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皇袍【微冰漾】

 


一、
  「吾皇萬歲萬萬歲。」褚冥漾一臉無言地看著台上的五色雞,一臉很不搭軋的模樣正活生生地在自己眼前上演著,原本該是個皇朝爭鬥記,看那七彩鮮艷的髮色,整個就打破了這齣戲劇的效果。
  他讀了那麼久的中國近代史,他怎麼就不知道有哪個皇帝那麼跟流行還會染髮、抹髮蠟的。
  更何況正常來說不是要嚴肅凜然的樣子俯視百官,怎麼眼前這麼個皇帝還會穿著夾腳拖跟下面的文武百官哈拉最近連續劇的劇情的。
  「卡卡卡!你搞什麼!」看著班長將劇本給丟了出去,就是一陣猛踹著那個親民的皇帝。褚冥漾似乎能夠看見五色雞的雞爪跑了出來,一副凶狠的模樣。
  「這笨蛋,劇本上面明明就是寫說穿皇袍,然後一臉凶狠地將左肩的布料撕破出現櫻花刺青。」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看著劇本說道,褚冥漾只是愣了愣跟著看手中的劇本。
  這什麼鬼東西啊啊啊啊啊啊!
  這明明就是日本劇裡頭才會出現的畫面,最好中國皇帝是會刺有櫻花刺青在左肩處遍布,最好再來個主題音樂,可能就連武士刀都抽出來殺個片甲不留了。順眼看了下去,還看見了其中一名宮女化身成刺客,展現輕功水上飄的絕活,最後愛上了敵國皇帝的芭樂劇情。
  褚冥漾不自覺地扶著額想著,他們的什麼話劇表演真能夠有成功的一天嗎?
  他忽然想到了這可是在火星世界,應該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吧!
  ……嗯、應該是有可能的,褚冥漾思忖著。


二、
  「奴家應該怎麼辦呢?」只見班上另一名同學撩起了改良式旗袍,開高衩的腿就磨蹭在五色雞那已經明顯感到厭惡的身上,那一臉不屑的模樣看起來很熟悉、彷彿就跟總是說因為我是黑袍的冰炎簡直如出一轍,感情現在隨隨便便一個妃子都得演得那麼欠打?
  褚冥漾順著劇本往下看,接下來就是五色雞用力地揮出爪子將那個人給打飛。
  ……照理說不是要有個昏君被美人計給色誘了住嗎?
  不過眼前隨即上演的是兩人拿起自己的武器互毆的畫面,就連後面的佈景也一併給打了毀。
  「卡!搞什麼東西,知不知道後面的佈景很難做啊!」褚冥漾回頭看了過去,班長那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拿出計算機計算的動作都讓全班忍不住流了冷汗,就連喵喵也沒辦法地只好默默地將後面其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的佈景給換上另一幅山水畫……。
  「總計你們剛才打壞的畫作,友情價可以算你們便宜一點。」只見她揚起了一抹商人的笑容,五色雞差點就衝上前去打一架再說,隨即捕捉了他蓄勢待發的動作,自己衝上了前架住了他,果不其然就是一陣叫罵:「你這奸商!」
  「好,下一幕。」只見後頭的千冬歲已經換好裝束,除去了眼鏡的框架相仿的氣質多了份漠然。


三、
  「所謂的命運就是如此而已。」千冬歲稍稍闔起眼簾,揮了揮衣袖,旋身而過。
  「若此國繼續下去,不過就是走入衰敗的一刻罷了。」
  這或許是自己聽來最正常的幾詞,褚冥漾順著劇本往下看,還好沒有如先前一般還出現了充滿惡趣味的劇情,真不知道這劇本是誰填寫的。
  「不是你們班每個人都有一份?」冰炎說道,褚冥漾回過了頭,只見他挑了挑眉:「那老女人叫我來看看你們班的話劇準備得怎麼樣。」
  「可是我不記得有討論過任何情節。」褚冥漾回著,仔細一想好像有傳來一張小紙條要自己寫自己最先想到的東西。
  自己後來好像是寫甜食……,他快速地翻閱了手中的小本子後,果不其然有一幕是品嘗甜食內含毒藥毒殺對方的戲碼,那一幕還真的連自己一角都有參與到,只不過他只是飾演一個在皇帝身邊的小護衛。
  不過這皇帝自己就破壞了那麼多東西還要他來護衛什麼,他不禁吐槽著。


四、
  「本大爺絕對不同意!」五色雞瞬間跳下了舞台,指著劇本的其中一句:「怎麼可能會是本大爺的小弟來毒殺本大爺,漾──、你不會這麼對待我吧!」
  只見眼前人那還上演著梨花帶淚的模樣,褚冥漾只能搖了搖頭:「這劇本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啊?」
  「聽說是扇那傢伙弄出來的。」冰炎補充說明:「那女人盡做些麻煩事。」
  不知道現在說不要演還來不來得及……。
  「來不及了,那傢伙已經發出邀請函了。」褚冥漾只覺得這果然是場噩夢,只不過醒不過來而已。


五、
  「之後發現了小護衛真實身分是被囚禁已久的皇子,而就在這一瞬,他才發現了自己想找的那個人就在眼前,就如同千歲大人所說一般,只在眼前四字。」喵喵說著旁白,褚冥漾感到特別緊張,腦子裡一片空白,只知道這一幕就連彩排都沒有過,自己的反應該做什麼一點也沒有頭緒。
  只見冰炎走上了前來,他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卻忘了自己身上可是披上了五色雞家傳皇袍,衣料的厚重可是壓得他無法順利動作,腳底一滑就是跌倒在地。
  「糟糕。」他暗聲說了句,隨即便看見了冰炎單膝跪下對自己伸出了手:「我願效忠您一輩子。」
  可是沒有人說自己接下來的台詞是什麼,褚冥漾語塞了住,來人只是緩緩地靠近自己,他忍不住閉起了眼簾,乾脆不聽不聞不說地就此作罷。
  「褚。」他喚道,自己稍稍地張開了眼簾,布幕早已落下,方才似乎有感覺到自己的頰邊背輕吻了下,但他不甚確定。
  「順利結束了麼?」他看見了來人嘴角邊的笑容,在他反應不及時深吻住。
  隨後布幕升起,褚冥漾一點反應都做不出,只能任由冰炎擁吻著自己,緊閉著眼簾乾脆不去理會。


六、
  「本大爺的皇袍不錯吧!」五色雞笑道,勾住了他的頸肩。
  「嗯……啊、嗯。」褚冥漾只感覺到頰邊有熱溫殘留,打死他都不肯說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