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蓮花【九六】

  他以為,他們兩人相仿能夠一直攜手走到最後。
  畢竟那人總是不喜歡自己身為羅耶里亞的一份子,什麼血腥、殺戮、肉軀的成分在腦中盤旋並不好過。就對那人而言,他只適合活在光明底下,正巧跟自己相異的個性。
  他一直以為那人存在是自己存在的意義,就以自己孤僻鬱悶的特色,除了他之外,自己的世界便一無所有。
  他真的這麼一直以為,直到在聽見那人的噩耗時,他如此相信著。
  「屍體什麼的,也找不到。」只聽見來人敘述著,隨後被自己衝動而顫抖的指尖給卸去了頭顱,一聲聲響落地,就如同他那不堪一擊的心臟一同,沉沉地、落入心底。



一、
  你還記得那人總是會將你的瀏海給撥至一邊,一雙美麗的瞳眸便望向了他,那是你所不懂、而他所執著的。
  「九瀾。」他喚著你的名,輕輕柔柔的,就如他對你笑的弧度一般,淺淺地卻意外地讓你感到無比燦爛。那是那人獨有的特質,無來由地單純而乾淨,完全不似於一個殺手出身的家族份子。
  可他也不喜歡這樣的生活,你明白他所嚮往的無外乎就是個平凡不過的單調生活,你偶時也會認同他的想法,想想、這樣其實也不錯。
  「出去走走好麼?」他問道,你知道你從來就無法拒絕他的請求,只因為他眼裡的那抹清幽無法忽視,而顯得你們兩人的相處是不可或缺的,在那人心中不可或缺的唯一救贖。
  「嗯。」你應了聲,收拾了桌面上頭的東西,被他輕輕用手撫過的瀏海被塞在耳骨後邊,過份接觸不少光源的你稍稍瞇起了眼,意外地開始不適應這樣的對待。
  對你來說,過於燦爛、過於光亮,可卻無法抗拒那人對你溫柔的一切。


二、
  「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呢?」他問著,總是掛在嘴邊的問詞你從沒有正面回應過:「不知道,可你不也做得不錯?」
  「但就是不習慣這種生活,好像一天沒有接觸到鮮血,手指就會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他回道,看著自己攤開的雙手間,似乎上頭還殘留些血液的溫度,眼裡的恐懼雖淡薄、可你清楚看見了那人跟你相仿面容出現了這般神色,就彷彿自己也害怕著。


三、
  「六羅。」你忽然喚了他一聲,不是以往的老六,這聲喚得連你都不曉得為什麼。
  只見眼前人回過了頭笑了出聲,向自己伸出了手。


四、
  隨後眼前的身影漸漸淡去,只見一旁的蓮花一朵朵地開,水流將那些花朵給遠去,一同地將六羅的身影給送走。
  你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他,再度消失在自己眼前。
  再一次。


五、
  隨後你看見了那蓮花並蒂。


六、
  不久後,你看見了那人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你的眼前,你似乎感到震驚,卻也超乎自己意料地冷靜。
  「我會救回他的。」你如此對著那總是叛逆表現自我的弟弟說著,對於他眼裡的那雙黯淡的金眸說著,你無來由在他的身影上看見了當初自己不願相信事實的影子。
  你明白他是大吵大鬧過後才慢慢接受那人不在的真相,不似自己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相信過。特別難以確信那人的確存在,可是是以一種他們所不熟悉的形態。
  「六羅。」你稍稍唸著他的名,闔上了雙眸。
  你似乎有些明白那流轉在腦中的那夢境,蓮花並蒂的最後一幕所代表的意義。
  而你存在的意義,似乎也從來沒有改變過一般,稍稍地揚起一抹弧度,那漆黑如夜的瀏海遮住了你的神情,那是抹溫柔的笑容、如同那人總對你笑的那般。
  因為你們相仿,而存在。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