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情人節【冰漾】





  在褚冥漾在一月十四日這天時,才從千冬歲口中得知原來這天也算是情人節,他扶正了下鏡框,一臉專業地說著,並拿出厚厚的日記本像是推積了他滿滿的心意,給那人確切明白自己的想法、思緒,毫不隱瞞地將自己所有的一切傾訴給那人。
  禇冥漾突然羨慕起夏碎學長,即使他們這是不被允許的愛情,但藏在底下的心意卻不會因此而改變著,雖然有些痛苦、會難過地緊抓著胸口的衣服而呼吸不過來,大口大口呼吸著少許的氧氣,突然其來的心悸帶給人一次又一次地陣痛,不斷地打擊著一碰即碎的玻璃愛情。
  但情感不就是如此,一次一次的帶給人們快樂、悲傷等心情變化,而後在其幸福著,僅管最後結局不完美,但那個曾經也就足夠,絢爛地銘刻在自己的腦海深處、體內心臟,以及眼裡的那抹神情裡頭,毫不猶豫地刻下那段自己認為最為美麗的記憶。
  「日記情人節,是情侶們會贈足夠記錄一整年戀愛情事的日記本的一天。」千冬歲嘴角洋溢著幸福,手摸著那本日記本,深褐色的書皮與燙金底邊顯得這本日記本的紀錄許久,裡頭的字句記述像是記下了片刻的所有回憶般,一字不漏地一一寫下片刻回憶,每一片段、每一剎那都在當下清楚地畫上心底的那本日記,字裡行間的所有感情傾倒了自己所有的情感。
  「這是夏碎哥的。」千冬歲補充說道,而後反問著禇冥漾:「那冰炎學長有沒有給你呢?」
  禇冥漾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他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仔細想想、學長應該是沒什麼時間能夠抽空寫那日記的,除了看他為了任務而勞碌奔波外,就是急著找尋相關資料,一刻也不得閒地忙碌著,更何況三不五時還得看看自己代導的學弟有沒有捅出大簍子,想必他應該是會懶得去理會那所謂的情人節。
  畢竟他不是很注意什麼節日的,就跟自己一樣,總是得靠人提醒才知道隔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況且,自己雖然是有寫記事的習慣,但倒不是會持之以恆地一直寫下去,偶爾假使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自己也不曉得該從何下筆,總不能再像個小孩子般,寫流水帳敘述著自己平凡無奇的規律生活,他還不想讓冰炎用紅筆在一旁眉批著「你是小孩子嗎?」
  禇冥漾想到此,不自覺地突然感到一絲困窘,怎麼都長到這年齡了、還跟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不過如果冰炎真的認真地拿起紅筆在一旁批閱著自己的日記,想必那場景一定是很有趣的畫面,禇冥漾思忖著,眼角不禁笑彎了起來。
  但更有可能的,會是他一看不爽就是毫不留情地巴上自己的頭說著敢再寫這不營養的東西就給我試試看的恐嚇言語。
  褚冥漾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後腦勺,悄悄地小小安慰自己可憐被欺壓許久的後腦,被紅眼兔子魔王的掌力給巴痛了好段時間,真是辛苦了。
  千冬歲緩緩地再說著每個月的十四日其實都算是情人節,褚冥樣才突然驚訝道。
  那豈不是每個月都得過著些節日,突然覺得很是麻煩。
  不過仔細想想,那人好似也不是那麼在意這種事情,褚冥樣也小小地失望了下。
  那麼……如果是自己呢?







  褚冥漾看著資料,果真找到了有關情人節的由來與意義,而日記情人節不是自己能夠突然間變出一本記載一整年心情的日記就可以的,更何況那一整年還發生了不少新奇古怪的事情,學長應該是不會想知道這種事情吧!看他怎麼抱怨、驚嚇到的心情該怎麼鉅細靡遺地用文字敘述出來,應該是不怎麼好看。
  更何況自己不是那種小說家,可以天馬行空的將自己的思緒化為文字美化出來,有的、也只是他一味腦殘下的產品,偶爾參雜著不正常的思緒。
  想到這裡,褚冥漾不自覺也想吐槽著自己,待在火星久了之後,自己也成為了火星人的一份子了,思緒怎麼可以雜亂成這副德性,動不動就被學長斥責說腦殘也是應該的。
  糟糕,他怎麼可以就這麼屈服在紅眼魔王的威勢之下,更何況那人還是火星人的翹楚之一,唔、好痛。
  「我該說真是榮幸啊!」冰炎惡狠狠地說道,臉上的表情一抹兇狠、差點就將腳給踢上自己。
  『抱歉,我閉腦。』褚冥漾可憐兮兮地按著往常般,揉了揉受到摧殘的後腦,繼續看著自己方才查到的資料。
  「怎麼突然想查這個?」冰炎伸出了指先是戳了下褚冥漾的左頰,再指著他手中的薄薄白紙。
  「啊……因為千冬歲剛好提到一月十四號。」褚冥漾指了指第一項要冰炎看看。
  「日記情人節。那又怎樣?」他挑了挑眉,不以為意的模樣是褚冥漾早就料想而到的。
  「……沒有,只是好奇。」褚冥漾撇過了頭繼續看著那少得可憐的由來。
  「怎麼?想試著過看看?」冰炎揚起笑容,故意又戳了戳他的左頰。
  「沒有,學長你想太多了。」而這次冰炎改換戳右頰,幼稚的舉動差點就讓褚冥漾的腦又開始運轉著,小小抱怨了下。
  「那就算了。」
  「咦?」褚冥漾不解,怎麼那副口氣活像是他好像有那麼點認真的意味。
  「是這樣沒錯,但是我反悔了。」咦咦咦咦?學長你是不是感冒了,這種二百五的學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而且竟然會小小認真地想過這種節日,是不是睡眠不足的後遺症?突然有點想念以前的學長,雖然會巴頭、踹人,而且三不五時抓人到床上滾一滾,雖然兩種比起來、學長不論何時都很火星人……。
  一聲清響就打斷了褚冥樣的思緒。
  熟悉的痛覺神經再度回過神來,褚冥樣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讓冰炎忍不住嘴裡罵著、手裡卻禁不住地去替他揉著,舒緩痛覺。
  「活該。」
  『那學長你怎麼不打輕一點?』
  「不知道,習慣了。」
  『學長你真的很忽視我的人權。』
  「反正你早就已經沒有人權了。」冰炎揚起笑容,勾起褚冥漾的下巴就是一記深吻。
  「我期待下個月的十四號,不要忘記了,褚。」在褚冥漾累癱地昏昏欲睡的同時,冰炎稍稍地在他耳邊說著,手收緊地擁抱著懷裡的他,一同陷入沉睡之中。







  「華崙亭情人節……。是西元3世紀時,羅馬皇帝為避免已婚男子不願離家當兵,發布了一道禁止結婚的法令,但華崙亭主教依舊違背皇帝旨意,秘密為青年人舉行婚禮。他因此遭到監禁,並於西元273年2月14日死在獄中。後人為了紀念他,將他殉難這天訂為「華侖亭日」,後來便成為世人耳熟能詳的情人節。」
  「古老傳說有這麼個說法,在華崙亭日的前一晚把月桂樹葉放在枕頭上,盼望自己能在夢中同自己的心上人相會,只不過沒有得到充分的證實。漾漾你要試試看嗎?」千冬歲解說道,褚冥漾再聽到最後一句時,猛地搖著頭,表示自己怎麼可能特地去找月桂樹葉。
  「可以幫你的,很好找。」千冬歲回道。
  「不是這個問題啦!學長只是剛好去出任務,而且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聽,學長到底有沒有這樣要求,我也不太曉得……。」褚冥漾搔了搔頭,困窘的模樣不自覺地將雙頰布了層嫣紅。
  誰知道那時候累攤的自己有沒有分辨能力,學長每次都喜歡趁火打劫,誰知道到底是不是幻聽啊啊啊啊!想到這裡,褚冥樣忍不住想大聲咒罵那可惡的紅眼兔子大魔王,當然也僅限他在出任務的時候,不然被怎麼種在黑館外頭的土壤都不知道。
  「這樣啊……,那你還是做好準備好了,以防萬一。」千冬歲微笑道,喵喵舉手贊成後便被拉著去原世界。
  粉色的色調在街道上大肆渲染著,雙雙對對的出入人群,不時地可以看到人群的臉上抹上一層紅粉、羞澀的情懷悄悄地散布在人群之中,漂亮的包裝紙增添了送禮者的謹慎與巧思,不分情侶、親友,分別互送禮物、禮品表達感情、增進友誼。各式各樣的情人卡片更是各具巧思,但少不了的卻是裡頭的滿滿心意,與那花朵美麗地開放著其該有的繽紛色彩。
  「漾漾想好要買什麼了嗎?」喵喵一口氣就收購了幾乎架上的每張卡片,其中也有大堆可愛的小飾品,而千冬歲只買了個造型簡單的音樂盒、萊恩則是因為沒有飯糰而感到很是失望著。
  「還沒。」褚冥樣搖了搖頭,除了床上的那隻紅眼兔之外,他也不知道該送什麼才好。
  總不可能學言情小說那般,將自己打包一番送給他享用吧!
  「主人請享用──。」啊啊啊啊──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啊!他還想多活一些日子,畢竟他的人生就這麼短暫,再多留給他一點吃甜食的時間也好,就是不可能做是違背自己良心的蠢事!
  褚冥漾對於自己貧瘠的腦袋再次感到無奈,他倒是能知道自己的腦殘程度可說是到了極致。
  極致的蠢……。
  「那漾漾要不要也寫張卡片給學長呢?」褚冥漾想了會,好像沒什麼可以寫的,畢竟學長的偷聽能力都將他的心聲給聽光光了,腦袋裡的不營養東西當然也一字不漏地給聽進去,更別說什麼肉麻情話更不會是自己想寫的,猶豫了好陣子,褚冥樣就是拿不定主意。
  千冬歲依在他耳邊悄悄地說了句:「如果之後還找不到適合的,寫卡片應該可以多少補償一下。」
  褚冥漾點了點頭,買下了一張很是樸實的卡片。
  最後,買了對鍊及卡片。褚冥樣終於鬆了口氣,好似光挑選禮物這件事就花了他好幾年的精力,一下就耗費光光了。
  他好似能猜想到冰炎的反應,依舊是不以為意的表情、挑了挑眉看著情緒微微顫抖的自己。怎麼這幅場景根本就如同收到滿江紅成績單的孩子被爸爸怒罵的場景一般,只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前兆罷了。
  「知不知道自己錯了?」爸爸緊鎖著眉,看著自己寵愛的孩子點著頭那副緊張不安的模樣。
  「所以?」
  「我會好好認真讀書的……,請不要拆散我們啊啊啊啊啊──。」
  唔,離題了。褚冥漾為自己的過份想像感到無力,怎麼隨便想就會成這份德性,想必是被五色雞的連續劇給影響到了……,最近都被他不由分說地拉去看麻辣狗血芭樂的黃金時段的連續劇。
  甲跟乙是情人,後來發現甲的母親其實也是乙的親生母親,這時跳出來的丙說其實我很愛甲,對於甲的愛情、乙無法承受亂 倫的事實,最後跟了丁;而後才發現其實甲的母親並非親生,而他是去偷抱來的……。
  褚冥漾看著劇情的變化,忍不住吐槽著甲的母親,幹嘛不一開始就跟甲說清楚他是偷抱的,害得乙跟丁跑了。
  五色雞難得感嘆,就跟本大爺的人生一樣、孤獨啊!
  褚冥漾終於知道無言的感受便是如此。沒想到你除了江湖一把刀之外,還會迷這種根本八竿子打不著的誇張劇情。






  「褚。」
  「啊……,學長你回來了。」褚冥漾轉過頭,冰炎便順手摟住了他。
  「記得我說過什麼吧?」
  「啊?」
  「收禮物的時間。」冰炎一把將他抱起推倒在床,一抹好看的弧度揚起。
  「咦咦咦咦?我有我有我有準備,等一下!」褚冥漾急忙推開他,拿出自己剛才才寫好的卡片和對鍊替他戴上。
  「好了。」褚冥漾揚了揚自己的左手,握著冰炎的左手,燦爛地笑著。
  「這個?」冰炎挑了挑眉,沒多說什麼就只是撲倒了褚冥漾抱著他。
  「任務很累麼?」冰炎悶哼了聲,是有點小失望的情緒夾雜在內。
  「學長……,我可以期待下個月嗎?」冰炎應了聲,沒有多說是否答應的話語。
  「不看卡片嗎?」褚冥漾小小聲地問道,冰炎規律的呼吸似乎是想睡的徵兆,怕吵醒他難得的睡眠,褚冥漾回擁著、細細撫著他掉落在額前的長髮撥至後頭,他看著他疲憊的神態,無聲地說著歡迎回來。
  『等醒來後,再給你甜頭好了。』褚冥漾心想著,也跟著緩緩闔上雙眼。






  之後,那也是後話了。
  當然學長趁他一醒來就是實行自己曾無意間說過的甜頭,大肆地享用,完全沒顧到自己還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回擁而被吃吞下肚,害得醒來時腰離全斷只差一半而已。
  褚冥漾只好認了,畢竟自己說過、而且他還一字不漏地給聽進去,自己不認帳的結果可能就是加倍或十倍以上的懲罰,怎麼算自己都吃虧,少吃虧點對自己未來的人生會比較好過。
  「那六月十四日的時候,漾漾要不要一起去原世界玩?」千冬歲說著,隨後又補充了句:「親吻情人節是個會被吃乾抹淨的可怕節日。」
  當然馬上答應之下,那天學長跟夏碎學長不約而同地抓他們倆回去,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而七月十四日那天,學長好心帶他回去原世界,實則確是變相的見家長時間。褚冥玥抓好時機便是跟冰炎玩起勾心鬥角的遊戲,而褚冥漾還是在無意間才發覺到這事實,透過冥玥的口裡才得知學長已經成功的將他的形象提升到用心教導學弟、成績優秀、人又友善俊俏多金的學長階級上,想必不用多久、大概被他的父母把他賣給學長,就連褚冥漾本人都不自知。
  最後終於撐到了十二月,冰炎的舉動更是公開地表現出來。
  完完全全把褚冥漾的所有權給宣示了出來,當然、當天更是緊抱著自己不放,像是無尾熊巴著尤佳利葉樹不放一般,只差沒有當場將他給打包帶回黑館房間而已。
  褚冥漾突然覺得過節好累,尤其是情人節這回事。
  打死都不想再過這種東西,唔……,學長你說得算。
  褚冥漾摀著後腦,看著勾起笑容的冰炎,嘟著嘴噥噥地抱怨著。
  「因為是你才會這麼做的。」冰炎輕聲說道,免不了、褚冥漾的雙頰又紅了片。






  而褚冥漾糊里糊塗地被拐走、被一隻兇狠的紅眼兔子給打包回家帶走享用了。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