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膩的口感在嘴裡融化並散發出香甜的滋味,灑滿糖霜的小巧糖果在嘴裡不停地被紅舌給轉弄著,他不甚喜歡這種滋味,甚至該說是從來也沒想過自己也會嚐到過份甜美的事物。或許該說因為那少年對自己而言,就如同這顆糖一般,被其深深吸引著,那抹過份香甜的笑容不禁讓自己趨向前去摘取品嘗,這一嚐可就上癮似的不可自拔,深陷其中地一次又一次地食用著那人可口的滋味,儘管他永遠都如此嬌羞而婉拒著自己,他還是依然頂著耐心,一層一層地將他從裡到外給吃乾抹淨,雖然他總是認為無法抑制自己過份充裕的慾望。

  他也有些明白,為何那少年還特地準備了個糖果罐,將所有未吃完的精緻糖果給好好收起,不僅是為了下次的絕美滋味、其中大部份更是希望它的味道可以就此給好好保存起來。那人的笑容與純淨一般,讓他想為此佔己所有,專屬自己且唯一。

 

 

 

36、糖果罐【冰漾】

 

 

 

  冰炎不曉得到底該從何而起算起,才能真正地確切說明褚冥漾最近的嗜甜是過份超出以往範圍。是該從他買了那一個帶有藍色瓶蓋及綁有白色緞帶的透明罐算起、還是該從在原世界趁著糖果嘉年華時買的大量糖果、甜食算起。反正無論怎麼算,自己就是能夠依稀聞見那過份甜膩的資為在他嘴裡化開軟化,雖然自己並不嗜甜食也算不上討厭的程度,但看那人因一顆小巧的糖果而綻出笑容這點,夠是讓他感到不甚痛快。

  正確來說,自己這種行為叫做什麼來著,吃醋?

  冰炎差點沒跌下了椅子,眼前的夏碎面帶笑容地端起茶杯飲了幾口後便再次說著那兩字,吃醋。

  「冰炎,你在跟糖果吃醋。」夏碎再次說道,不像是在開玩笑般,但冰炎卻能隱約看見他背後的小亭一聽到糖果時的那張臉,睜著眼睛像是在看看他們桌上是否有夏碎口中的糖果,那副模樣簡直就跟褚冥漾如出一轍,好像只要說請他吃甜食就能夠輕輕鬆鬆地將人拐上手。

  想到這點,冰炎就一肚子火。

  米可蕥他們不說,先是扇那老傢伙來插花、而後是提爾那傢伙想藉此偷拐自家學弟到醫療班好好展現他的認定美與其藝術氣息、還有那從來就沒安好心眼的安地爾,邀喝咖啡不成、反倒是知道要該變通、改換成請他吃看看自己親手做的蛋糕甜點,再隨手附贈一杯可可亞。

  根本就是將他這代導人給忽略了一般,恨不得就此將他們給好好地刺上幾刀才夠自己發洩無處宣洩的怒氣,不下百次地想衝上前去踹飛對方、一手則是將那人給拎住,回去好好教育一番。

  「怎麼可能。」冰炎輕嗤了聲,不屑的表情明顯在臉,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就是不打算相信這八百年前的笑話,自己怎麼可能做出此等傻事的模樣完完全全地將眼前人的話全盤否決,但不可否認地……自己的確是有那麼一點、就一點,冰炎到死都還想捍衛自己這小小的威信。

  「但你不可否認的是很在意。」夏碎隨即回道,順手在桌上拿了個精緻作工的小蛋糕給了小亭,那一臉幸福地張著大口一口吞下的詛咒體。

  冰炎頓了下,才在想該怎麼回應,夏碎又再補充說著:「你很在意他,所以這點反應是正常的。」聽到此話,冰炎差點就咒罵出口,說來說去他就是栽在褚冥漾這笨蛋手裡,歸咎原因就是自己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他。

  「對了,說不定你也可以藉此機會跟他親近一下,比起你的之前來說,至少溫和得多,讓他多多少少能夠接受吧!」冰炎想了想,之前……好似就是動不動地踹了他幾下、巴了幾下頭,然後就會看見他可憐地揉著傷處,還不停地在他腦中抱怨著自己的不是,這樣根本讓自己嘗不到任何的甜頭,反倒是惹了一身的氣憤;反觀另一角,就連安地爾都能輕鬆上手,沒道理自己不行。就還說不定自己還能意外地獲得收穫也有可能。

  「倒是。」夏碎微笑道,飲了幾口茶杯後,目送著那人走出門外。

 

 

 

  褚冥漾看著千冬歲拿出一盒又一盒的和菓子要他一一品嘗看看其滋味,而看那數量真是出乎他意外之外,怎麼算都超過了十大盒。雖然和菓子的體積並不算大,但看那盒子的花紋精美不說,外包層的赭紅色花紋布料來看,其中的物品肯定價值不斐,才會用此來包裝。

  怎知一問之下,千冬歲僅僅用著輕鬆自如的口氣說著,只是隨手就拿的布而已。此話一出,褚冥漾不禁又吐槽道,還好他不是隨手一拿就是那種繡工耗時的金色龍紋還是金黑色交錯的家徽之類的布塊,不然自己可能會戰戰兢兢地不敢拿起裡頭的甜點咬下,一面還小心翼翼地不讓碎屑沾染上頭。

  「好了,等等喵喵他們也會來,漾漾先吃看看吧!」千冬歲說道,手中則是斟著茶碗,一副認真的神情使褚冥漾遲遲未動作,倒是一愣一愣地看著千冬歲手中的動作,旋著茶碗,一轉一轉地毫不拖泥帶水地俐落,但又不失該有的尊敬。

  「先喝一口看看。」千冬歲看著茶碗裡頭的色彩漂亮地呈現著,便將茶碗拿起要褚冥漾先喝看看味道夠不夠,褚冥漾先是看了一眼,隨即細飲了一口。茶香頓時散滿了整張嘴,入喉的滑順感恰當好處,褚冥漾不自覺地瞇起玄瞳跟千冬歲兩人相視而笑著。

  而後,喵喵跟萊恩便一同到來,萊恩原本的興致缺缺到後來的瞥見梅子飯糰後就動作迅速地拿了兩個起來,好似有人會跟他搶一般,十分寶貝地先是打算收一個起來而被千冬歲制止,雖然垂下了雙肩有些小失望,但得到千冬歲所說的那些飯糰是他的之後,毫不猶豫地就先將那兩大盒的飯糰給歸類自己身旁。

  「漾漾,原世界有一家蛋糕店的提拉米蘇很好吃唷!明天一起去看看?」喵喵隨即拿出那家店舖的名片,一臉興奮地挽著他的手臂要他一同去,另兩人當然是持不反對意見,而自己更不可能抵擋得了甜食的誘惑便答應了下口。

  仔細一想,最近大家好像都不約而同地約自己去吃甜點,喵喵、伊多他們不說,就連五色雞、扇董事以及三不五時騷擾他要一同喝咖啡的安地爾也一同如此。

  「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提拉米蘇?還附贈一杯香濃可口的可可喔!」安地爾半瞇著眼,一臉笑意地看著褚冥漾。

  「你終於換台詞了。」褚冥漾忍不住就此脫口而出,換得的便是安地爾的先是一愣而後大笑的動作,安地爾隨即說道:「今天放假,不會對你做出什麼事的,就當是我想搭訕你好了。」

  完完全全就是個痞子,哪像個曾經是雙袍級的鬼族高手。

  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呢?褚冥漾搖了搖頭,想將這思緒驅逐在腦外,這種問題畢竟不是自己能夠輕鬆地就能想透的,到底還是算了。

 

 

 

  「漾漾,不好意思,正好醫療班很需要人,所以沒有辦法帶你去了,但是喵喵有請冰炎學長帶你去唷!」喵喵雙手合十地小吐紅舌,一臉抱歉的俏皮模樣倒是讓褚冥漾不自覺地輕笑出聲,回道沒關係。

  而千冬歲跟萊恩正好出了個緊急任務,最終的人選還是只有剛處理任務回來的學長。

  褚冥漾思考了下,打算要學長不必費心,其實這件事情不是那麼重要的。畢竟每次看到他任務回來的一臉疲倦模樣,還要他再帶自己回原世界只為了吃蛋糕這件小事,自己也不太願意看到他再多添增一層疲態。

  更有幾次,他無意間瞥見到他眼裡的那抹艷紅趨為暖紅的色彩。仔細想想,他才剛回到現實不久,即使醫療班的治療是一等一的好,但適應大體環境的過程,終究還是需要點時間讓他好好習慣一番,這樣出任務的情形,差點讓自己看不過去地想衝上前制止他那種行為,好似他一停下來,整個思緒就會停止運轉般,回到他之前沉睡的那副模樣。

  有些心疼,也有些氣憤。

  心疼的是他那累人的模樣,是自己無法為他多做些什麼的無力;氣憤的是,他不懂得好好愛惜這得來不易的生活,讓他不止一次地想就這麼打向他的臉,好好打醒他,讓眼前人明白自己有多麼地擔心他。

  回到廊前,褚冥漾一步一步地走進冰炎的房門前,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能依稀感覺到他的心臟正一起一伏地跳動著,彷彿正提醒著他,自己正身處的現實就是在這裡,確確實實地他存在著。

  想到此,他又不免地垂下了眼簾,難掩些小失落的想起那人。總是一句不說地默默趨向前,為他擋去許多的事情,而自己卻只能一味地呆站在原地,想伸出手挽回他的動作,卻才發現那人早已趨前去、隱沒在那端,留下自己一人看著那端點,默默地無聲難過哭泣著。

  他並不常哭,至少在以前無論受過多大的傷害或是痛楚,都是忍痛咬牙任由醫師護士們替自己包紮開刀,麻醉藥一劑打在身的那種感覺他還能清楚記得,痠麻感散布至全身,蔓延至傷處只為了讓他好過一些。

  待藥效一退,隨即又是一陣又一陣的陣痛打擊著自己的忍耐力,沁著冷汗縮在被裡顧自咬著唇、忍過。

  那麼,為他而不自覺地留下淚水時,自己又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來看待?

  在意、很在意、很是在意地看著那人的那張臉龐,深邃的眼眸是他永遠抓不著的深幽,但那人對他的好、卻一一地浮上心頭,他明白、那人嘴上的不說,是他特有的溫柔。

  帶著些許霸道的溫柔。

 

 

 

  褚冥漾才正打算敲上房門,冰炎的聲嗓便要他自行旋開房門進去,褚冥漾頓了下、有些遲疑地伸出手握著門把、旋開。

  「準備好了嗎?」冰炎背對著他正解下黑袍,一襲休閒的白襯衫加上牛仔褲,一派隨興的模樣很是適合他那副慵懶的樣貌。

  褚冥漾搖了搖頭否定,看著冰炎的眼圈下有些淡淡的一抹淡灰色,皺起了眉頭。而後回應著:「學長,可以不用那麼麻煩的。」冰炎挑了挑眉,像是不解的模樣看著眼前人。

  「畢竟你才剛回來,有空再去也不遲。」褚冥漾接續著說,目光有些擔心地看進那艷紅雙眸,冰炎這時才了然,他所想的意思並不是自己第一印象地那麼不願意是由自己,而是擔心他是否會過度疲憊而忽然倒下,想到此、冰炎勾起一抹笑容。

  「不用。」冰炎吐出這兩字時,褚冥漾垮下了雙肩,語氣微微地強硬:「那我不去。」

  「褚。」褚冥漾隨即轉身打算就走,冰炎趨上前便一抓住他的手。褚冥漾愣了愣,但沒問出口。而冰炎握著他的手後,便將他整個人拉近自己,褚冥漾一下反應不過來便正巧撞進了冰炎的胸口,另一手則是習慣性地搓揉著墨色短髮,溺愛的模樣讓褚冥漾不自覺地又愣了會。

  「學長?」褚冥漾試探性地喚道,冰炎便緩緩開口著:「褚,不必擔心我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過的。」

  禇冥漾眼睛有些酸澀,下意識地去揉著,而被冰炎抓住手腕制止了動作。他沒有說太多的話語,但腦裡的思緒卻不停地轉呀轉的,五味雜陳的心情在胸口裡倒轉流連著,褚冥漾實在想不初任何適合的話與能夠表達自己目前的情緒,帶點難過、心疼、擔憂、不捨……很多很多,他也無法言明的感情,禇冥漾感到胸口上有些滯悶感、也有點使不上力的無力。

  突然想起自己先前買下的糖果罐,禇冥漾感到一絲喜悅。

  偷偷地、埋下自己喜歡那人的心情,透過糖果的甜蜜口感與自己在無意間寫下的小紙條,一同投入了那糖果罐,融化而成的愛情、濃密而甜膩。

  冰炎也才在這時了解了他總是拿著那罐糖果笑得一臉幸福的原因,不免地夾雜著一絲欣喜,其中的原因也有自己的份量,冰炎笑得溫柔、也幸福。

  輕輕地吻上了他的額頭,冰炎動作甚輕地讓褚冥漾完完全全感覺到他特有的溫柔,一手攬著他的腰際,另一手則是緩緩地撫上臉龐,細細地撫著、不時還輕咬著他的耳垂,並在他雙唇間攻城掠地一番,吻腫了雙唇,看在冰炎眼裡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活像是偷了糖的孩子一般,顧自感到幸福而滿足著。

 

 

 

  交纏厲害的唇舌差點讓褚冥漾呼吸不過來,一點一滴地像是要將他給消磨殆盡一般,冰炎的種種舉動讓他一時無法反應過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親吻撫摸著。

  陣陣搔癢的感覺從鎖骨上襲至全身,禇冥漾微微一顫,悶哼了聲不安份地扭動著。冰炎一路往下,在乳尖上先是成圈的舔舐著、而後吸吮著,惹得禇冥漾是緊抓著他的襯衫、緊咬著唇想忍住心頭上亂麻的不適感。冰炎的動作很輕,絲毫不讓他感到有一絲痛楚,而在身下人適應了這種感覺後,他才繼續往下點燃火源。

  禇冥漾沒能有思考的空閒,他的腦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思緒就是腦殘地小小抱怨著冰炎這堪稱的上是誘拐少年的罪刑,這思緒一到了冰炎腦裡,反倒是得了冰炎一抹惡質的笑容,並輕揉著乳尖顯出一幕引人犯罪的景象,又是再度讓褚冥漾當機的一幕。

  這種事情,禇冥漾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經驗,羞澀的反應完完全全是由冰炎主導而成的。

  他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突然輕叫了一聲,而冰炎的大手在自己的青澀處來來回回的揉弄著,感覺自己的臉熱燙的快讓腦中的記憶體給燒壞燒毀,完完全全就是孩子般無助地將雙手環抱著對方,用力地抓緊那人以求得一絲的安穩。

  「嗯啊……。」禇冥漾不曉得自己的聲嗓怎麼變得低啞而柔媚,而冰炎勾起的那抹笑容在他眼裡雖是好看、但怎麼好似含有一絲不懷好意的惡趣味。沒能想太多的思緒頓時被冰炎的另一舉動給勾了過去,冰炎竟將他的青澀處給納入口中吞吐,口腔中的炙熱感讓褚冥漾無法消化地從口中一出斷詞殘字,更多的感覺是羞赧。

  「那裡……。」禇冥漾說不出來,但腦裡的混雜想法早就被冰炎得知的一清二楚,甜膩的話語在他耳邊迴響著,頓時又讓褚冥漾腦子又當機了一次。不知道這已經是當機了第十八次、還是第十九次了。

  不久自己就無法忍受地在他口中宣洩了次,禇冥漾感到一絲虛軟、動彈不得的無力讓冰炎很是容易地將他整個人翻轉了過去、而順利地將臀瓣分了開來,眼前的密處則是呈現漂亮的色彩,冰炎的食指才一碰到他的臀,禇冥漾的身體就明顯地顫了下,敏感地要冰炎別去碰那私密處。

  冰炎好聲安撫著他不安的心情,徐徐地挖了塊潤滑膏均勻地抹在食指上頭,慢慢地進入他的密穴,禇冥漾再次一顫、不適的恐懼感頓時蔓延開來,身體的僵直感騙不了他的不安,誠誠實實地表現出害怕而不願的心情。冰炎吻上了他的唇瓣,試著轉移他的注意力,一面交纏著唇舌、一面則是將食指緩緩推入那緊窒處。

  冰涼與濕熱交纏著自己,雖然冰炎的此舉成功地將食指給推了進去,但還未達到潤滑的效果,先是試探性地以慢速度緩緩地抽動著食指,禇冥樣依然是緊張地將他的食指緊緊吸附在裡頭動彈不得,冰炎差點就被這緊窒的溫熱感給著了魔,忍住下腹的衝動依舊是進行著前戲的潤滑動作。

  「嗯……。」禇冥漾悶哼了幾聲,冰炎的唇還在與他激烈交纏著,無法呼吸的悶熱感讓褚冥漾難受地扭了下身體,冰炎這時才離開了他的唇,看著他眼裡的水色與雙頰上的紅暈,讓冰炎不自覺地抽動了下埋在裡頭食指,禇冥漾驚呼了聲,冰炎這才惡趣味地要褚冥漾好好地感覺這突如其來的異樣感受。

  「不要……。」禇冥漾闔上了眼,任由冰炎增添了幾指,冰涼的感受在裡頭散開來,但更多的卻是濕熱的溫暖。緩緩抽動著指的速度,冰炎還在找尋其敏感處時、禇冥漾的一聲早就洩漏了自己的弱處,冰炎輕壓了下那小小的突起,禇冥漾再度輕呼了聲,嚷著冰炎別再這麼整他。

  一次一次地抽動讓褚冥漾完完全全地陷入了瘋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喜歡上這種感覺,一陣陣喘息的聲嗓是他們彼此共同的聲音,而後冰炎抽出了指

,禇冥漾感到下腹一陣空虛,便又開始不安份地扭動著,差點自己無法自拔地想自行解決。

  冰炎解下了自己的束縛後,輕輕地在他耳邊安撫著他,先有個心理準備後才緩緩地將自己的埋入密穴之中。比起手指大上許多的利器貫穿了自己,禇冥漾不僅感到不適還感到其餘的舒暢。熱燙的溫度正好跟自己裡頭契合,而冰炎原有的低溫也漸漸炙熱了起來,禇冥漾紅潤的臉龐讓冰炎忍不住咬上一口,好看的笑容勾起於他的嘴角之上,而禇冥漾則是雙眼濕潤地看著冰炎從後深深地貫穿自己。

  從來沒有過的異樣感覺佈滿了全身,一陣陣的快感讓褚冥漾無法承受地差點就昏了過來,不而他能清清楚楚地感覺到冰炎身體中那種顫慄的快感,一點一點地與自己密合著。

  就跟甜美的毒藥一般,讓他愛不釋手地想完完全全佔有身下的少年。

  冰炎一再地在他體內衝刺著,而溫暖的溫度包覆著自己,兩人的溫度貼近的如此相近,冰炎不自覺地想好好疼愛著那總是勾動自己的每一個情緒的墨色少年。

  那笑容是自己渴望的燦爛,但不會炫目地刺痛雙眼。

  禇冥漾弓起身來,而冰炎恰好順利地抵上那點敏感,抓住那敏感後,便是一陣狂風報雨般的襲上兩人的身體,快感不斷地牽動兩人的感官,而後禇冥漾不自覺地又洩了出鈴口,緩緩地冰炎才在他體內注入了一道暖流,再從他虛軟無力的身子中抽身出來,流淌在床鋪的那抹濕潤悄悄地透露出些微情欲過後的誘惑。

  一起一伏的大口呼吸著,禇冥漾全身無力地癱軟在床,而冰炎則是挽著他的腰,嗅著髮裡的沐浴乳香,輕聲說著幾字後,便抱起了他的身,走向浴室。

  而禇冥漾則是無力地、陷入了沉睡。

 

 

 

  至於……。

  冰炎看著裡頭看似晶瑩剔透的透明彩色玻璃紙包裝的糖果,一閃一閃地在陽光的照耀下,忍不住旋開瓶蓋取出其中一顆藍色包裝的糖,含入口中。

  微微皺起眉頭,果然對自己來說還是太甜了點。

  禇冥漾從後環住了冰炎的腰,一臉好奇著他的動作、開口問道。

  冰炎轉過身來,便吻住了禇冥漾。

  過份甜膩的口感在兩人的嘴裡化開,包裹著糖衣的毒藥深深植在兩人之中,無可救藥地喜歡著對方。

  果然還是上癮了……,冰炎如此思忖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