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的身影總是在自己無助時,陪伴在身旁。他不自覺反問著自己,那麼在他徬徨、害怕時,自己又在哪裡?
  發現自己的目光會隨著他而移動、飄浮著的那時,自己那份愕然又帶來了多少不確定的情感,若說是發現的有些遲,但也不然。單憑自己的那份愛戀情感,與那人總是體貼入微的舉動,有時還會懷疑起自己的想法、思維是否跟現實中有些出入。甚至還會追溯回當初,ㄧ再地問著自己從何而起的情感、對與錯、而是非。
  這樣猶豫不決而躊躇的自己,就連自己都覺得厭惡。
  不可否認地,確確實實地在意那人。



  79、日記 CH2【冰漾】



  鬼族大戰後所空白下來的那段時間,無法得知其他人、世界與那人的變化,而自己卻只停滯在某段時間,等待著契機回歸現實。
  在自己流轉於那段時間時,緊閉著眼,所見之處泰半無非是一片空白,抑或是黑暗。除了某些時段會浮現自己過往的記憶以外,就只有緩緩地等待著。
  冰冷的液體環繞在身旁,就連體溫都漸趨微冷,水流的濕冷感讓自己感到無比不適。而每次想咒罵時,卻不自覺地一再想起那溫暖笑靨、與溫度。
  突然渴望起擁抱,那人的擁抱。
  冰炎該說自己就像是原世界版的睡美人,只不過打死他也不會承認自己會是被壓的那個,只不過就是暫時落魄了點而已,更別說他的惡人形象早就深深種植在褚冥漾的心底深處,想必他是絕對不可能升起那種不正常的想法,儘管他總是腦殘地讓自己想將他拖出來洩憤一陣子,就如同那該死的獅子頭提爾一般,打到自己氣消為止。
  畢竟除掉他腦殘部分的話,大致上都還滿像個可愛的孩子。
  過度善良體貼、過分信任、愛吃甜食、想法單純……等等,冰炎不禁也想吐槽起自己,怎麼自己好似一副戀童癖一般,輕鬆就能將那人給拐上手並吃乾抹淨,大飽自己的口福。
  而在自己重回現況時,褚冥漾一就是那笨笨、呆愣的樣貌地看著自己,就如同久而重逢的場景,凝聚在眼眶的淚水遲遲無法落下,他顫抖而低啞的聲線像是要說出久而不見的無盡話語。而自己沒能說些什麼又再度昏過神去,不禁想咒罵著自己尚未回歸的靈魂,而失調的副作用。
  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才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早已不是當初的代導身分?
  還記得,起初自己選擇接下代導身分時,還花費了不少時間來觀察這需要他代導的少年。時常看到他總是帶著一抹微笑,即使身上還背負著方才招牌從天而降所造成的不等輕重傷,嘴裡還勉強說著沒什麼大不了的,而那些醫生及護士們不疾不徐地十分熟練地處理大小不一的傷口,一旁還跟著那少年笑鬧著,彷彿那少年的傷只不過是輕微發燒般的正常。為了觀察身體狀況,住進了醫院病房,不必人帶領、那少年便自行走入自己的病房,一拐一拐地慢慢走著,而驅離了原本打算攙扶著自己的年長護士。
  除了處理任務、學院課業之外的時間,一有空就來觀察這少年的日常。不難發現,那少年總是臉上帶著一抹微笑,若有似無地像是在思考些什麼地望向窗外的景色,眼神中有些許的無神。說是在發呆、或是放空,這倒也算是。臉龐裡的稚嫩,墨瞳中的純淨光源,都說明了少年的個性,單純、無邪、沒有多餘雜質的。
  一切一切,從一分一秒所構築而成的初步理解扎入心底。
  平時的他喜歡閱讀,若說他喜歡、不如說是大部分的時間他都花在閱讀之上。畢竟受了傷住進醫院裡,大半時間坐臥在病房上,陪伴他的除了慘白的天花板、病床、點滴等醫療設備之外,就視窗外那片陽光照耀而下的城市街景。而只能將時間花費在閱讀以及理解學校課業的基本知識,成績還維持在不錯的程度,也是因此而來。
  只不過他的衰運果然是如影隨形的,就連吃個便當都可以出事,最誇張的莫過於其他人都沒事,唯獨他一人因食物中毒而虛弱不已。之後的考試更別說是因此而拿不到好分數,而在分發手冊上好奇地將學院名稱給寫上了登記分發的填寫單。
  冰炎就該知道,那少年與自己第一次的真正面對面接觸就快來臨了。
  看著那少年的姊姊還因為如此而去找主辦單位理論,那少年唯唯諾諾地模樣讓他不禁一笑。但不可否認地,他姊姊倒是還滿面熟的。
  離新生訓練越近,冰炎就越好奇起那少年的反應,看他呆蠢的模樣、肯定是會先來場震撼教育一般,然後呆站於原地闔不了口。
  那天自己因為任務睡過了頭,請庚先帶他過來,再由自己向他一一簡單介紹一下學院的各式建築與基本認識,如果那少年有看完入學手冊的話,自己也就能少了一大半的制式話語。不過那種厚度應該是不會有人去真正地完全一口氣看完的,更何況自己還是那種第一眼就看它不順眼燒了它的那種類型,那少年應該只會將那本媲美字典的手冊擱在一旁忽略而已。
  在得知庚沒能將那少年帶回來,而他還在震驚之下呆看著月台,而錯愕地接起自己撥出的電話,自己忍不住就是一陣怒罵。待自己一看到那人呆愣的模樣,更是禁不住想伸出手巴下他的頭,打清醒他尚未回復的驚慌情緒。更別說他自己心裡所想的遺囑該寫些什麼,那些不營養的話語盡從他的思緒裡一一蹦出,這倒是讓自己恍神了不少時間。索性閉目養神起來,思考著該拿這少年怎麼辦。
  怎麼也想不到,眼前的墨瞳玄髮的少年竟會將自己的情感細細地牽引出成線成圈。
  超越了自己所想像的那般,過度地、想抓住眼前的單純。



  回到黑館時,已然是夜晚時分。
  褚冥漾先是回到自己房間整理自己的部分衣物,依著自己的意願要求他一同住在一起。黑館的房間很大,要兩個人同住、不會是問題所在。況且,那人依然是會些微害怕著他浴室裡的那人偶,三不五時地就向自己借浴室用。雖然鑰匙也早就給了他,讓他擁有隨意進出的權利,其實有無搬來也不是太大的問題所在,無關痛癢。
  冰炎看到書桌上的那本筆記本敞開著,裡頭的字跡滿滿地遍布著。
  而直到看見最後短短幾字所構成的句,而停頓了指尖的動作。
  ──因為是你
  冰炎不禁一笑,勾起了個漂亮的弧度。指尖碰觸著紙張摩娑著,翻至前頭看著那少年的心情轉折,先是一開始的感觸、而後說到了自己是如何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事物,就連冰炎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再慢慢地述寫著所謂當初的點滴心情。
  依稀記得當自己出生時,是多麼驚險地活了下來,那種生產過程真不是普通人能夠辦到的。有時他還會懷疑起是不是那些人誇大了他們的言詞,怎麼可能如此神奇地就這麼存活下來。在成長的過程中,大部分都是在受傷、住院兩者之間循環著,也因此、所認識的朋友也是那種用手指可以數出來的個數。冥玥對他的好,他一直都知道、一直保護著自己不受傷害,至少在心理部分是能夠多多少少負荷一些,物裡傷害的部分也只好訕訕然地笑著看待自己衰運的命格罷了。
  至少他還活得好好的,也至少那時的他是這麼認為的。
  冰炎看到這裡時,心裡有些糾結,忍受了那麼多、他還能露出漂亮的笑容,是否會太勉強自己了?
  漸漸地寫到了自己國中生活,大約與前頭的受傷經驗論一同,唯一不太一樣的是有幸運同學的結交而多了些不同的字句,不過不難知道所謂的意外還真是無奇不有,從他的經驗論點就能清楚明白,而且時間點上的巧合都太過於明顯、但卻找不到任何地缺漏,不得不聯想到衰運的厲害處。
  其實前面並沒有寫太多的描述,除了病房的色彩讓他印象深刻、受傷的方式之外,大半的也只記得片段事物罷了。最後慢慢歸於總結,寫下了鼓勵著自己的話語、也道出了自己此時的幸福。在進入這所學院後發生的事物都太讓人印象深刻了,一次次都讓自己驚艷而嘆道連連,更是瞠目結舌地用著自己的墨色瞳眼努力親眼看著事情的變化,太多太多炫目的事物讓自己目不轉睛。所以以防自己忘卻,還是一一寫下自己的心情比較保險,即使有些有影像球記憶、有旁人口中傳述,但還是希望是由自己來深入記憶在心底深處某一處。
  冰炎笑道,正巧地褚冥漾也拿了些衣物進來。轉過頭看著那少年,而他頓了下便趨向自己要拿取那本筆記本,淡藍色的封面正巧如同主人般溫柔如水、體貼入微的心情呼應於起。
  「學長,還我。」褚冥漾伸出手討著自己的所有物,冰炎仍然是掛著面笑容沒有過多的動作,褚冥漾想上前拿取卻被冰炎一手攬住,無法動彈。
  冰炎將筆記本擱置在桌上,顧自地將他牢牢地抓住,汲取他身上沐浴乳的馨香。
  緩緩細語著,在他的耳邊說著不似自己的言。
  「啊……?」褚冥漾不甚明白地疑問著,抓著冰炎身上黑色袍級制服的一小角,抓皺了些。
  「一起、一起寫。」自己並非那種能夠表達自己的那種人,更何況這種跟彆扭能夠扯上大半關係的事情,怎麼可能叫他一臉冰冷的就說出來。
  「是一起寫日記麼?」褚冥漾漾出了個笑容,壓根沒有想過能夠跟冰炎一起寫日記的經驗,煞是高興又是興奮,更多的是能夠了解冰炎的心思又能跨一大步的進展。
  「嗯。」冰炎悶哼了聲,沒再多說些什麼,兩人就這麼互相擁著入眠。



  待褚冥漾再度囀醒之時,身旁的冰炎早就因任務的關係披上了黑袍與搭擋一起出去了。
  他才剛坐定在桌前翻開筆記本,跳過自己昨天寫的部分準備在接續下筆之時,還發現自己原本要寫的頁面,早就被另一人的字跡給佔了篇幅,如那人一般個性的筆觸,整齊、乾淨又好看的字跡,雖然不難發現那人寫字時的快速下筆,但還是依然保持著完整有紊不亂的字句。大小適中的字體拿捏得當,讓褚冥漾不自覺地聯想到自家學長的厲害程度又上竄了一層。
  部分是對於自己之前所寫的過去表達自己的看法,字裡行間底能夠隱約感覺到冰炎的些許無奈與心疼,不過有時還是對自己的腦殘行為感到頭痛不已,即使現在已經努力改善許多。
  接續著的是冰炎的部分過去述寫,沒有過多的言語可以述說,全憑印象中的景色所描繪出自己曾存在在那裡的事實,他並不喜歡兩族之間的吵吵鬧鬧,更說是他實際上是懶得去理會那種不必要的紛爭。
  自己的不同是很早之前就認知到了,隱隱約約地能夠憶起家人的那抹美麗笑容與溫暖,但隨著時間流逝,自己也不是記得很清楚了。對於過多事物所產生的漠然也因此而生,不自覺地會稱羨起別人的家庭,不自覺地會渴求溫暖,就跟他渴求著喜歡上自己是一同的。
  看到這,褚冥漾好似能夠看見冰炎正執著筆一筆一劃地勾冽出字形,而形成詞、句的產生。速度頗快地將自己的思緒一一傾倒而出,訴說著自己片段的心思。
  那抹認真的神情依稀在前,還會轉過頭來對著自己劃出好看的笑容。
  褚冥漾不禁笑了起來,幸福的氛圍從筆記本裡散發了出來,洋溢著整室房間。平淡而滿足著。
  轉了一圈,回到了原點,才赫然發現。
  其實一直都很在意著那件事物,才會一步步地想趨向前去,伸出手擁著那單純而平凡吸引自己的微小事物。
  轉呀轉的,不停兜轉在原地,每一個質疑、每一個疑惑,解答出來的答案就連自己都不自覺地停頓了下,而綻放出一個漂亮的笑容。
  不自覺地孩子氣、不自覺地包容。
  ──因為是你
  所以會自然而然的,喜歡上。




   02-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