罪惡。

 

 

四、

  你看見了那孩子成長為少年,而終究踏入了這世界。

  你替他開了眼,似乎對於過往的記憶再度浮上了心頭,那聲喚語恍如在耳。

  「然。」他的聲嗓拉回了你的思緒,只見那神情很熟悉。

  或許,自己終究還是給予不了一個平凡不過的生活,那麼、至少這是你可以為他作的其中一件事情。

  「謝謝你。」他瞇起了墨瞳,微笑說道。

 

 

五、

  你有些忘了後來,聽冥玥說那孩子成長了很多,似乎託那位冰與炎的殿下之福。

  「嗯。」你應了聲,只聽她輕輕嘆了聲:「這樣也好。」

  「也許,這樣也好。」你回應著,看著那鍋綠豆湯等待著那少年的到來。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