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南宮的加油打氣(欸取)小劇場。





















                     37℃
               【藥師寺夏碎x雪野千冬歲】











  熱。
  熱燙。
  著實地感到體溫灼傷一般地熱燙著。
  他只是看著少年為他綻放的美麗色彩,富滿情慾的迷茫眼神難得地被他捕捉到少年隱忍到敏感的難受,腿跟部地緩慢移動似乎想掩蓋自己因為難耐而以磨蹭試圖得到解脫的動作。
  只有在這時候,他覺得那少年的一切赤裸裸地被自己擁有著。
  而淫靡的景色盡收眼裡的是自己的指尖淺繞在對方的性器上頭,隨著潤滑液的帶動將肉紅的根部套弄成硬挺的模樣,頂端泌出的體液更是增添了幾許性慾高漲的氣氛。他忍不住張開了口,逗弄著少年的敏感點,含住濕軟硬挺的觸感似乎還可以依稀嗅見少年方才沐浴過後的清香氣味,只要一想到眼前少年只為他一人瘋狂的神情,他便無可自拔地失了控制。
  「歲……。」他低喃著,舔弄著少年飽滿陰囊,緩從根部舔上頂端,可以確實地掌握到屬於少年的所有都被他納入,依稀可以感覺到少年心臟的跳動有力而緊湊著。
  他能夠感覺到自己指腹摩娑的輕柔似乎也帶動了少年的感官,只見那少年伸出手的茫然好似想攫取些什麼一般,夏碎選擇停下了動作任由少年抱住了自己,緩慢地撐起身軀的動作讓他感到難耐,尤其是在少年的性器恰好牴觸了他下半身的半硬挺,稍嫌熱燙。
  少年只是趴伏在床沿邊,主動地將夏碎的褲頭拉鍊給拉了下來,探出舌尖隔著底褲地打著圈,濕潤的溫暖讓夏碎不僅對於少年難得的主動感到錯愕,更多的還是在那少年青澀技巧下、頻頻襲來的快感。
  能夠清楚看見少年不停摩擦著雙腿間的性器,還有那孩子張開雙唇包覆著性器的納入,讓他不自覺地假想著、緩慢吞吐的力道仿如半強暴著少年的口腔,而那少年柔軟的身軀又會為他綻放如何的美麗。
  看著眼前孩子不自覺地顫抖著,似乎可以依稀看見那孩子雙腿根部的性器似乎因為摩擦而起了近高潮的反應。他只是捧起了少年的雙頰,將身下的性器緩退出孩子的口腔之外,右手不自覺地簡單摩擦了下性器,使得更為驕傲地高聳著形狀,貼伏在腹部的濕滑能夠感受得到。
  看著少年半跪坐在床沿邊,從上俯視著少年的姿態,只使得他更想欺負那少年,想渴求更多、也同時想看到更多不同的模樣,關於那少年的所有都想侵占掠奪著。
  就連千冬歲為自己染上情慾的模樣也渴望占有少年專注於自己的目光。
  夏碎貪婪地勾了勾唇,看著眼前孩子不明所以地仰望著他,似乎可以看見那泛著紫金色彩的墨瞳悄然地燦亮著,即便雙頰殷紅的迷茫模樣顯得薄弱。
  「喜歡嗎?」夏碎低喃著,只見少年微偏著頭,微啟的雙唇掩不住方才被他欺負過的充血紅腫,而未乾的淚痕正巧是少年不久前才在夏碎手中釋放的證明,無可自拔地弓起腰部而高潮。
  只依稀聽見千冬歲咕噥的單詞,似乎不明所以自己的問句,他只是重述了次問句,只不過以一種更為惡直的說法換句話說:「喜歡、我狠狠欺負你的樣子嗎?」
  輕柔地仿如惡魔低語,對視到少年睜大眼的模樣,倏地染紅身軀的羞赧。一瞬間將少年的思緒給拉回現實,禁不住想遮掩起身軀卻只得夏碎伸手一拉壓上床的連串動作,雙腿還沒來得及併攏,反倒是夏碎先一步地制止了他的掙扎。
  只要他一動,膝部就會牴觸到對方性器。想及於此,夏碎只是俯低了身軀,更讓千冬歲難掩困窘地撇過視線,他只是看見少年任由自己充滿性意味的低喃灌入了耳膜裡頭不停迴響著,而故作未聞的抵抗依舊還是讓他看見了少年因此又起反應的模樣。
  頂端泌出了些微體液,能夠看見上半身暴露出的大半肌膚更是因此殷紅了遍,乳尖的凸起更是讓他忍不住想更欺負對方而咬上了左乳尖略帶撕扯動作的力道很緩,近乎另外一種折磨讓少年難受地扭動著身軀,抗拒的雙手更是抵在自己的額間表示著。
  「不過我很喜歡。」夏碎只是伸出了手,用指甲搔刮著右乳尖,更是讓少年感到如電流一般的戰慄感,不能自己地弓起了身軀輕叫著。
  「唔嗯……。」少年撇過了視線,半咬著下唇隱忍的模樣更是讓夏碎頗富興趣地繼續在胸口附近徘徊流連著,留下了朵朵吻痕仿如花般的綻放著。
  隨後停留在少年的左耳,低語的言詞更是讓少年不自覺地顫了下身軀。
  夏碎只是起了身,勾起微笑地坐在一旁。
  似乎可以看見少年稍微出神的呆愣神情,千冬歲只是不甚習慣地背對著夏碎以被褥遮掩著緩道出抱歉兩字:「我不是……、不是故意要讓哥擔心的。」
  「所以?」夏碎只是揚聲問道,只感覺那少年輕覆在自己身上的體溫暖暖的,張開的被褥環繞著彼此周遭,包緊了彼此身軀貼近的距離。
  僅此於短暫的沉默,少年只是移動了身軀,坐在夏碎的大腿上頭,伸出手撫弄彼此性器的輕柔更顯得青澀。眼前孩子抵在心窩處的低頭姿態,他可以清楚看見少年頂上的髮旋以及那紅透的耳骨熱燙著。
  夏碎只是制止了少年的動作,將孩子的指尖觸在唇邊,舔拭的暗示意味濃厚。
  少年悶應了聲,似乎多了幾分不願的成分,挺起了身要夏碎扶住自己,右手探入的灰暗朦朧更是讓他有所遐想地盯著千冬歲那張清秀的臉龐看著,好似可以捕捉到一絲可能性的質量。
  他不自覺地伸出右手緩探入少年正逗弄的後穴,隨著方才潤滑液的柔滑已侵蝕了三指順利鬆軟了內壁熱暖的溫度。在碰到少年早已濕透的指腹時、千冬歲瞬地抬起了頭,燒紅的臉恰好對視著彼此的瞳眸,讓夏碎不自覺地氣聲吐出更為惡劣的話語。
  「撐開。」只見那少年極其不願地撇開視線,卻依舊照著動作的羞赧模樣全收入了眼裡。
  只感覺那甬道觸及頂端蕈狀將其撐開了更為大幅的弧度,最後隨著少年坐下的力道深入於裡。皺緊眉心的起初不適,短暫停頓了兩三秒後孩子才扶著他的雙肩起伏著,柔軟的肉壁咬合自己的形狀,契合了他們兩人的身軀,更是無可救藥地渴求對方。
  可抽動的速度緩慢地讓人難耐,就連夏碎都看得出千冬歲無法抒發的難受,可他沒有任何打算的動作,只是寧願隱忍著自己的慾望,就為了等待對方的開口。
  不耐地往上抽動的力道顯得輕緩,讓少年本能地低吟出聲。
  「別、……。」話還未完,千冬歲只是再次移動腰部的深淺,任由夏碎的性器在自己體內勃發著性慾,試著加快速度地還抱著對方的肩頸處,可仍然稍嫌緩慢。
  「歲的這裡緊咬著我不放呢、好色情。」情色的話語再次地被吐露出,只得那少年近乎求饒的低喃:「哥、別這樣……。」
  「這裡、還有這裡是誰的?」夏碎低問著,指腹從少年的唇緩然劃下,輕柔力道不時按壓著皮膚造成了深淺不一的痕跡,指甲搔刮出的粉色更是明顯易見。
  「……是、是哥的。」他只是忽地環抱著少年躺在床褥上頭,任由少年驚愕的神情捕捉入眼。翻過身也連同地感覺性器在對方體內摩擦內壁成圈,隨後少年的雙腿被彎曲至胸、穴口的暴露讓孩子稍嫌不適地勾彎了腳趾。
  他緩然地抽出了性器,濕淌淌的隨著潤滑液排出體外。
  「嗚……。」千冬歲的低吟更是明顯地表示沒有充分因方才的動作而滿足。
  夏碎只是惡趣味地在穴口邊摩擦著,頂端溽濕的溫潤更是令少年敏感地收縮著私處,就連孩子肉粉色的器官都巍巍挺立抖動著。
  看著孩子忍不住伸出手套弄器官的動作,更是使得夏碎趁其不備時硬生生地貫穿孩子的身軀,長驅直入地直搗深處。
  「唔嗯──。」弓起身軀大幅顫抖著,他只感覺溫熱的內壁緊緊咬合著自己性器不放,深淺不一地探索著孩子敏感點,隨後直擊該點的緊縮。
  他的情感一直以來都很扭曲地愛著,無論是在什麼方面對待少年都是如此。
  那是他的方式、之於情感表達的不擅言詞。
  所以他寧可就是欺負著少年,攻城掠地那人的所有,即便思緒也是。
  而更多的是在他看見孩子身上的一抹紅彩時,才恍然地意識到千冬歲是多麼亟欲追逐自己的身影而上,競逐在後頭地努力向前著,卻也同時絲毫未察地、在身上造成大小不等的傷口。
  「作為替身是我的責任。」身上的紫袍隨著狂風颳起,夏碎只是低喃著,似乎可以看見少年雙瞳裡頭的不諒解:「所以,履行責任是我的義務。」
  當時的自己以這種稍嫌卑劣而笨拙的手法,就連搭擋都不禁嘲弄了自己幾分的心機,大概也只能騙過千冬歲那放入了全心全意的相信成分,純粹地讓他感到無奈。
  就是因為這樣的孩子,所以總讓他移不開雙眼、也放不下的無法控制。
  或許已然到了一種失控的地步。
  「唔啊啊啊啊──。」少年柔軟的身軀只是大幅弓起,雙手無助地遮掩自己難耐的神情,隨後被夏碎給制止了住:「歲……。」
  他只是俯下了身段,緊抱著少年,以更為貼近的交合姿勢侵占少年的所有。
  被肉壁包覆的性器正高漲著情慾,恣意地在緊縮而敏感的甬道裡頭抽送著,似乎可以進一步地得到少年的注目一般,在每每點擊到那近乎讓少年高潮的敏感時,總能聽見那破碎不堪的單音節從少年的嘴裡吐露而出,難以合攏的雙唇更是因此流出了水液。
  少年只是承受著這樣的衝擊,興奮的性器也因此滲出了不少體液,整根紅肉狀的器官隨著夏碎的抽送速度,也跟著搖晃摩擦著夏碎的腹部,濕黏地早已洩出了不少精液。
  體溫升高的熱暖,讓彼此的髮絲都因汗水而溽濕了床褥。交合處濕淋淋地,稍嫌黏滑地讓人感到不適卻又意外地興奮。
  就如同交配的獸一般,夏碎思忖著,只為了自己的母獸而高漲著慾望。
  顯得猙獰的性器正攻占著少年的蜜穴,甜膩地讓他感到上癮。
  「嗯哼。」鼻息顯得紊亂,少年的雙眼早已因為這樣的性愛而感到疲倦,生理反應卻一再地讓少年感到興奮難耐。
  只聽見少年即將又到了高潮的反應地陣陣低吟,說著別字。夏碎隨後更是用力地挺入,將少年的左腿給抬起,以另外一種角度恣意地讓少年為此瘋狂。
  吐息紊亂、大口吸氣的難受感更是讓孩子不自覺地收緊了肉壁,咬緊了正快速抽插的性器。
  讓夏碎近乎有種高潮的錯覺。
  雖然倒也快了,可他只是輕吻著少年忍不住哭泣的眼瞼,低喃且更為惡質地索取少年。
  「歲……、小歲。」在少年高潮的痙攣顫抖過後,夏碎也受不了肉壁的緊咬熱燙,也隨著少年大口喘息之際,勃發了慾望、隨著精液的溫熱而性器半軟地停留在孩子裡頭,而緩下彼此吐息。
  少年只是無力地環抱著自己,下意識地低喚著他的名。
  這樣的無意識舉動,使得夏碎不禁勾彎了嘴角,輕吻了少年的唇角、輕啃了左耳骨邊細喃著話語,那些他不曾吐露出過的情話。
  無可救藥地上癮。
  那少年仿如毒藥一般,總是讓他移不開目光、更是不能自己的渴求更多。
  貪婪地、收緊手臂力道,以最大現值地可能性深愛著。
  「歲。」他輕吐著,抱著孩子緩然入睡。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fe9682
  • 好美的一篇H/////
    床戲原來可以寫得這麼細膩,真的好棒w
    請問可否轉載至百度夏千吧,吧内太清靜,需要更多文去活躍氣氛
    會標明作者和出處的,拜托了
  • 日安,感謝你喜歡這裡的文字。轉載可以,有標明出處、作者與告知即可。

    Noir 於 2014/07/10 14: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