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女僕裝【蘭尼】


  「我是你的誰?」他問著,勾起一抹笑容。
  「我的主人。」謙卑的姿態讓你沒有察覺到他的那抹笑容頗有深度。


  尼羅看著一旁的墨色少年低著頭不語,他似乎能夠猜測到那名冰與炎的殿下又起了什麼惡趣味要那少年做什麼事情了。
  一旁的蕾絲滾邊的澎裙女僕裝被擱在沙發上頭,蘭德爾坐在一旁帶著一抹笑容,可尼羅並沒有發覺那笑容的詭異跟過份燦爛,只見將目光看著身旁的少年低著頭沮喪的模樣有些不忍心。
  「還好嗎?」褚冥漾點了點頭,抬起了頭說著沒關係:「誰叫我跟學長賭輸了。」
  隨後看那少年認命地拿著那件裙裝走回房間似乎要換上一天,做為那殿下的專屬女僕。還好只是在黑館這棟不大的範圍內活動而已,不然依那少年的個性怎麼可能會認命地走上房裡去換上那羞人的裝扮。
  更別說那套裙裝即便那少年纖細的身軀都顯得分外小件後,裙襬的部分更是短得可憐,別說動作不方便,還有暴露的風險。
  而且他似乎也看見了那人手裡拿了件蕾絲邊的白色布料。
  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般事物……,尼羅無來由地感慨著。




  那是不久後的某一天,尼羅突然感到十分後悔的一天。
  「尼羅。」蘭德爾揚起了一抹笑容,可眼神裡頭的若有所思卻掩不了,對方問出了那句話,自己稍稍揖了身回應著,只得來人的一個滿意微笑後,尼羅便後悔了自己這樣的說法。
  即便即使再給他第二次機會可能還是這個答案。
  「主人麼……,尼羅、我不想讓你繼續當個管家。」蘭德爾說著,尼羅偏了偏頭似乎對於眼前人的說法感到一陣錯愕,還未問出原因便得來人那句頗富惡趣味的話語:「當一天的女僕怎樣?」
  「啊……。」他驚呼了聲,隨後便對方撲向牆邊,一顆一顆的鈕扣便眼前人強勢地解了開,白皙的胸膛便暴露在空氣之中,因為微冷而瑟縮了下。
  隨後蘭德爾細細地將指尖停留在那塊肌膚上頭,有些搔癢地讓尼羅感到不適。
  「蘭德爾少爺,麻煩你不……。」話未完,隨後便聽見了對方的低語:「那麼、當我一天的女僕如何?」
  「尼羅會遵從少爺的命令的。」隨即便被來人修長的食指給指上了雙唇,說著主人兩字後,自己再度地重覆了次方才的話語,只不過稱謂改成了主人兩字。
  他忽然覺得自己今天生活好像特別難過了起來。
  女僕的義務跟責任他可是一知半解,更何況看見那名少年的前車之鑑,他可沒那個膽走出不遠處的門外,即便這只不過是黑館的小小範圍而已,尼羅忽然感到這年頭管家難做的道理。
  更別說以他的身材,即便皮膚稍白了些,可裡裡外外倒還看得出是個男的,怎麼都不會比那名纖細的少年看來賞心悅目。尼羅頓了下,自己用錯了形容詞、無論是哪個,反正要他換上女僕裝他倒也認了。
  以後可別弄著一堆奇怪的服裝來給他就好。
  他輕輕地嘆了口氣,到浴室換下了一身簡便的西裝後,蕾絲花邊的裙裝就足以讓他頭大,不時地深怕自己一用力就會勾破那裙裝,即使他壓根就不想知道那件是從誰之手得來的。
  待自己一拉開門後,蘭德爾那頗富興趣的眼神瞥上了自己,他倒有幾分彆扭,不自在地縮了縮自己的身軀,雙腿間接觸了微冷溫度稍稍感到不自在,他低下了頭緩緩地移動著腳步,依稀能夠感覺到對方炙烈的眼神裡頭有幾分的慾望。
  「過來。」蘭德爾說著,勾了勾指。他不得不加快了腳步,尼羅只感覺這段距離平時走來沒什麼,現在換上了裝扮後只感覺好遙遠。
  「主人,有什麼吩咐。」他低著頭沒有抬起對視對方的目光,只感覺蘭德爾勾起了自己的下頷便是一記深吻。
  尼羅想推拒來人接下來的動作,才赫然想起自己目前的身分不可越矩,乖順地任由蘭德爾沿著肩頸處細吻而下,咬上了鎖骨。
  挑逗性意味十足。
  「唔……。」他悶哼了聲,只見蘭德爾緩緩離開自己肩頸處所揚起的那抹笑容,別有意味。
  尼羅默默地替自己哀悼了下,為了這天的漫長。


  只聽見眼前人輕語。
  雙唇一開一合所構成的句子讓他不自覺地低著頭,燒紅了耳根子。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