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紅薔薇【蘭尼】


  薔薇綻放,就如同你們的愛情。
  艷紅而美麗。


  他狠狠地吻住了對方,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就這麼冒犯了自己長久以來仰慕的主人,他想他是瘋了,瘋狂地徹底。
  對方回吻的激烈,牽引出的銀絲被拉長了出來,隨後你啃咬對方的鎖骨,只在耳邊聽見來人悶哼的聲嗓,似乎對於自己的作為感到別有一番風情,沒有抓住他的雙手反掌主權,而是任由自己的主動行為繼續下去。
  他真的瘋得徹底,思忖著下一步該怎麼行動之時,便聽見了對方在耳邊細語的呢喃嗓音誘人,想也不想的解開了那人的襯衫,露出了未經陽光久晒的白皙膚色,卻隱不了對方精幹身軀的結實,那身軀是迷人的、他想著,延著肌理紋路碎吻而下。
  隨後他停在腰間的部位上頭,他細啃著腰骨的部分,倒是獲得了對方的愉悅嗓音。
  「很好……。」來人摸著他的髮絲,能夠感覺到他的呼吸漸快,他特別感到一抹勝利的滋味,掌握主權的那般誘人甜美,可他停滯了動作。
  即便來人總是對他如此溫柔,可接下來的舉動可羞人地讓他無法繼續下去,他能夠想像自己那羞澀的情愫蔓延在指尖上頭,而無法反應出該怎麼觸碰那人的熱燙存在。
  「怎麼?」來人揚起了一抹笑容,食指間勾起了他的下頷問道,他看見了那人眼裡的情動不亞於自己,彷彿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一般,最後他撇過了頭說著沒什麼。
  他是打算今晚獻給那人一個不一樣的夜,可、他退縮的原因止於這般窘境。
  「沒關係的。」對方揚起了笑容,似乎看穿了他的思緒,便是再一次的唇舌交纏。



  他思忖著。
  尼羅看著蘭德爾望向窗外一副若有所思,不是很了解少爺的嘴角為什麼最近一直上揚著,而手中的書本卻都只是記載著密密麻麻的術法,他走上了前再添上了熱茶。
  側臉上頭的弧度很淺,卻又讓他感到深刻無比。
  「少爺,是否該起程了?」他問道,只見來人回過了頭沒有多語地看著自己。
  「是麼……。」他感覺到對方的眼神似乎深邃了幾許,可不明白那是什麼樣的情緒,只知道每每在來人思考時總會出現這樣的神情。
  「不了、取消。」蘭德爾說著,指腹撫過杯緣:「今天就待在這裡好了。」
  「是的,少爺。那請問晚餐依舊麼?」蘭德爾停了一會才緩口回道:「隨你安排。」
  「是。」他打算揖身走出準備晚餐的餐點,只得蘭德爾要他再陪自己多待一段時間的命令,尼羅也只好點頭回應,但依舊不明白蘭德爾的心思放在何處。
  他在意,可卻也不想跨越自己身為管家的身分,自己是不應該過問太多。
  即便蘭德爾說明自己不必要過於拘束於這種身分,可以自在一點、也從來沒將自己視為管家的那般存在。有次、他道著那段話語輕吻著自己的嘴角:「比起管家,我倒希望你成為情人。」
  當時的自己無法反應過來便是奪門而出,後來只得那人郎聲笑著說:「只是開玩笑的。」
  可、他卻也沒有漏看掉那人稍稍回過身的那般惆悵。他知道,對方是認真的;但卻無法正面回應他的感情,只因為他早已習慣這層關係拘束了對他的情感,這麼顧自以為著。
  認為著他對自己的熱情,只不過是隨口開開的小玩笑罷了。
  同時忽略了蘭德爾那雙眼瞳裡頭的情愫早已不僅僅如此,尼羅很清楚,卻也不知道怎麼回應。
  在一次的醉酒,他們彼此意識模糊、草草地就發生了肉體交纏的關係,他能夠感覺到對方進入自己的那抹刺痛感強烈,似乎將自己的意識給拉了回來,特別清晰。對方呢喃的話語則讓他一再地淪陷下來,他想著、如果就這麼改變了彼此的關係,會不會有那麼一天總要分開?
  思緒突然冷卻了下來,只感覺到四肢冰冷,他卻意外地才發現自己原來是跟他一同的。
  只是自己從來沒有正視過。




  思緒再度停止,蘭德爾敲擊了他的酒杯。
  他突然想到自己不久前的想法,忽然興起了心頭上的脫序舉動。
  如果就這麼赤裸裸地坦白,之後會怎樣、他想賭這麼一次,而籌碼就是自己。
  「少爺。」尼羅喚著,只見蘭德爾抬起了頭看著自己,他便是傾近下吻。
  雙手將對方緊錮得緊緊地,感覺到對方的雙手環繞自己的腰間,他閉上了雙眼根本不想看見對方的神情究竟是如何,無論是錯愕、還是跟自己一同,他都無所謂。
  嘖嘖聲在耳膜間鼓譟著,他想、或許這次真的是豁出去了。
  「尼羅……。」對方喚著,不自覺地自己貼近了對方的身軀,感受到來人的溫度。
  而後,意識漸漸脫離自己的操控,尼羅不禁有些後悔那天自己的舉動大膽。




  「怎麼?」蘭德爾揚聲問道。
  「沒、沒什麼。」尼羅只感覺到蘭德爾的雙手正不安份地在腰間游移著。
  充滿曖昧的暗示行為。
  隨後只見對方將一朵紅薔薇別在自己的胸口處,輕吻。
  最終、他羞紅了臉,而蘭德爾一膝著地的半跪姿態則是擁著自己許久。
  近乎宣誓般的動作。
  於此,那朵紅色薔薇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