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西裝【冰漾】


  看冰炎身穿筆挺的西裝,襯托他修長卻不顯瘦弱的身材,一頭銀髮也一如往常地扎起馬尾,用著自己特地買的髮圈,含有自己微弱言靈祝福。而自己雙手笨拙地還正跟領帶搏鬥著。
  依約,特地前來給予新人祝福。
  起出冰炎是想推辭掉的,只不過是因為自己一時好奇地問著他,守世界的交際餐會是何種樣貌後,他才答應下來。
  畢竟冰炎的身份,本來就是眾所皆知的有名。別提學院裡頭的後援會有多麼龐大,褚冥漾完全無法想像外頭的後援會會員又會有多少到自己無法想像的程度,褚冥漾想都不想地自動忽略。
  那些人應該是羨慕自己到想幹掉他的程度了吧……更何況他的妖師身分曝了光,就別說還有些微的生存空間,大概是那種等同通緝犯的程度,看到就是砍掉他的份而已。
  不過他是有點小吃醋,他思忖著。幸好那些人還不曉得他們的關係已經進展神速到她們夢寐以求的夢幻場景,唔……是沒那麼夢幻,倒是該說粉色氣息嗎?
  「褚,別胡思亂想。」冰炎整了整自己的領口邊說著。
  褚冥樣應了聲,但腦裡的思緒卻被無從而來的不安給佔據著,莫名地害怕起自己的妖師身份會帶來過多的流言蜚語,造成不必要的困擾。就連在學院都如此了,更別說外頭的人會是以何種的眼光來看待自己。
  他不是個會勇敢面對的人,他只是個平凡不起眼的後代,什麼也沒有的只想縮在自己所見的象牙塔內好好的過活。褚冥樣明白,他能夠經歷許多事情到現在都是因為一旁的那人與學院認識的友人們,帶領著身後的自己走向一個截然不同的新局面。
  給予他應該擁有的力量,給予他向前的勇氣,也許冥玥跟然也是這麼走過來的,跟自己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了解自己背負了什麼樣的命運,沒有任何隱瞞的,自己對自己坦誠一切並堅定地走下去,證明自己的能力不止是依附在妖師先天繼承者身上,自己該有的潛能絕對不比一般人少,而且更多。
  所以冥玥成為了公會巡司,不服輸的態度讓她成功地建立自己的威信;而然則是領著妖師們一同努力生活著,憑著自己的判斷力背負著其餘妖師的安全、做著妖師首領應當的責任。
  而自己,卻只還是那個只能依在一旁的那個不安少年,改變了什麼?
  「你成長了很多,別對自己沒信心。」冰炎說道,替褚冥漾整好領口、調整好領帶。
  褚冥漾一臉不解地看著他,疑惑的眼神讓冰炎忍不住伸手彈了下他的額。
  褚冥漾揉著額,皺著眉說著冰炎方才的不是:「你做什麼啊,學長?」
  「沒什麼。你的確改變了很多,不再只是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著我們陷入膠著,會試著想該怎麼幫上我們的忙、解決問題。相信你自己,其實就是你需要的。」冰炎開著口,揚起笑容拍了拍褚冥漾的頭,鼓勵的意味濃厚。
  褚冥漾不自覺地反問道確定其真實性,冰炎挑了挑眉說:「你懷疑我說的?」
  他搖了搖頭,小聲說著:「學長你很少說這種鼓勵的話,所以有點覺得你是在安慰我比較多。」
  「都有。」冰炎微笑說著,又彈了下他的額頭:「誰叫你連這點也想不通。」
  「哪有。」褚冥漾不滿地回嘴說道,而冰炎的回答讓他不自覺地像個小孩子般頻頻反駁。
  「不管怎樣,別忘了不止有你一個人而已。」冰炎說道,以一種褚冥漾很少聽過的輕柔聲嗓說著。





  褚冥樣倒是大開了眼界一番,所謂的交際餐會其實就跟偶像劇裡的形式差不了多少,只不過裡頭的人多了些精靈與天使等等不同的種族夾雜在內,聽說戴洛跟阿利也有受邀,只不過褚冥漾在會場裡頭找尋就是沒看到熟悉的身影。
  「他們並不在這裡。」冰炎回道,隨後補充了句:「他們兩人可能是在露天園景那裏。」
  其實褚冥漾並不曉得他們來這種場合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如果換成五色雞的想法大概就是只有長桌上的精美食物這一件事能夠吸引他的,而且光餐點的上菜率來說已經算是無可比擬的迅速了,還不時地推出新的餐點供人享用,光這點、五色雞就可以大吃特吃地大飽口福一頓了。
  其實,小亭好像也可以算上一份,他思忖著。
  但他的心思並不完全在這無謂的小事之上,他似乎能感覺到一些視線聚焦在他們兩人身上,他試圖告訴自己那些視線只不過是因為身旁的冰炎過於亮眼所造成的,但冰炎的話語卻更讓他些許不安了起來。
  「褚,並不完全是針對我,也有一部分是因為你。」冰炎說著,喝了口晶黃 色的氣泡香檳。
  「為什麼?」褚冥樣並沒有接下去說自己梗在喉頭的言語,他稍稍地移近了冰炎,試想著從他身上找個安全感。
  「不曉得,但褚你應該可以感覺到一些是惡意的、更多的或許是好奇的眼光。」冰炎向前點頭示意,褚冥漾抬起了頭,一名美麗的女精靈向他伸出了手微笑著。
  褚冥漾呆愣了下,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到底是該一樣微笑伸手握住還是怎樣,褚冥漾一點思緒也沒有的看向冰炎,而冰炎只是瞥了他一眼後,伸出手握住那名女精靈的手說了一些他不懂的精靈語,他想。
  「我沒有惡意的,只是好奇著會由您親自代導的人會是個怎樣的一個人。」她說道,露出了個歉意的表情,小吐了下舌,輕吻上褚冥漾的額。
  「啊……。」褚冥漾驚了下,有點不太能適應地又看向冰炎,冰炎點了下頭,用唇型勾繪出沒關係三字後,褚冥漾才再將視線看著那名女精靈。
  「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她說著,看著褚冥漾那雙墨眸的純淨、不自覺地又笑了出聲:「那麼、我願將祝福於你。」她又再度輕吻了上額,是充滿了祝福意味的輕柔。
  「啊……謝謝。」褚冥漾低下了頭,似乎感到耳根子有些因此而發燙著。
  看著她漸行漸遠地走了開,褚冥漾稍稍地寬下了心,拉了拉自己不甚合適的西裝,領帶稍稍鬆了開來。冰炎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頭安撫他方才過度緊張的情緒。
  「很緊張?」褚冥漾點了點頭,多多少少冰炎也能懂他的不安,但很難得這次他的思緒並沒有充斥過多的腦殘,倒是很乾脆的一片空白、腦中記憶體完完全全讀取不到。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莫名的緊張。』冰炎揚起了笑容,看著褚冥漾那頻頻拉著領帶的小動作跟他身上略大的西裝,他的瘦弱完完全全在自己眼裡顯露了出來,像個不安的貓咪一般頻頻走動著。
  褚冥漾看著人一群一群的聚著,而他跟冰炎則是站在一角看著人群的嘴開合、手腳舞動著,像個旁觀者一般,冷眼看著。
  讓他多了些不必要的成份在他的思緒裡頭,他想起了過往的自己總是站在一旁,當個旁觀者是他較為擅長的。比起當那些主事者來說,自己只不過是沒辦法那麼容易就融入人群裡頭,如果事融入傷者裡頭的話,他倒是比較容易。
  更多的,只不過是成為那些人的笑柄。
  自己的衰運是眾所皆知的差,而那些人除了平時一想到的詢問傷勢之外,其餘的就是在私底下以這當笑話嘲笑著。
  冰炎也知道,他也曾看到國中的那群同學說的蠻不在乎的模樣,褚冥漾倒是習慣了,話語帶刺只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即使冰炎打抱不平,自己也不會感到任何的難過。
  因為已經習慣了。
  「你敢習慣那種事情,你就該有做好被種在黑館的準備。」冰炎曾惡狠狠地這麼說道,只不過自己當時只是微笑帶過,換得冰炎皺著眉頭、揉著自己短俏的髮,習慣性地用這種方式安慰自己。
  「你又在想什麼。」冰炎問著,其實他很是明白那孩子的所有事情。
  早在他決定當他的代導人時,曾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來觀察他的生活、個性各方面等瑣事,另外、他還順便得知了一些他以前曾發生過的事情,也知道他部份記憶被封鎖的原因為何。看著他過著原世界的樸實生活那般自然,除了三不五時的小災難,三天小擦傷、五天送病房這種規律性的大傷小傷佈滿了他的身體,隨處可見淡紅色的新生皮組織,更多的還有些才剛結痂不久的傷口。
  自己還曾猶豫著是否該讓他知道守世界的事情時,他還曾猶豫了好陣子。
  畢竟背負著先天妖師的言靈能力繼承者,他的過度善良與體貼可能都會是他的致命傷,就從容易相信人這點來說,就足以致命。而他的天真單純,更是這世界所需要的,不論在原世界、抑或是守世界。
  所以自己決定的那一刻起,那少年的責任就是由自己背負而起。
  他有責任帶領著他成長茁壯,帶領導向他該走的路。
  即使他再怎麼不安,自己都得適時地給予安慰。而或許更多的,是他不時的關心給予了自己更加多上許多的事物,是他從沒發現過的。
  情感,已經不自覺地蔓延了開來。





  「學長,為什麼只有我們是穿西裝?」褚冥漾好奇問道。
  「因為我想看你穿。」冰炎回道,只不過是自己的一時興起。
  「那所以我本來可以隨便穿的?」褚冥漾驚呼了聲,但聲嗓並不大,恰好是兩人聽得到的音量。
  「照理說是這樣沒錯,守世界這裡並沒有原世界那種不成文規定。」冰炎補充說道,但嘴角堅的笑意卻不止。
  『害得我緊張的跟什麼一樣,這件西裝穿得我好不舒服。』褚冥漾抱怨著,試圖向冰炎討著提早回去的可能。
  「難不成你整場都是因為你身上這西裝在不安啊?」冰炎笑著,他壓根沒想過這種單蠢的理由,倒是眼前人很是適合這種無謂的理由,果然、過份單純。
  『不然呢?要是一不小心外套歪了邊,豈不是很好笑?笨蛋,怎麼那麼大件。』褚冥漾吐嘈道,嘟起了嘴一副不滿的模樣。
  「這已經是最小件的了,臨時要訂做也沒辦法,畢竟千冬歲都幫到這裡了。」
  「是這樣沒錯……。」
  冰炎笑了出聲,褚冥漾頓了下才恍然大悟地小聲說著:「學長你果然是耍我的。」
  「不可否認。」冰炎回道,嘴角間的笑意仍不止。
  『學長你這渾蛋,難道不知道穿西裝會很不習慣啊!』
  「不知道。」
  『既然可以隨便穿,那還故意這樣整人。』
  「因為我高興。」
  『我懶得跟你說了,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我想想。」
  褚冥漾嘆了口氣,脫下了西裝外套,將紮進去的襯衫衣料拉了出來,將領帶鬆了開來,一臉不滿地看著冰炎,即便他身上的襯衫還是略顯大件,毫無魄力。
  『學長,你真是幼稚。』
  「因為你太單純到我很想對你惡作劇。」冰炎依在他耳邊說著,而後的話語便趨無聲。


  褚冥漾紅了臉,不發一語;而冰炎則是一臉得意的樣貌像是獲得了以往一般的勝利似的。
  無聲的話語,透過空氣傳遞了些訊息。




  只不過是件無關緊要小事罷了,對冰炎來說。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