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小提醒:持續有愛崩壞一直線,
   據艾姐姐小精靈的說法有看到淡薄安冰成分。(不負責任跑走)




















  「該死的!」直落冰點的暗啐言詞,冰炎簡直怒火中燒的模樣,皺著眉心的不快明顯可見。
  恥辱。 
  天大的恥辱,大概一生當中最為恥辱的一件事莫過於此。
  「你這該死的傢伙,給我滾開!」莫過於就是被一個不是很成才又愛騷擾自家小學弟的某鬼族高手給坐在屁股底下,兩人的動作恰好形成了一個似於小孩子騎馬馬的舉止,又好死不死被自家小學弟、據今好似還沒有追到手的暗戀對象給瞥見了這一幕。
  大概不僅僅於驚恐,應該說是可怕到世界毀滅那幕的違和畫面。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請慢慢來沒關係就當我是隱形人就好抱歉我這就離開不打擾了謝謝。」一氣呵成的開門傻眼轉身離開關好門的動作,也大概是冰炎看到褚冥漾的動作最為流利的一次。
  「該死!」冰炎又重重地罵了聲。


40、山茶花【微冰漾】


  冰炎一直看不順眼安地爾,這是無庸置疑的事情。
  當一個中年男子硬要裝年輕裝悠閒裝痞子裝帥氣的同時,他只看見褚冥漾那少年一臉尷尬地看著安地爾的神情略帶了點羞澀跟無奈的情緒,雖然他的重點幾乎擺在褚冥漾那張困惑的側臉聚焦在上頭,想狠狠將安地爾給踹到一旁的牆壁上黏個三天三夜最好不要擾人清閒的衝動不斷地浮上心頭時,冰炎只是又戳開了蜜豆奶的鋁箔插入了吸管,用不到三秒的時間喝光丟掉。
  想歸想,但偶爾能看到那少年那章略帶了點小憂鬱的難得神情其實倒也不錯。
  只不過那總是趁他不注意跟恰好出任務的時間,想追自家小學弟的野心似乎又更勃發了明顯。三不五時請個咖啡蛋糕的討好攻勢雖然是很老梗,但通常只要有蛋糕兩字就可以輕鬆拐到褚冥漾笨蛋少年一個的機率高達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就連褚冥玥都說隨便一個人拿蛋糕柺她弟應該是都可以成功的。
  尤其是限量兩字。
  人總是會為了限量兩字不惜任何一切跑百米、人擠人的擠爆人之後再搶破了頭,就為了那兩個字的限量商品。
  雖然這一貫的促銷手法屢試不爽就是商人做噱頭的方式,褚冥漾就是那種聽了限量兩字會乖乖排隊,說不定商品誘人一點就會好幾天夜排的那種傻孩子。
  當然,孩子還是會挑一點的選蛋糕跟遊戲之類的商品就是。什麼周年慶之類的就嫌麻煩不太會去排,即便褚冥玥還是會有時候叫那少年去卡個位子就是。
  更別說當冰炎拿出黑袍萬用貴賓級豪華禮遇卡時,褚冥漾那清晰可見的佩服羨慕更是讓冰炎頗有優越感就是,不用排隊就可以輕鬆領取的好方便更是讓他好幾次都獲得少年許久的滿足笑容。
  是誰說精靈總是淡然處世的,冰炎倒也不這麼覺得,雖然他倒也不是全然的精靈血統。佔了各半精靈與獸王的血液所形成的他,倒是常常遇上了褚冥漾的事情就自動轉換成獸王血統的暴衝,偶時的愛的教育常讓他看見那略含著淚光閃閃的少年一臉小媳婦可憐又可愛的模樣,這也大概是因為那少年時常的不自知產生了許多後續蝴蝶蜜蜂蟑螂螞蟻等小蟲子的追逐。
  例如安地爾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冰炎很不想提到那傢伙。
  雖然原因很簡單是看不順眼,不過後續發展的分支開關更是讓他看那傢伙的臉越看越討人厭,即便有時候倒也有點喜感。
  「……亞那的孩子。」每次起頭都只會用他笨蛋老爸的名字,除了懷念千年前他們兩人根本就沒有多少的記憶,就連微勾起的嘴角都看來猥瑣幾分,就好比像是發福的中年失意男子一般,總是想著不三不四的模樣。
  簡直到了一種莫名的厭惡以及惱怒的地步。
  千篇一律的話題總是老梗到不行,一開口就知道自己等一下應該要回什麼話的問題總是同樣的字、同樣的順序、同樣的語調、同樣的令人厭煩。
  到了一種不堪其擾的地步時,就套用於莫非定律的每況愈下、總能讓人感到生命之中的淒慘落魄莫過於此。
  就是安地爾自稱結實的俏臀給坐在他冰炎的身上,尤其還是小孩子最愛的騎馬姿態。
  簡直就是一生之中最大的敗筆以及恥辱。
  更別說褚冥漾還恰好打開他自己房門時,落荒而逃的那模樣就好似他走錯房間看見了錯事。
  ……即便那間房間是褚冥漾的,而他們的確是擺錯了動作。
  冰炎已經懶得去理會自己這身的狼狽模樣,爆符還夾在食指與中指之間。還沒能準備丟出去的同時,那一剎那、眼前原本要騷擾自家學弟外加偷襲可能的鬼族高手就以極其詭異的跌倒方式給坐在他老大的身上。
  左腳絆到了右腳,之後撞到了旁邊的書桌,向前撐住床鋪未果,不慎推倒了冰炎那還未反應過來的錯愕。冰炎雙手撐在地板,雙膝跪下、而就這麼恰好的那該死的鬼族高手就這麼連續動作安然無事地坐在他的身上。
  毫髮無傷還重重坐下、坐得還挺像美人圖的模樣。
  只不過就是椅子成了冰炎,美人成了安地爾那該死的傢伙。
  而且重量還沒有輕到哪裡去,幾乎讓他感到腰部閃到的差點無力。
  暗啐了一聲,就這麼恰好地褚冥漾回來就瞥見了這一幕。
  冰炎大概這一生當中最為恥辱就莫過於此,被一個不是很成才的鬼族高手就這麼坐在底下,而且對方還跟情敵兩字幾乎畫上等號,然後被暗戀對象給看到的連續動作更是令人感到深感無力的無奈,滿腔的憤怒讓冰炎感到恨不得將對方給碎屍萬段。
  雖然平常就已經是這副模樣,倒也不差這一筆。
  但也因為這一筆,有了更充分的理由可以讓他宣洩這根本就是場誤會中的意外。
  更別說他今天還難得不用出任務,打算邀褚冥漾一起去商店街上走走停停地四處看看也好的粉紅色泡泡的預定計畫,一切都被安地爾給打壞的意外更是讓冰炎想活活燒死對方的衝動。
  「既然凡斯的後人都走了,那我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隨後安地爾只是屁股拍一拍,口吻之中略帶了點恐懼的成分,冰炎沒有開口、只是抓住了對方的肩頭運用了能力燒了對方明顯是便宜貨的大衣。
  「給我滾!」冰炎只是差點將對方全身上下可以遮蔽的衣料給燒個精光,然後看見了眼前中年男子的滑稽模樣一點情緒也沒有的森冷。
  更是暗啐了幾聲,瞥見了自己原本放置在褚冥漾桌上的小盒子,是這幾天任務意外的收穫、可以帶來平安的手鍊、上頭還有山茶花的刻紋。
  冰炎只是嘆了口氣。
  那個可愛的笨拙少年肯定又會胡思亂想,更別提之前才聽說褚冥漾對於安地爾的騷擾行為已經出現了一種微妙的混淆產生。
  冰炎只能轉開了房門,看著坐在隔壁房門前少年、一臉困惑的神情。
  肯定是被誤會了,他無來由地想著。
  「唔……,安地爾怎麼沒有跟學長一起出來?」褚冥漾只是微偏了頭,試問著:「那個……,是不是吵架了?」
  這下、冰炎更為確定了那少年那貧瘠的思緒肯定是在想些天馬行空簡直就是不可能的連續劇情節,果然這幾天還是得禁止對方跟那隻五色雞一起看什麼原世界的連續劇。
  那少年果然是笨到一種讓人無奈的可愛地步。
  而他現在卻只想將那個該死的傢伙給驅逐於他的人生之外,最好消失在他眼前最好。
  「該死的!」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