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了拉衣襬,他只是頗為無奈地看著一旁的喵喵一臉歡愉地叫賣著,手上的細棍不停地旋轉著、任由棉花糖成型然後再遞給客人。
  如果可以戴墨鏡就好了,褚冥漾無來由地思忖著。
  眼前場景根本就是少女漫畫會出現的什麼十大甜蜜情景的第二名,他都快被眼前一對對的情侶閃瞎了眼睛,還給不給人好好做生意啊……、唔,好亮。
  「漾漾還要一支棉花糖唷。」隨即聽見了一旁喵喵的話語,少年只是認命地抽出棍子任其成形,不時還得忍受這一身厚重的和服。
  唔喔、這可怕的女性和服,都快讓他喘不過氣了。


71、夏季祭典【冰漾】


  說真的。
  他已經不想去搞清楚眼前那片混亂的狀況的班會究竟是怎麼能夠將結果給討論出來的。
  光看到提議附議的情形自成小圈圈吵雜地還能夠看見差點拿爆符出來幹架的人被班長給請出去打完了再來討論後續的;每提議一次就要跟班導賭一次牌點大小直到賭贏對方為止才能夠完成;就連附議者都還要跟班導玩一次俄羅斯輪盤,雖然他已經盡可能地忽略了其他什麼類似麻將還是梭哈之類的賭場設施了。
  所以褚冥漾只是坐在原位假裝沒自己的事情繼續練習術法的繪製,他可不想要等等被冰炎抽考那第三百零二次還不過的定時小考。
  雖然想到這,他就不免地想激動地拍桌大叫,即便他根本也不敢違逆偉大的黑袍大人一分一毫,就深怕被移動陣給傳入什麼奇奇怪怪的地方,他可不想跟一群巨大蟑螂相親相愛來個你儂我儂一星期的甜蜜約會才終於讓他脫離那鬼地方。
  演變成現在只要看到強哥就是無論大小就是立馬拿出爆符炸光光的好反應,僅管他上次還因此在冰炎房間燒出了個大洞,還好及時找到人可以求救,不然他大概會被對方再送入什麼熱帶雨林來的浪漫愛情禽獸與你有約之類的標題,然後可想而知的就是又一次管他什麼標題的恐怖歷險記。
  其實也還好只有七天就完成了撲滅蟑螂的測驗,以冰炎的說法肯定會惡質地勾起嘴角說著還欠訓練,然後下一次找到機會再來報仇一次。
  所以他下一次的地點就變成了巨大章魚的逆襲,褚冥漾當然還是不免一長串的暗碎話語,然後死命用著王水泡泡腐蝕眼前的章魚哥,然後死命活逃地終於將眼前的生物給毀容,最後只好補上口袋裡頭剛好有的一小瓶乳液要(應該是說章魚姐)好好地保養一下受損的皮膚。
  不過他也確實地學會了一招叫做唬爛的招數就是。
  就只差他沒有看到自己技能表裡頭的等級數,而且還不知道自己幾等的初心者。不過簡單推測之下,自家學長肯定是那萬能的NPC就連打都沒法打還會三不五時假借訓練之名義好好地磨練砥礪,外加苛刻地對待初心者。
  那他打死也不想玩這款遊戲,BUG技能開那麼大給不給人活啊!
  儘管腦部運動的活躍,他還是讀不進去那密密麻麻的蟲字上頭寫的艱深敘述。即便他國中時後的國文課倒還能夠簡簡單單地理解那些古人不得志的愁緒,不過一到這裡好像腦袋就會自動地打了個死結說著此路不通請另外重開網頁似的,說著工程師去上廁所請等會再發噗的話語阻礙本來就不是很聰明的腦袋理解這根本不是普通人在讀的書。
  唔、即使他自詡為普通人,不過其實他根本就是外星人才對。
  自從鬼族大戰之後,褚冥漾就多少受到自家老姐的荼毒……、唔,應該是說訓練言靈穩定性,三不五時就得回一次妖師本家,然後被丟入不遠處森林的移動迷宮說要訓練先天能力,其實也順便檢驗其他成果。而且每次都能夠讓他被追趕跑跳蹦地近乎逃命地跑出迷宮,而且不出五天以上絕對走不出來的定律、大概在他走了第一千兩百九十八次的時候終於只花了四天又二十一個小時的時間出來。
  只不過是被抬出來的。
  想及於此,他又不免地雙手掩面感到困窘。
  他當時還可以清楚記憶當時的情景簡直快一觸即發,他可以清楚看見自家老姐跟學長之間交流眼神的那火花似乎差點爆炸開來波及到一旁的他,當然也包括在一旁細慢飲茶的然跟夏碎兩人似乎相談甚歡。
  「請問冰炎殿下有何貴幹?」很明顯的,少年能夠聽見話語重音根本就放在最後一個字,近乎咬牙切齒地就要拿出幻武幹架一般的老大不爽,即便那兩張漂亮的臉上都掛上禮貌性的微笑。
  皮笑肉不笑的惡狠感徹底讓他近乎落跑的想躲在沏茶組的那端,只不過早先一步被自家老姐給叫住,試問的話語更是讓他無來由地打了好幾百個冷顫:「他是來找你的嗎?」
  求救意味地瞥向一旁的冰炎,只見對方挑了挑眉擺明不打算回應後,他才又將視線望向不遠處……、呃,離事發現場有段距離的夏碎。
  隨後在查覺自己的目光時,對方才擱下了手中的茶杯說道:「不好意思,巡司、漾漾下個禮拜要補考,所以我們打算幫他惡補落後的進度。」
  簡直就是被救贖了,褚冥漾感到自己痛哭流涕地就只差跪在對方眼前說著老爺小的就決定跟您一輩子了。
  雖然倘若自己真這麼做了,千冬歲肯定會跟著去的可能大概有十成十。
  所以少年只是力馬打消了念頭,隨後只聽見冰炎隨後補充的話語就只差點沒有吐 血:「不然那傢伙被當掉不說,可能還會在醫療班裡頭躺上一個月,順便將其他科目給一併重讀。」
  去你的混帳少在那邊烏鴉嘴!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馬上接收到對方惡狠的目光,少年只好跟著小媳婦一樣抿著唇、低頭表示沉默。
  不過事實其實也不完全如此,所以他現在才在這教室裡頭討論這次學院所舉辦的夏季祭典相關事項。也就是在他跟學長回到學院時所看到的布置一般,呃、如火如荼地開始籌備為期一個禮拜的活動……,而且還是強制參加。
  就只差點沒有燒了那紙通知信,上面寫的要點簡直近乎讓他沉痛地表示哀愁。
  第一、所有學生及行政人員強制參加,袍級生也不例外;第二、記得要找伴、不然會被……吃掉唷♥♥。
  誰可以來告訴他那個被省略掉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啦!


※※


  「漾漾沒有意見嗎?」一旁的千冬歲只是扶正了眼鏡,整理著剛才查探了大概的討論細節、一旁萊恩只是安靜地咬著飯糰心不在焉的模樣、而喵喵則是才剛提議回來的興高采烈。
  「沒有,還在煩惱要找誰一起參加。」褚冥漾只是無奈地拿著信封袋裡頭的胸針,撇了撇嘴表示無奈。
  「對了,如果是工作人員的話、應該就沒有這個問題了。」眼前少年只是翻閱了下筆記,隨後試問道:「不找冰炎學長參加嗎?」
  褚冥漾只是愣了愣,他的確沒有想到這個結論。雖然他大多都想過其他人的可能性不高,不過就唯獨沒有想過將他拉出森林推入這祭典裡頭的始作俑者。
  可、他應該會被可能存在的冰炎殿下後援會的成員們給堵上的可能大概有八成會是被來幹架的激進派直送醫療班、兩成則是在背後紮小人下毒的溫和手法。
  雖然有另外一種可能則是腐男腐女LOVE一起來的俱樂部給追著跑,他可不想年紀輕輕就上了頭條說著這兩極端的社會案件,也不想要看到自家惡鬼老姐拿著報紙還是影像球之類的東西要自己負起妖師一族的責任,他還不想年紀輕輕就要被社會輿論壓力給丟了老祖先的臉。
  最主要的是,他可不想哪天看到凡斯從墳墓跑出來,鬼魂還在那邊飄呀飄地一臉惡狠瞪著自己用言靈把他給痛揍一頓。當然也不想哪天真的看到自家阿嬤在不遠處、應該是在眼前差不多一步用力揮手的興奮模樣。
  怎麼想,他都覺得自己的下場莫過於此的悲慘。
  雖然先決條件是,他得先跟冰炎說出那句請當我這次夏季慶典的伴,然後就是好死不死地被對方給應許下來,再來就是需要什麼甜蜜蜜情景增添氣氛,然後他就是直接直逼本壘的受死嘎嘎嘎嘎──!
  想起來就是無與倫比的煩躁,可惡。
  「你在我房門前腦殘夠了沒?」褚冥漾隨即失去了重心,撞上了恰好開門的冰炎,眼前人一臉不耐地看著他,很明顯地因為少年方才倚靠門板的聲響干擾了他的安靜氛圍。
  所以老大現在很不爽的模樣。
  褚冥漾只是愣愣地看著眼前人,差點忘記自己原本的計畫,唔喔、要不是看到對方也拿著那封邀請函,他大概絕對不會想起來自己的本意為何、然後就默默地回到房間才恍然想起。
  「學、學長找到伴了嗎?」才當少年問出口的同時,只見眼前人卻顯煩躁地回應著沒有兩字:「麻煩死了,就連原本要去處理的任務也被延後,這鬼東西連推也推不掉。」
  「……那學長請跟我一起參加!」褚冥漾只是死緊地閉著眼,低頭的姿態頗讓冰炎挑了挑眉笑出了聲:「怎麼、不怕被什麼可能的後援會給追殺嗎?」
  少年隨即露出了為難的神色,僵直著臉色點了頭後又用力搖著頭。
  「管他什麼啦、誰知道……是什麼東西很恐怖欸──!」想及於此,褚冥漾還記得去年聖誕舞會時那個東西被放出來的時候他不小心剛好目擊事發現場,還有排整排修補不完的屍體跟器官散落在醫療班前頭領取號碼牌,只不過都只能等隔日再來。
  因為大多數的醫療班人員都跑去參加舞會根本沒有空可以去理會那簡直可以媲美跨年時期那種人擠人器官擠器官屍體擠屍體地滿出醫療班總部旁邊的小公園。
  褚冥漾只是忍著那觸目驚心的畫面,冒著膽顫心驚情緒看著這片壯觀的驚悚畫面,大概就類似於電影情節裡頭永遠殺不完砍不光的活屍一成群張著口跟你說嗨的感覺差不多,噁心到差點要了他那翻湧而出的胃酸。
  而他只不過是剛好路過要去會場的小小工作人員罷了。
  可惜的是這次在他聽到消息去詢問之下的結果是工作人員爆滿到還得有後補次序,所以為求保險還是找個伴還可以順便享受慶典的樂趣這樣。
  僅管他其實只想窩在黑館房間看個電視也好,畢竟外頭的世界太危險、誰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你砍我我殺你的古惑仔耍狠之類的。
  「你還會怕啊、之前不是有成功做掉一次?」冰炎只是挑了挑眉,順便將胸針別在眼前少年制服上頭:「保管好,不見自己看著辦。」
  「知道了。」少年只是咕噥了聲,也將自己手上捏的死緊的胸針給別在對方黑袍領口處:「那次是剛好……跌倒撞到王水泡泡,要這麼剛好那東西被我影響到霉運、我也愛莫能助。」
  打死他再也不想提及那次混亂之中看著那東西以及其華麗的姿勢跌倒,然後碰到王水泡泡發出哀嚎尖叫說著人家毀容的話語哭著跑走的事件。
  他只想說這一切只是個美麗的、意外。
  不然他還可以做什麼評語,褚冥漾已經不想去理會些什麼。更何況那東西撞到的部分還是不起眼的右臂邊緣,剛好因為跌倒的緣故稍微擦到了泡泡罷了。
  後來只見那東西先是拿起了手帕在原地呼呼惜惜、而後花了三秒落淚、三秒鼻涕、三句台詞、三圈自轉,最後以華爾滋的舞步跳走。只徒留他一人在原地看傻了眼,還恰好被旁邊激烈反抗的同好給波及到重擊背部,還被踩了幾下後、看著同好落敗且自動傳回醫療班門口謝謝不送的景象。
  其實以上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那鬼樣子竟然還被偷錄實況被冰炎笑了好陣子。
  「不過……、你們班不是要擺攤?」冰炎只是補充了句,褚冥漾也才恍然想起方才的班會到底開了什麼鬼東西自己一點印象也沒有。
  所以結論到底要幹嘛!


※※


  所以、她在這裡。
  應該是說他穿著女性和服假扮連續劇也愛用的角色,只不過人家是女主角,他只不過是負責用棉花糖的……、正確來說是,打雜的。
  褚冥漾實在不想去回味後來詢問千冬歲、喵喵他們所得到答案的一連串快速籌備的過程,什麼抽籤選定表決通通自動在他的腦海裡頭跳躍式直接到了試衣換裝上工的前一天。
  到底有沒有那麼有效率,就連他這微弱的一票心聲都自動進位是怎麼一回事啦!
  「漾漾等一下就是輕輕捲動棒子,看著說明書多賣個幾支就知道訣竅了。」一旁的喵喵只是滿溢著笑容說道,隨後硬生生地拉緊了腰帶綁好。
  其實他只差那麼一句差點脫口而出的髒話而已。
  就連同學你可不可以有良心一點,賣個棉花糖還要前幾個客人來作白老鼠實驗看看棉花糖做得成不成功這樣,什麼多賣幾支知道訣竅感情是當第一個客人是練習用品之類一長串的腦部運動全都被那腰帶的緊束難以呼吸。
  這又不是馬甲,痛學可不可以對平民稍微好一點?
  只不過在他想到的時候已經開始戰戰兢兢地轉動細棍製作棉花糖,還好火星科技很高明、只不過他的雙眼都快被眼前排得特長的情侶給閃瞎了眼不說,褚冥漾其實比較想問那最尾端的牌子到底去哪裡了,怎麼看不到盡頭啦!
  然後整條慶典路線圖其實攤位大概就類似他家到巷口超市的距離沒有多長,主打部分除了煙火之外就是神社步道和那其實人很多的浪漫閃光區地標這樣。
  褚冥漾只是偏過頭,迴避高處不遠的閃爍光源,還不時可以看到粉紅色泡泡的LOVE LOVE青春無敵少年少女氛圍。
  「啊、漾漾換手,冰炎學長來了。」少年還未反應過來,便被少女給推過了一旁,踉蹌了腳步不打緊還剛好落入了對方的懷抱裡頭。
  「褚。」他只是愣愣地抬起頭回應著自己慣稱的稱呼學長兩字,兩秒後才直呼不妙。
  有種好像會莫名奇妙被暗殺掉的感覺,褚冥漾無來由地感到無比惡寒。
  「走了。」冰炎牽起了他的手,只見後頭的喵喵臉上掛著笑容用力地揮動雙手嘴裡似乎還說著要幸福唷的話語,更是讓少年簡直落入了少女情節裡頭。
  最好是這樣啦!
  不說那攤位簡直重複到每三攤有賣面具的、每兩攤就是撈金魚釣水球,短短一條街還可以重覆性高得嚇人這未免也太過於缺乏創意性了吧。
  雖然他嘴裡還咬著章魚燒。
  「……謝、謝謝學長。」待逛完整條街之後,褚冥漾只是道謝著、隨後只見冰炎晃著那路線簡介:「還有一段路需要完成。請多多指教了,褚。」
  戀愛路線GO的粉色字體大大地映入視網膜上頭,轉換之下、不就是自己方才差點被閃瞎的閃光區地標嘛!
  冰炎隨後伸出了手,嘴角笑出了個漂亮的笑容;而少年只能硬著頭皮覆上自己的手,說著請多多指教幾字。
  僅管沿途都可以聽見什麼肉麻噁心的老掉牙情話,就連夏天冰棒冬天的火鍋都能夠聽見。少年只是緊抿著唇,試著以自己最大的耐心努力撐過眼前的好漢坡。
  早知道就戴墨鏡了,根本就比省電燈泡還要省電地讓人無法睜開眼,還差點跌倒。
  即便過程艱辛困苦,他們終究還是走上了頂端……、人更多。
  根本就是集體婚體那種數目,褚冥漾勾了勾嘴角、試圖讓自己的顏面神經稍稍舒緩些許。
  「褚。」冰炎低語著,氣聲說著最後一個。
  停頓。
  「我喜歡你,你呢?」只見眼前人眼眉微彎了起,露出了一抹略顯透明的笑容很是漂亮。而少年只是愣了愣,看著對方伸出的手、不自覺地覆上手說著喜歡兩字。
  青澀地、只感覺耳骨熱燙。


※※


  混帳啊──!
  褚冥漾只是看著影像球裡頭的自己滿懷少女羞澀的臉龐,只差了自己沒有轟了眼前的影像球,打死都不肯承認那個傢伙明明就是他的事實;後來也才知道穿上女裝根本就是被設計的,自己當時抽錯了籤筒只好怨自己不長眼。
  不過!
  不過見鬼的到底是誰在人海茫茫裡頭看到他跟那惡鬼學長的人影還以高畫質拍攝全場,又不是記錄片從頭到尾還打什麼粉色遮罩不要以為他不知道!
  「那我只好捨命陪君子了,褚。」冰炎只是挑了挑眉,惡質地勾彎笑容。
  「去你的學長你根本就是水鬼心態少在那邊亂用諺語了你,唔喔、怎麼辦啊啊啊啊──!」少年只是一臉煩躁地弄亂了自己的短髮,只見眼前人挑起了他的下頷。
  「我喜歡你、褚。」冰炎啞聲說道,停頓了下反問話語。
  褚冥漾只感覺氣息熱燙、無法反應過來地點了頭,絲毫未覺眼前人眼裡溺愛很淺。
  「我只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褚。」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