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冷戰【戴利】


  擦肩而過。
  戴洛連正面都沒看自己一眼,就顧自地看著手中的小冊子快步走過,後頭跟上的另一名女同學則是細語地說著等等兩字,能夠看見細微的紅潤在那人的雙頰邊,似乎牽起了青澀氛圍。
  那些關於愛情的可能性。
  阿斯利安只是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過頭目送著對方漸遠的腳步。
  沒有、他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是錯誤的。
  其實根本誰對誰錯一點也不重要,阿斯利安想著,不自覺地抿了抿雙唇。




  「阿利學長。」眼前的少年喚道,拿著幾本書籍正準備入座讀書,看來是要好好準備一下不久後的期中考試。
  阿斯利安揚起了一貫的笑容喚著對方的名,可牽動的弧度就連眼前人都說自己如果不開心的話,可以不必勉強自己。思忖了會,他不太明白、明明就是自己慣常所作的反應動作,為什麼在他們眼裡總成了跟戴洛冷戰所成的煩悶效應,連帶著將自己的開朗個性給蒙上了好深的一層霧氣。
  自己是沒有特別感覺到的,他如此認為著。
  好吧、或許是有那麼點在意戴洛那種視而不見的態度,根本就是在懲罰自己的不是,變相地、說明自己的舉動根本不加思索地反應而下的後果造成了如此局面,這是他應得的。
  他撇開了眼神,試圖再勾起嘴角。
  卻只感覺到自己的表情似乎因此僵硬化了一般,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
  很悶。
  這是他唯一可以說的話語。
  他還刻意地拐了好幾條廊道,特別繞了遠路就是不想再感受到戴洛那副神情。看了只會讓自己感覺煩躁而已,只可惜事情總是不會照自己意思發展。
  他甫看見了熟悉的身影,下意識反應就是想換對方的名,而後他則是硬生生地將自己的身軀給旋了過去。
  其實造成自己這番詭異舉動的,還有一點是因為他也同時看見了那名少女跟在戴洛身旁,還說著一些他這裡聽不太見的話語。他只能暗自猜測著、依照那兩人相談甚歡的神色,阿斯利安道也不怎麼想追究那話題是什麼,感覺耳膜鼓譟著、無來由地。
  在轉身之後,他能夠清楚地聽見那少女的輕呼、帶點些微的驚喜。
  他一點也不想轉過身去看、一點也不。
  更別說是猜測了,他便是反應動作地就是跑這字詞趨使他離開了那裡。
  再一次地沒能將誤會給說明白,阿斯利安沒能有多餘的心力可以言語,只是冷戰的沉默讓他有些難受地疼痛。




  稍稍瞇起了雙眼,回到家裡倒也沒有將事情給說清楚。阿斯利安索性就是當個鴕鳥一般躲在房裡頭,除了戴洛要他吃晚餐之外,就是在房間裡頭花費了大半時間就只為了發呆兩字。
  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謂的,他開始思考著。
  正在思索這解答的自己,很無趣、而乏味。
  任由時鐘的指針滴答滴答的作響著,他忍不住闔上了雙眼,有些昏昏欲睡的疲倦襲上身來,他忍不住蜷曲著身體,將頭深深地埋入雙膝裡頭,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溫度是熱燙的,可也同時感覺不到戴洛以往牽著他的手,淡淡的青草香嗅入鼻間地清新氛圍帶給他安穩入眠。
  他嘆了口長氣,眼皮緩緩地闔起,就連爬上 床的力氣都失了去,他趴在床邊、入夢。
  他還記得很清楚,當時戴洛是怎麼怒斥自己的,而自己又是不知怎麼一回事地說著對方的緊迫盯人壓得他喘不過氣來,這話很傷人、他再清楚也不過了。
  尤其對方是戴洛,最在乎自己的人。
  可說過了話要收回來很困難,更別說猶如利劍般的尖銳話語化為了實質的武器毫不留情地重傷了戴洛、或許還有自己。
  「是嗎……你是這麼想的。」最後他們都只止於這句,由戴洛所言。
  阿斯利安其實很想說不是這樣的,可他卻莫名地想賭這麼一口氣,要戴洛別這麼讓他自己倍感壓力,別提自己不在乎自己身為傷者的事情,近乎弱視的單眼視力的確是不容易適應。可總要讓他有機會可以習慣這樣的生活,未來不會擁有更多的可能傷害,他是這麼想的、可卻不能明確地告訴戴洛,而是沒料想過的以如此變相的方法。
  他想該是該道歉,可不只自己該清楚、對方也該清楚這點才對,所以他才遲遲沒對戴洛說出那兩字抱歉。
  再次看見了對方的身影,他再也忍不住逃了開。
  他承受不住那種冷戰的沉默氛圍,儘管他倒也真的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才好。不甘沉默、卻同時也說不出任何話語,即便一句日常的道好。
  鎖上了門。
  隨後便聽見了腳步聲踏在地板上頭的聲響鼓譟著耳膜處。
  而後止下。
  阿斯利安可以想像得到自己的鎖門聲響傳入了對方的耳裡,前幾天自己都還未如此反抗著,而今、孩子氣地任性狠狠地將他自己給弄得烏煙瘴氣。
  這是他應得的,他思忖著。
  「阿斯利安、開門。」他蜷縮起身軀,連話語的回應都沒有動作,就只是倚著床邊出了神。
  「……阿斯利安。」戴洛的聲嗓緩緩地再次喚了出聲,能夠依稀聽見對方的一聲長嘆。再次的沉默持續了不知道多久,旋開門把的聲響並未拉回自己的意識動作。
  能夠感覺到對方輕拍了下自己的肩,擁了住。
  「怎麼了麼?」戴洛問道,阿斯利安才反應過來。
  忍不住地抬起頭看著對方的神情佈滿了擔憂,隨後將整個人埋在眼前人的懷裡頭,再次不語。
  「……抱歉,最近因為報告的事情有些忙不過來。」戴洛說著,試圖讓他回應自己的問句後再次問了出口:「發生了什麼事情了麼?」
  「沒有。」他悶聲應著,沒有過多的言詞出口。
  「對了、為了之前的事情,我想道歉。對不起、我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再受傷了。」眼前人輕輕地述說著,手心揉弄髮絲的力道很輕。
  恰好讓阿斯利安有足夠的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
  「抱歉。」他說著、緊擁住。




  「所以你以為我在生氣?」戴洛問道,阿斯利安點了點頭。
  「阿斯利安,我不會生你的氣。就算生氣、我也只會生自己的氣。」他寵溺地笑了出聲,輕吻了對方的額角:「我有義務照顧你,但不會因此而將我的情緒反應在你身上。」
  「我重視你、所以那天才會說重了話,抱歉。」對方揚起了一抹苦澀,阿斯利安搖了搖頭再次道聲抱歉:「不會。」
  這僅僅只是個誤會,他思忖著、幸好只是個誤會。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