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他只是燒紅著臉,不發一語。


64、襯衫【冰漾】


  褚冥漾只是看著眼前的孩子,儘管沉默。
  其實更多的是……、見鬼的這該不會是學長私生子還是又是一個千年前的弟弟還是複製培育用小孩之類的,怎麼就是長得一副跟學長那張跩個二五八萬跟富家子弟那副樣子令人恨得牙癢癢就卻該死可惡地老天不眷顧其他人就是要愛這討厭傢伙全給了好處,這根本、根本就是偏心偏到了火星還是冥王星去,雖然這的確就是火星世界沒錯,所以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結論是,躺在他床上睡得一臉痴……、嬌憨可愛模樣的小孩是誰?
  在褚冥漾才方想到上面那一行頓號前面那個字時,就被對方睜開惡狠狠的瞳仁給硬轉了過去。簡直就如同那個人的模子一般,就連這點都欠揍地讓他感到可惡。
  但多少也是因為自己的奴性使然。
  褚冥漾不免怨嘆了自己遭受這世界混淆視聽,以及被荼毒的日子終究還是讓他成為了更像是路人甲的路人乙,其實多少就是屬於那種有攻擊力只不過被打的次數比打人多這樣,不然就是等第一砲灰部隊死傷慘重之後,他再來充當第二砲灰部隊。
  雖然這麼說來還不算太壞,不過妖師身分敏感之餘,還是讓他多少有點地位就是。
  儘管什麼結果都不會是自己帥氣登場,只要不要摔個跟火星來個親密接觸就好了。
  就不是在演連續劇,什麼見鬼的親密接觸能省則省能免則免,管他什麼親不親密又不是什麼閨房密友紅粉知己,更何況地球人跟火星一點也不熟根本沒辦法擦出愛的火花啦!
  「褚,閉腦。」他只是愣了愣,反射性動作地摀起了後腦、立馬往後跑個幾步後蹲下。
  一氣呵成,只不過根本沒有自己所習慣的單方面霸凌事件產生或是你呼呼我惜惜什麼真實人生扮家家酒。
  唔欸,所以方才根本就是自己幻聽一場,就像是自己腦殘了半天沒有人揍就是說什麼也不習慣的欠人扁就是?
  「你真的很吵。」褚冥漾只是回過了頭看著儼然就是冰炎縮小版的私生子,是說到底眼前的小孩到底是冰炎跟誰的小孩這點還有待商榷就是。
  畢竟一個強得跟鬼一樣的學長在加上他的小孩,應該火星世界就要差不多毀滅的末日就快來臨了也說不定,更或許還可以統一世界,來個世界大同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歡樂世界。
  儘管褚冥漾只是眨了眨眼,以一種狐疑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孩子,勾起嘴角的弧度就跟那人如出一轍的……、應該是說惡質?
  「你死定了。」在孩子脫口而出的同時,褚冥漾只見對方的小手撲上了眼前。
  啪啪啪!
  他不下一次地覺得火星世界真不是人待的,而這次尤甚。
  見鬼的怎麼就連個孩子都要欺負他就是了,他到底還有沒有人權這卑微弱小的東西,被一個孩子傷害自尊心可是有夠痛到爆的,更別說對方的力道就跟個成 人一般,真不是普通小孩會做得出手的事情。
  去你的學長私生子!
  「褚冥漾你給我閉腦!」然後他依舊是被打最慘罵最兇的可憐人類一個。


※※


  「所以你是學長?」眼前孩子一臉鄙視的模樣更是讓褚冥漾更為確定了方才孩子所說的話語,不外乎就是精靈飲料就拿錯誤喝然後什麼四十八小時應該會恢復的爛梗情節就活生生發生在學長身上,然後其實這一切都是有其原因的大多都是該死的老女人也就是無殿三董之一的扇董事的小小小小小到根本就直逼毀滅世界級的惡趣味。
  是誰說小還連用五次的!
  而另外補充一點就是好死不死學長必須保持這模漾還不只四十八小時總共兩天的時間,還可是整整一個禮拜叫作七天然後再乘以小時分鐘和秒數,也就是說褚冥漾接下來的日子會不僅難熬又要被霸凌更會讓他為了縮小版學長而手忙腳亂的情況可想而知。
  大隻的就顧不好,小隻的怎麼可能顧得好!
  而且本質都是學長那個惡鬼殺人兔,只不過體積大小不一樣,質量不變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第一次覺得自己書有讀好竟然是這麼時候,大概老師們都會感動痛哭看著冰炎,說不定還會跪下膜拜那個惡鬼兔子說著那些什麼顯現神蹟的話語……。
  「如果你想倒也是可以。」對方挑了挑眉,身上明顯過大的襯衫更是讓孩子的稚氣凸顯而出。
  看著孩子小小的手明顯煩躁地抓了抓那一頭長髮,褚冥漾只是忍不住奴性制止了對方的動作,輕輕地梳理對方因方才動作而打結的髮絲,隨後偏過了頭拿起了髮圈。
  孩子的髮型好像應該綁沖天炮?
  就在褚冥漾才方想的同時,對方只是緩然地放低聲線,即便明顯是孩子童齡的聲嗓,還是不免地讓他抖了抖雙肩:「你敢這麼做你就死定了。」
  可是小孩子不就綁雙馬尾沖天炮之類的比較可愛,學長這麼綁一定超可愛的。
  「褚、我可以幫你綁,肯定會超可愛的。」冰炎惡狠狠地加重了音,隨後又補充了句:「我一定會好好地疼你的。」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不用謝謝學長超級感謝您的大恩大德弟子終生難忘求你不要讓我屁股的小菊花開得跟向日葵一樣大朵就好,我還是個正常的少年請學長就請放過弟子我這個要臉蛋沒臉蛋要氣質沒氣質要錢也窮酸地跟什麼一樣的一般人,我還想回到地球好好生活做個平平凡凡沒什麼作為也好的普通人。請您覺得我超可礙的就好,這裡只是您的礙目者,礙眼得根本無法入您大爺的眼就請高抬貴手放了小的一馬拜託。
  「其實你長得還不賴。」在瞥見眼前人明顯半瞇著眼的惡質時,褚冥漾簡直欲哭無淚地看著孩子:「快一點,不然我自己綁就好。」
  褚冥漾也才恍然地將孩子的長髮給綁得好好的,順道將明顯滑落的襯衫給拉起孩子的肩頭上:「學長不覺得這樣不舒服嗎?」
  「身體就小了點,衣服倒也不成問題。」只見對方彈指,過大的襯衫隨即變得貼身了許多。
  他只是看著眼前的孩子,稍稍愣了愣。
  「沒想到你喜歡過大的襯衫啊……?」孩子挑了挑眉,勾了勾指。
  拜託老大我又不是你任務一回來三不五時發情滾床單的禽獸只會虐待我那根本沒有天天吃阿鈣擁有健康好膝蓋更不會有變得更厲害這點,當然絕對不會喜歡什麼你撲倒我躺平的什麼老爺不要夫人在看的遊戲唔啊啊啊啊啊──!
  「既然不喜歡就閉嘴。」隨後孩子柔軟的唇便覆上了褚冥漾抿緊的唇瓣,稍嫌溫熱。
  學長你犯規唔、……。
  在褚冥漾才方想如此時,孩子只是瞇彎了眼節露出了笑容看著少年。
  「笨死了你,讓小孩睡一下可以嗎?」只感覺對方環抱著自己的小手溫度稍嫌熱暖,不比大隻的冰冰涼涼就跟應該沒有什麼血液循環不良的吸血鬼種族一樣,果然就如同小孩子的特性。
  軟軟綿綿的、溫熱。
  「嘛、那學長快睡,學長晚安。」褚冥漾低念著,眼皮也稍嫌酸澀地揉了揉眼,很是乾脆地隨著孩子緊抱的力道入眠。
  而孩子輕啄的溫度卻足以讓他感到臉頰燒紅不已,活像是個純情少女一般的羞澀神情。
  他還是快快入睡,醒來就恢復正常了,褚冥漾思忖著。
  毫然未覺孩子無聲說著晚安兩字淺顯笑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