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滿月【蘭尼】


  你喜歡看著他眼裡的那抹為了自己而認真的眼神,彷彿自己在他眼裡是沒人可取代的地位,深深地植入在他的心上,為了自己願意付出所有、甚至是愛。
  他總是拘謹地對待著你,一板一眼地絲毫不會讓你有感到稍微的不適感,體貼入微地全都打理到家,從裡到外無微不至地設想周到,知道你在某些時刻需要些什麼、甚至不必言明,他都能夠知道你想的事物是他可以為你完成的。雖然偶爾他總是會一臉無奈地看著自己,說著這並不是太適當等話語,稍稍提醒你的舉動可能會帶給別人麻煩,但他始終沒有提到他自己本身是否會因此舉而多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因為你知道、他一直以來都不肯言明而默默地當個接受者,將你孩子氣地所有要求給一舉承擔下來。
  你曾說過,其實他不必如此勞累的,有些事情其實靠你自己就可以完成的,沒有必要還要多這層手續要他處理完畢。而他回應你的話,淡淡地、卻不得不正視他天藍眼眸中的那抹堅定。這是他心甘情願的,即使你不要求他,他還是會主動地去完成。
  而你說,若是你堅持的話呢?他輕嘆了口氣,勾起一抹苦澀,他還是會執行他應有的本分,只不過對於違背你的意思,他感到無奈與抱歉。聽到如此,你搖了搖頭,與他一同揚起苦澀的微笑。



  偶爾,你帶來的雜亂就是將昂貴的地毯染上了鮮血,血漬滲入作工精美的布毯,他並沒有多餘的抱怨,頂多也只是嘆了一聲氣後、便換上了一條新地毯,用力地洗滌著那條被血漬沾染上片且因價格不斐而買回的地毯。
  你說,你喜歡看他那份苦惱的神情,看來甚是有趣之外、還會覺得他傻得過頭。遇上他的那份幸運不知是從何而來的,他總是任勞任怨地不發任何一聲怨言,默默地替自己打理好一切,食衣住行一手包辦、卻不失其專業地一一完善完成。當你彎起那抹微笑時,你也曾要求他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給自己看看,原因只是自己好似不曾看見他的微笑,而他微睜著眼,而後努力地揚起一個漂亮的弧度。
  那是個帶點小小幸福的微笑,像是自己佔滿了他眼裡的天藍,重重地佔滿了他的位置。
  你不自覺地撫上他的臉龐,笑著。他愣了下,不解地喚著你的名,你回過神說著沒事沒事、而後又補充說道,他還是多保持笑容得好。
  其實,你知道的,你方才那情不自禁的動作早就透露了你的心情,情緒上突然而來的那份愛戀湧了上來,無法克制地想告訴他不需要多做那些自己也能一手完成的瑣碎事物,你也想為了他而做些什麼事,而不是一味地看著他靜靜地為自己付出,像個傻子一樣的舉動,只會讓你更加的無力、更加地想衝動擁著眼前的他,命令他不准再做多餘的事物。
  但僅僅只是假設,自己有沒有可能真有那一天做出這種不經大腦的事情,也還在腦中猜想著。
  用著藍紫色的雙眼看著那人的動作,每一個都好似能夠牽引著你的心情、思緒、甚至你整個人,不自覺地想伸出手擁著眼前的那個人。
  你們之間有太多事情、太多故事可以述說,但更多的是你對他的情感沒能言明一切。你曾想痛痛快快地向他坦白一切,但可想而知、那人的一本正經可能會對自己說,不要開我玩笑了、少爺等諸此類不肯正面回應的話語,讓你每每想衝動的湧上喉頭間時,又頓時沉了下去。你半開自己玩笑的嘲笑著自己那種很是挫敗的感情,大概套用原世界的話語、就是個好人嘛!




  自己慣性的優雅舉動跟那人慣性的恭敬話語形成一幅貴族所慣有的場面,你們彼此間也都習慣了這種互動模式,不打破之中的既有氛圍,你倒也挺自在的,畢竟有時你的惡趣味還可以看見他不同的另一面,不過你最想看的、還是他極少顯現出的那份笑容。
  你還記得,那天的天氣正巧是個暖陽高照的日子,徐徐的微風吹拂進窗,那人依舊做著他日常慣做的清潔,用著潔白的布面擦拭著每處每角,一絲不苟地整理著。認真的神情,其實就從他天藍色的眼瞳就能夠看得出來,而你只是有意無意地拿著餐點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啃咬著些微硬化的麵包,目光則是故做沒事般地游移在他身上。
  而他認真的就真的毫無發覺你這大喇喇的窺視行為,在房裡走走停停地、拿起物品仔細清潔著,如對待至寶般地小心翼翼,每個動作都分外小心、分外注意。你曾試問著自己,怎麼會就此落入了名為愛情的漩渦當中,你知道那人是不可能輕易地就接受自己這份情感的,不過若套用於主人的權利、那又是另一回事。你也明白,若是如此、那自己也不願意濫用這名來拘束著彼此,套上一層不必要的枷鎖。
  你放下了手中的麵包,改拿起了酒細細啜飲著,眼神不自覺地飄向窗外的那片自己已然看膩的景色,思緒稍嫌混亂、而顧自空白著。
  你們的對話可能最多的也只是命令、與那人仔細的叮嚀。有時候,則是他述說著過往的記憶而告訴你一些不曾接觸過的事物,那段有關於他的某段過程,自己沒能一同感受的苦笑。
  適當的音量回盪著房裡,沒有過多的雜音。有的只是你的應聲跟他的述說,彼此間的默契不自覺地就一個眼神就能夠懂得,不、自己還是不甚確定著他的心思。你思忖著,到底該拿自己莫名生出的情感怎麼辦,一點法子都沒有。
  你習慣遇到問題會與他分享,但這問題牽涉到本人,更何況你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怎麼記述著你對他的情感是怎麼萌芽而茁壯的,好似就不知不覺地就這麼下去了,你感到有些默然、或是該說不知如何回應。
  「少爺,你怎麼了?」回過頭來,他察覺了你眼中那抹困擾不已的思緒,關心地問道,而手中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你應了聲,搖了搖頭,沒多說什麼,勾起一道優雅的微笑。隨即又落入了回憶的時光機裡,不自覺地回憶起那天的情景,就跟平常一樣沒有多大的改變、那人的身影仍然一如往常地替自己打理了一切,而自己則是默默地接受。
  不同的是,那天夜晚的月是美麗的滿月,完美無缺。
  而自己突如興來的想看著那圓滿的月而聽他述說著月的故事,你還記得他曾對你說過大大小小的有關月的傳說,而讓你見到他那抹若似無的淡笑,脣形依著字詞而勾劃出的弧度,讓你不自覺地想一親芳澤,而在酒精的催化之下,你吻上了他,紅酒的滋味順道進了他的喉頭,他有些不穩地就順著你的力道而躺在地上,正巧形成一幅曖昧的畫面。
  而他微紅的雙頰,讓你再度吻上了他,他沒有多加反抗的動作讓你恣意地吸吮著他的唇,一次又一次的掠奪他的芳香。待你離開了他的唇,而他好似昏了頭似的、反應不太過來而傻傻地笑了起來,跟平常的模樣甚是差別頗大,你不自覺地又再度偷了他的唇,顧自地將自己許久沒能說出口的話語用著吻來表達。



  那是抹有著淡淡幸福的笑容。
  你不曉得,那天的事情他是否還記得一清二楚,自己的行為是否帶給他困擾,一切的一切在早晨再度來臨時,才了解原來只是自己一味的憂慮,他的動作跟以往並無不同或是特意躲避自己,你有些小慶幸、但也有些失落。
  想到了這,說你渴望帶給他幸福,但不知從何著手起。你能給予的、他自己也能做到,這讓你感到無力。左手不禁撫上了額頭撐著,輕嘆了一聲。
  「怎麼了麼?」他走了過來,你仍舊沒能回應他,而他明白、你暫時的不語只是在思考著該怎麼向他輕訴你的煩憂。過了許久,你才緩緩地說著不似問句的疑問:「今天會是滿月麼?」
  他愣了下,沒回話,你才不解地抬起頭看見了他臉上的那抹不自然的表情,他還在思考著該怎麼回答時,你就笑了出聲。
  他有些措手不及的神情,讓你這麼一笑給全顯現了出來,一片紅潤浮現在臉頰上。
  你突然明白了所有,其實這倒也不是件壞事,或是該說就自己而言是個重大發現。
  並非言明就是好的,你頓時醒悟了下,伸出手將他拉向你自己,輕輕地在他耳邊低語著。



  他愣了下,點了點頭後,顧自低著頭;而你臉上的笑意則是漸漸趨大。
  「希望今天也是滿月。」你在心裡小小地希冀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