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動【親子分】



  他想他終究還是忍不住自己的衝動,特別在他自己看見了少年雙頰邊的紅潤色彩時,褐眸裡頭的青澀明顯可見,只不過安東尼奧終究還是抵不過那份情慾的衝動,欺上了對方的雙唇後、肆虐了幾許,能夠看見少年似乎對於自己的舉動不甚了解,還未反應過來的恍神。
  「羅馬諾……。」他喚出了口,些微低啞的嗓音聽入自己的耳裡過分慾望了幾許,只見對方眨了眨那潭琥珀色彩的瞳仁不如以往一般地對自己粗口回應,反倒是懵懵懂懂地看著自己不明所以。
  他一直以來都只是沒有對少年說出那份情愫。
  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總有些疙瘩不知所措地、沒能理清那份情愫究竟該怎麼歸類。
  安東尼奧不自覺地勾起了一抹笑容,再次喚了對方的名字,只得他悶聲應了道:「你幹嘛?」
  「沒什麼。」他笑了出聲,隨後握住了對方的手腕再次欺上對方的身軀。
  「嗯……。」安東尼奧能夠清楚看見羅馬諾比起自己白皙許多的臉龐起了明顯的紅霞,半瞇著眼、能夠感覺到對方也跟自己契合的那份慾望稍稍地被啟發了開。
  他想、他是渴望的。
  溽暑的悶熱感實在地讓他感到煩躁,卻意外地看見那少年瞇著眼抱著抱枕似乎欲睡非睡的模樣,意外地可愛模樣讓他一如往常地在他額角邊上落下了輕吻。只知道自己嗅到了對方身上的清香氣味後,忍不住想親吻對方的雙唇後,便糾纏在一塊。
  不捨地、交纏了彼此的唾液拉出了條透明的銀線後,更顯得淫靡。
  即便他很清楚眼前的少年根本不經人事,不如自己一般早已經成熟地能夠自主控制。
  熱燙的肌膚相觸,便更為渴望進一步地接觸。
  汗水稍稍溽濕了身上的衣衫,他能夠間接地透過眼前人身上的那件襯衫確實地觸碰到對方的肌膚,若隱若現地、更為挑起了他的情欲。
  他曉得那可愛的孩子已經對自己的舉動有了情動的感覺,只不過自己要不要先滅一下火才不會傷到自己最為珍愛的少年這點,他倒是思忖了下。只不過他才停下了動作,羅馬諾便緊抓著自己胸口間的衣料,似乎對於自己方才的動作感到滿意一般:「笨蛋、繼續……。」
  比起平常那生氣的胡亂罵語,羅馬諾的聲嗓趨了幾許的細微。
  倒有幾分撒嬌意味的言詞。
  安東尼奧忍不住勾起了笑容,喜孜孜地輕咬了少年的左耳,敏感地躲避著自己的動作,禁不住地輕笑了出聲,連喚著笨蛋兩字要他別這麼惡趣味。
  就是不自覺地會想欺負眼前的少年,過份地惹人憐愛。
  稚嫩的青澀反應差點讓安東尼奧打消了自己的念頭,羅馬諾哼了聲、咬著自己因為暑熱而刻意微敞的襯衫領結,絲帶被少年咬了下來。他深吸了口氣,活像個小貓咪似的行為差點讓他忍不住就衝動地咬上了對方的肩頸,直撲那緊窒之處。
  他先是輕吻了對方眼瞼,隨後帶著明顯情色意味地舔上了耳背,不時地輕啃著耳骨邊緣。自己的這番舉動成功地勾起了羅馬諾緊抓自己身上衣料地頻頻顫著身軀,偶時、還能聽見對方的輕哼出聲。
  碎吻至鎖骨邊,微敞的角度令人遐想、他放輕了力道解開了對方的襯衫,羅馬諾並沒有多餘的反抗動作,反倒是乖順地令人不解。
  想必是熱壞了,他思忖了下。
  伸出了舌尖畫了條長線至胸口間的中點,枕著羅馬諾左手以外、右手同時撫上了對方的胸口,食指勾畫出了好幾個順時針的圓圈,惹得對方細細聲語了幾許,可那幾句聽在安東尼奧的耳裡分外青澀。
  隨後他輕含住少年胸口上頭的果實,帶點一點惡趣味的情緒輕啃、舔舐著。
  另一手也沒能空閒著,用著輕柔的力道戳擠著對稱的另一端,指甲搔刮的弧度就連自己也不太習慣地過分溫柔,羅馬諾稍稍地弓起了身軀,彷彿訴說著需要更多一番。安東尼奧忍不住再次注上些微刺激,隨後不著痕跡地將對方褲頭給解鬆了幾許。
  似乎不經意地沿著肚臍指腹向下,安東尼奧可以聽見對方輕輕地抽氣聲,彷彿就是默許自己的行為一般,羅馬諾只是半瞇著眼看著自己的動作,環抱自己的肩頸、將腦袋給深深地埋入他的左肩上頭。
  安東尼奧揚起了一抹微笑、很淺。
  「溫柔一點。」羅馬諾彆扭地撇過了自己的那抹近乎祖母綠的瞳仁,安東尼奧不自覺地笑了出聲,耳邊依稀還聽見對方的低語、說著自己頗富惡趣味的悶笑。
  輕鬆地就退去了對方的褲子,唰地一聲掉落在地、能夠清楚勾畫出那內褲裡頭所包覆的青澀器官,他能夠想像得到那少年的稚嫩粉色會有多麼的可愛、可口。
  他忍不住吞嚥了口口水,試圖止住自己的衝動情欲。
  「羅馬諾……。」透過那塊單薄的布料握住了對方的脆弱器官,輕輕撫弄著。這簡單的舉動很快地就感覺到布料上頭被溽濕的水意,他低下了身軀一併給含住了口,舌尖輕輕地在上頭打轉著,少年的聲嗓聽來更加地情動了些許,抓住自己肩頭上的衣料力道稍稍用力了些許,弓起身軀的幅度也較方才大了許多。
  用口咬下了明顯已經遮掩不了的那布塊,稚嫩的粉色半挺立著,仍然可以看見前端因為方才自己的施加刺激泌出了些微的蜜液。他再度含上了口,略濕地在口中裡頭打轉著對方的那青澀滋味,忍不住輕啃的力道惹得對方頻說著不要兩字。
  過於刺激了些許,只見羅馬諾再次弓起了身軀,找不著平衡點後再度躺回了沙發上頭,不安分地扭動著身軀,同時也能清楚感覺到對方大腿間的輕顫、很細微,卻意外地一再勾起安東尼奧的動作。
  舔舐乾淨了那前端的蜜液,隨後舌尖便碰觸到兩顆球體的部分,含住了其一後、手掌便開始撫動著那稚嫩的存在,掌心的溫度恰好契合那器官的熱燙。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久後安東尼奧的手中便洩上了羅馬諾的濁液、濃密帶上腥味的青澀。
  對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可他下一步倒也沒有停下動作,輕柔地將少年柔軟的身軀給抬高了腿部,恰好可以看見那緊閉的私處,肉色地令人感到挺立的堅硬。
  探索般地按壓了一指,羅馬諾不適地應了出聲,似乎罵語地碎念了幾句。
  「可惡、好痛……。」安東尼奧更加放輕了力道,按壓著那周圍的緊密,隨後咬進了一指、窒悶地似乎可能會將他的食指給咬斷成兩半一般。
  更加耐心地按壓著附近周圍的區塊,待時機差不多再適度地放入一指,裡頭的祕密柔軟得讓他著迷。空出的另一手也將潤滑液給均勻塗抹在自己的肉身身上,安東尼奧等帶著三指可以順利進出對方的私處過後,隨即換上了自己的肉刃穿進。
  不適地、看見了羅馬諾緊鎖的眉心,跟緊擁自己的力道過分用力。
  少年只有悶哼著聲,意外地沒有破口大罵。
  「羅馬諾。」他喚著,緩慢進入的緊密同時也造成了自己部分的負擔,差一點就洩出的衝動被自己抑制了住。
  他停下了進入的動作,等待少年的面容沒有那麼緊繃過後才問出口:「還好嗎?」
  「笨蛋……,快動。」羅馬諾近乎氣聲的回應著,安東尼奧才開始移動著身軀,一進、一出、一進、一出地緩慢抽動著,少年的身軀也跟著搖動著,能夠聽見沙發摩擦的細微聲響,同時也伴隨著他們兩人身軀的拍擊聲。
  之後忍不住開始加快了速度,一吸、一吐、一吸、一吐著呼吸的頻率。
  羅馬諾大口大口吸著空氣,小嘴微啟著、唾液還來不及吞嚥便滑出了口腔。
  「……嗯啊……。」隨著他聲語的單音節,安東尼奧再次加快了速度,啪搭、啪搭著。
  「啊啊!」似乎撞擊到那人的稚嫩點,他開始用力地推擊著。手掌撫弄對方的稚嫩也沒有停下過,吻上了少年的雙唇、吸吮得些許紅腫讓他頗富一番占有的滿意滋味。
  彷彿自己的體溫聚集在下身的部分,隨著抽插的力道一再地將熱燙灌輸到對方的身上。
  「羅馬諾、還好嗎?」少年搖了搖頭,可那雙染上情欲的褐色瞳仁現在看來只有迷濛,似乎不是很了解自己方才問的話語為何。安東尼奧將他給拉了起,虛軟的身軀連帶著將羅馬諾的小腦袋給依在自己肩頭上,更為深入的下身契合帶來了許多的瘋狂。
  他挺了上去,羅馬諾驚呼了聲,再也忍不住地抖動了下身軀,洩出了濁白、任由自己隨後跟他一同達到頂端,經過高潮的身體泛著微紅的色彩,安東尼奧忍不住又挺立了下身,可再看見少年那般虛軟無力的模樣,他勾了勾嘴角才打算到一旁自己隨意解決就算了。才剛稍稍抽出些許,羅馬諾便制止了自己的動作,要他再要自己一次。
  那是那孩子不言明的體貼,安東尼奧很清楚。
  「別勉強自己。」他說道,只見那孩子撇過了頭說著:「才沒有,我只是……想要。」
  他勾起了微笑輕吻下少年的眼瞼,倒也沒立即就在他體內再次推進了自己的肉身,只是等待羅馬諾平息了自己紊亂的呼吸過後才繼續下去。
  「啊、啊……。」忍不住哭出的淚水讓羅馬諾的聲語添上了哽咽,過沒多久、少年禁不住刺激、鈴口再洩出了白液。
  安東尼奧只是看著對方,少年不經意地緊縮著、他停頓了幾許後,也隨即洩出。
  心滿意足地看著少年瞇著眼,仍努力讓自己紊亂高漲的情緒給平息下去,只見孩子的褐眸仍然流轉著那琥珀色透明的清澈,他便忍不住緊擁著對方。
  「羅馬諾……。」他低語著,待少年昏昏欲睡時將他抱進了浴室裡頭做簡單的清理之後,才換上了乾淨的衣物好讓他安穩入眠。
  帶著些微番茄清香的襯衫嗅在鼻間,無來由地讓他感到心滿意足。
  那孩子、之於自己的意義:重要地近乎自己的存在。




  「好熱……。」羅馬諾說著,飲下了桌上隨意放置的杯子,冰涼的滋味意外地讓他感到稍稍紓解了暑意。些微微醺的意味緩緩地散染開來,隨著酒精的揮發效應,羅馬諾感到有些躁熱感,可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感受,只知道不久後安東尼奧冰冰涼涼的手掌撫上自己的頰邊時是很舒服的。
  伴隨著酒精與情慾之間的情緒,他意外地才發現自己其實喜歡對方的事實。
  不知道甚麼時候早已經深植而下的感情。
  「笨蛋……。」低喃的聲嗓就連自己都不曾聽過,不甚熟悉的口吻倒也沒讓他感到有多餘的感覺,腦袋裡頭昏昏沉沉的。
  喜歡對方的低語、喜歡對方的觸碰、喜歡對方……的全部。
  在他陷入了沉沉的夢鄉裡頭,那單純的少年唯一的心思就僅僅只是對方對自己的那份溫柔。
  令他不得不正視起那起先的親吻意味為何。
  其實、他們都只是沒有說出口。








後記:
  就請讓我癱死在筆電面前啊啊啊啊啊啊啊──。(亂吼亂叫)
  果然很不適合寫糟糕的東西,尤其還是試寫親子分(噴淚)。突然好羨慕那些可以寫得很流暢的大手們、果然是經過一番功夫得來不易的苦功。這裡還是只適合寫一般清水的東西,什麼糟糕之類的、根本不算數啊啊啊啊啊啊──。(整段刪除線)
  以上,感謝還願意完整看完這篇不才的東西,這已經是最大限度了啊……(用力淚奔)。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宋理炎
  • 這篇好棒喔!!!!!
    超愛親子分~~
    辛苦你了!
  • 悠悠
  • 寫得很棒呢!加油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