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在你眼中的他一直都是尊貴無比的存在,卻始終不肯坦誠你對他、早已深深植下那名為愛情的情愫,因為什麼、你也說不出口。
  你又說了,喜歡他嗅著玫瑰那馨香的那一瞬,總覺得他與玫瑰之間相襯不是沒有原因的,彷彿他們之間僅僅相連的關係,僅次與你和他知終的羈絆。
  看得出那眼神終總是述敘著有關他事物的你,早就已經陷在那曖昧的情緒之中,只不過被你不甚坦白地否認掉了。
  而你喜歡的方式,就是默默地為他付出時光的陪伴,這就是你一慣的溫柔。
  你說這是責任、卻也不說上來什麼樣的責任。
  早已不可抹煞的、喜歡上了,對吧!
  如燦爛星光般、絢滿了你的世界,任由那深幽的藍與紫相容的眼瞳色彩在一旁看著,讓你那天空藍的眼眸,頓時因他而發散出美麗的澈藍天空。
  你一直都知道的,只不過不願去坦誠罷了。



46、滿天星【蘭尼】


  蘭德爾看著手中的小花,小巧可愛的白花卻確實實地待在自己的手掌中,雖然不是自己慣用陪襯的紅玫瑰,但不由自主地讓他聯想到那人。
  總是陪在自己身旁不發一語,認真的神情、專注的眼神,行為舉止樣樣適宜,是個稱職的管家這話一點也不為過,只不過他希望的、更不限於管家而已。
  雖然亦師亦友的存在著,但不難發現他始終是刻意地與自己保持一段距離,雖不算是很明顯、但蘭德爾終究還是不難發現到,尼羅的動作是經過種種考量過的,也許不是那特意精心計畫的,只是下意識地會強調這種關係的存在感過強罷了。
  對此,蘭德爾顯得有些頭疼,揉了揉自己的緊繃過度的眉心,藍紫色的眼瞳顯得有些混濁,長吁了口氣,向下延伸著關於那人的事物。
  這時尼羅遞來杯水,關心地問道,口吻中的擔心明顯意見、只不過在他那公式化的口氣中,更顯得有些彆扭,就如同他始終不肯對自己表明許多事情一般。
  很多事情,他無法清楚地了解尼羅下一步的想法,在他那冷凜的臉色中,無法辨認出那多餘的情緒波動,或許有時候是會小小驚訝於自己對他的曖昧舉動,但大多都被他微紅的臉色給壓了下來,這樣的他、始終讓自己捉摸不清。
  「不舒服麼?」尼羅問道,蘭德爾搖了搖頭,沒多說什麼。
  對那人,他只不過是想對他再好一點、而他卻一味固執地要攬一大堆責任論到自己身上,或許他是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已經越過了這表面的關係,但自己是確確實實地明白著,不可否認、也不可抹滅的事實。
  是不可能如此輕易就能夠說出這是玩笑話的話語,認真的、看待著。




  自己曾經如同孩子一般好奇地想要去聽聽每樣樂器的音色,笨拙的手指在每樣樂器上頭滑動敲擊著,當時的他仍是個不甚懂事的孩子,打算每樣都稍稍涉獵一番。
  而琴音是最讓他愛不釋手的。單音的落下,好似自己能夠為此彈曲著這世界轉動的配樂般,靈活落下黑白鍵間的每一點音,最後止於那和絃。
  無疑地,讓世界的色彩點輟上一層美麗的音符。
  因為自己曾觸碰過琴音的緣由,在一次與他到原世界參與一場盛大的音樂會,鋼琴的獨奏讓他不禁地又勾起那段喜歡那跳動音符的日子。
  待音樂會一結束,謝了幕過後、人群皆散,剩下他們倆人之時,自己衝動地牽起他的手走上舞台,待著些許任性的命令著尼羅彈奏一曲。他原本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會鋼琴的彈奏,而後在自己失落的神情一出現後,手指間的流動便開啟了鋼琴的音色。
  或許可以說是不成旋律的,只是單音單音的斷續點著。
  尼羅憑著自己那曾經聽過的旋律,一點一點地指下,蘭德爾突然就這麼地呆傻地直看著那一幕,尼羅的眼神中、總覺得好似多了些什麼自己沒發覺過的事物,整個世界晶亮了起來,一眨一眨地閃著他那微亮的小小光芒,也一絲一絲地將他的情感給一層層地給剝開來。
  那一幕,讓他印象深刻,無來由地開始渴望起再次見到的那一刻。
  想成為那個那旋律一般,讓尼羅的色彩能夠是自己能力所及地點點燦亮著,天藍的靈魂之窗會永遠澈藍著,自己是如此期許著,卻找不著方法地了無頭緒。
  他還記得,之後的自己一步一步地走過去,尼羅因為自己的腳步而停下了彈奏的動作,看著自己跟著坐下、微笑,單音再次鍵下,而後成了曲隨興而起的調。
  蘭德爾看著尼羅看著自己彈奏而停下的動作,拉起他的手,一指一指的彈奏了起來,像是在教導他一般,兩人貼近的距離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接近,彷彿能夠感覺到對方的溫度與心跳,接近心房般的、就連呼吸就能夠同步著。
  他不自覺地揚起笑容,就跟小時候一般喜歡這琴音喜歡得不得了一般,這心情也在尼羅身上逐步放大了開來,是那種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心情,也許自己那孩子般的個性一直以來都沒有成長過,笨拙地只能用很喜歡這三字來形容自己那份喜愛的情緒。
  不知道什麼時候便種植而下的感情逐漸成長茁壯,蘭德爾一點頭緒都沒有。

  就喜歡上了,不知不覺。





  蘭德爾看著自己隨意摘下的可愛花朵,其姿態蓬鬆具立體感,有種朦朧的感覺頓時在心頭蔓延了開來。總是陪襯著其他花朵而隱於一旁默默地,什麼話語也沒有多說、任由其於花朵爭奇鬥艷地將艷麗色彩綻放了開來,火辣辣地毫不隱藏殷紅的色彩,其次的則是那鵝黃小巧、粉色羞澀地半開著。而它,則是一抹潔白的在一旁看著,忠實地毫不帶走任何色彩。
  就如同那人一般,不會渴求那燦爛光源。
  他下意識地抓了抓自己亞麻色的髮,思緒又飄了很遠很遠。
  尼羅看到了蘭德爾的動作,是不解卻又無意間瞥見那嘴角邊小細微的弧度,為此、他撇過頭沒多做什麼動作。
  若說他在意,不如說是希望能夠分享。
  自己的那份情緒,根本就如同孩子般的行為,永遠長不大的樣貌。在適時,自己會衝動地不能自己、為了他,為了僅存下的淡淡情愫;但大多都只是個聽著指示命令,一旁旁觀或接受的孩子。
  他忍不住在心裡自嘲自己,苦澀蔓延了整個心房、心室,至全身。
  到頭來,可能也只是自己的一味奢望。
  琴音再次流敞了出來,尼羅愣了下回過頭,熟悉的景色再度浮現。
  那是,自己跟蘭德爾第一次一起去原世界的第一場音樂會,幕落之後的兩人,從未此接近過。他明白,是自己刻意的舉動才會迫使有這段不甚明顯的距離,而當時的自己不由自主地跟著蘭德爾的琴音,感情傾瀉了一地,只是就連自己都沒發覺,在他的指間碰觸到自己時,會有另一股渴望浮現,那溫度是自己眷戀的。
  緩慢地和絃奏下,他認真的隨著他握著的指一點一點的鍵上那黑白相間的琴鍵,單音單音的在偌大的會場中響起,更多的是他再自己耳邊所說的每字每句。
  雖不上是泥軟傾訴的綿綿情話,根本打不上邊的、代導著自己的彈奏方法。
  但他確確實實地感受到自己的某一小塊,正逐漸改變。
  悄悄地萌芽了開來,不外乎什麼主僕關係頓時被自己給忘卻了,卻想要更進一步地、真實聽見,那人的想法。
  「還記得,自己小時候是多麼喜歡這聲音……。」蘭德爾的聲音就像是開啟了故事裡頭的序曲一般,逐漸敞開的大門、迫使尼羅好奇地進入那塊沒能一同參與的事物。
  「嗯,那之後呢?」尼羅好奇地問著,不時地答問著、兩人好似真能無所不談,而琴音間間續續地,迴響。
  耳邊似乎能夠聽見那小小細微的,呼吸聲、鍵音、與當時他們欣喜的笑聲。
  「很少看你那麼地出神。」待自己回過神時,蘭德爾早已站在自己面前,伸出手撫在自己的臉頰邊,微微泛紅。
  「很抱歉,少爺。」尼羅微微地想避開蘭德爾那炙熱的眼神,卻發現自己不自覺地眼神相對於他,看著那藍紫色的眸、不由自主地定格了。
  「你沒有對不起我,不用向我道歉的。」回道,不著痕跡地鬆開。
  「少爺需要什麼麼?」尼羅試問著。只見蘭德爾伸出另一手的掌心,那細小白花正在上頭。
  「那就走吧!」蘭德爾笑著說道,空著的一手則拉起了尚反應不過來的自己,走出。




  看著蘭德爾的動作,蹲在花叢中與那些雪白的花叢一同。
  尼羅好似能夠依稀看見小時候的他那抹天真可愛的模樣,燦爛地笑著。坐在鋼琴前頭那份興奮樣貌,跟著琴鍵流淌而出的那份情感,許多突然而來的思緒全冒了出來,更多的思緒是想、再次跟他一同分享自己所不知道的他。
  「給你。」蘭德爾說著,一小束的滿天星便被尼羅接過手裡。
  他笑了出聲,但自己卻摸不著頭緒。
  「千萬別隨隨便便就收授別人送你的花,知道他的意思麼?」問道,轉過身去。
  尼羅想了想,表示不知道,隨後來人的聲響便道出了解答。

  「喜悅、衷心喜歡……,愛憐。」尼羅便怔了住,七葷八素的情感頓時雜亂地不知從何理起。
  「明白麼?」來人向前一步,在尼羅看來是離他遠了一步。
  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那種感受,只是顧自地認為是該這麼伸出手抓住他,便碰觸。
  「啊……。」他輕呼了聲,順著力道,面對著面。
  「代表我一直以來想說的,僅此。」話一落,他便鬆開了手上的力道。但尼羅沒有鬆開反而抓了緊,那天藍色彩頓時有些潤色,像是想說些什麼,雙唇卻顫抖地連詞說不上口。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只要點頭或搖頭就好了。」小聲地在耳邊說上,蘭德爾像是將桌上的籌碼給全盤脫了出,孤注一籌。
  「喜歡我麼?」很簡單很簡單的問題,無關那多餘愛情的事物。
  只不過是單純地、想知道自己是否是他所想的一個責任罷了。

  只見尼羅愣了下,便顧自地搖了頭,蘭德爾嘆了口氣。
  「很喜歡、很喜歡……。」隨後用力地點著頭,尼羅低著頭、細微的聲嗓說著。

  「這樣麼……。」蘭德爾沒多表示,看著那被渲染成晚黃色彩的天空,若有所思。
  無來由地,好像開始喜歡上了,無奈思忖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橘君
  • 文風好棒!!蘭尼超溫馨><
  • 訪客
  • 很可愛的尼羅啊…
    就是這樣的管家吧!
    有點害羞,重責任感,因為喜歡上了所以遲鈍……
    蘭德爾的運氣真好,有個死心塌地的優秀管家(兼差戀人?!
    ^^真治癒的一篇文啊~
  • 蘭尼這對的互動模式我想大概就是這樣的溫馨小品,
    但其實這對的性格總是在撰稿時稍感苦惱就是w。

    Noir 於 2013/06/30 19:28 回覆

  • 禦离
  • 唔…上次來騷擾大大好像是很久以前了><
    尼羅真的是很可愛www不過伯爵您的癡情…怎麼辦,我居然有點被感動到了……
    鋼琴那一段真的很喜歡~~~
    伯爵賭上一切,就只問…喜歡我嗎?那種有點揪心的感覺真是太犯規了啦ლ(゚д゚ლ)
    尼羅明知道花語,還是收下的舉動,根本就也喜歡很久啦((羞
    有點笨拙的一對戀人…好像喜歡上了嗎??
    超級可愛的www ((自重不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