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輕唱著那曲,柔和的聲嗓緩緩駛入了黑夜。
  對於那些記憶,流流轉轉。他似乎也感到有些朦朧感在腦邊,似乎記得什麼、又不記得什麼,好像不是很清楚。經過了千百年的生活,記憶似乎也被磨得有些模糊不清。
  似乎有兩道身影,一道黑一道白,訴說著千百年前的那樁故事。
  沾滿了血腥、無奈、紛爭、懵懂、還提的那件事情,那場戰爭。
  他好像還記得耳邊那人所說的話語。

  「等我回來。」


HALF【神羅伊】


一、These wounds won’t seem to heal
  你還記得那孩子,跟自己相仿年齡的那黑衣孩子。
  跟自己一身白淨的色彩不同,恰好是漆黑的墨色衣料。
  好似就是為了戰爭而存在,以防那怵目可憎的血色液體看來分外顯眼而選的。但當時的你並不明白那意義,只是覺得那身軀配上那無彩度的披風顯得分外堅強。
  比起自己而來,那是個不同的存在。
  「咿啊!」你總會被他給嚇著,他不言苟笑的模樣總是靜靜地,而有時候他似乎想對自己說些什麼,卻總是停在自己的驚嚇聲後,便趨於無聲。
  他鮮少說話,比起你的天真浪漫,他顯得實際許多。
  他知道你喜歡美麗的事物、好吃的東西,在你被那先生給處罰不准吃東西時,他總會偷偷送先食物給你吃。儘管你認為那冷掉的食物失去了該有的原味並不好吃,可你還是忍著肚子餓硬是吃了下去。而他好似能夠猜中你的心思,總能在你吃完那盤子裡的東西後,在最後看見了那包裹精美包裝紙的糖果。
  你打了開含了住,那是顆蘋果味的糖,糖的滋味灑在舌尖處,你無來由地笑瞇了眼。
  沒有察覺到他在門外看著你而微笑的模樣,渲染了些許溫潤的色彩,你最愛的燦爛光源。


二、There’s just too much that time cannot erase
  他曾經問過你怎麼畫出好看的圖,隨後你便抓住了他的手跑出了門外,那個你意外發現的美麗景色,坐落在樹邊的小丘。
  你想握住他的手試著開始學習構圖,但他似乎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冒昧舉動便甩開了自己的手,倏地跑開離去,留下你一人在那端被陽光洩下了光源照得睜不開眼。
  隨後不久後,你試圖再拉著他學習畫畫。這次他沒有掙脫你的動作,只是能夠感覺到他的微顫和羞紅的耳根子,說著這樣啊的話語。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其實都看著你那清澈的嬌憨面容,為了美麗的事物而揚起笑容。
  「那、一起畫吧!」你說道,只見那人似乎對於你的話語頓了下,隨後點了點頭。
  你想你永遠忘不了那人微揚起的弧度很淺,似乎自己初次見過一般,很漂亮很漂亮。


三、When you cried I’d wipe away all of your tears
  曾有次你因為做錯事又哭了出聲,他輕聲安慰自己的話語猶在耳邊,隨後只見那人輕撫自己的頰邊,試著想擦乾你難過滑落的淚水,卻頻頻止不住的動作讓他感到有些煩惱。
  隨後你見到他的反應後不自覺笑了出聲,他似乎被你的反應給弄得不知所措。
  不久,只聽見那房間裡頭充滿了你們倆的笑聲。


四、When you’d scream I’d fight away all of your fears
  你知道他總會為你出頭,可你不喜歡那種方式,紛紛擾擾的爭吵讓你感到難過。
  「還好吧!」他如此對你說道,你點了點頭拉著他的衣角要他算了。只見他揉了揉自己的眉角,也點頭回應自己的要求。
  你知道他總會在你害怕的時候,待在你身旁直到你安心為止。
  那是他不言明的小小溫柔,就在你們都還幼小的孩童時期,那是他能為你盡的最大溫柔。


五、I held your hand through all of these years
  你喜歡他牽著你的手,帶著你探索那些你不曾見過的世界。
  有次你們一同挨罵,只因為他突然想帶著你走上一整天看能夠走到多遠的地方,小小的思緒沒有想那麼多的事情,而後剛好被那先生給看見,抓了回去。
  你們並不知道這世界已經開始崩潰顛倒了起,你們的世界已經開始逐漸不見。
  烽火四起的掠奪行為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你或許不明白,可、之後的幾天你在也沒在他臉上瞧見一絲愉悅的情緒。
  有的,只是濃厚的愁緒在臉。


六、I’ve tried so hard to tell myself that you’re gone
  最後他向你道別,在你耳邊輕聲說了句等我回來之後、離去。
  可你等待了許久,近乎近千百年的歲月,你再也沒看見那人可能的身影,儘管你一直在尋找那道相似的影子,玄墨穩重的而微露的燦金髮絲。
  你一直在等他回來,可他卻再也沒有回來。
  你試圖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但那位先生只是輕聲地對自己說著不該留戀時,自己早就該猜想道可能的結果。
  最後的結局,你只想落在最後一日道別時的輕吻那幕,其餘的你再也不想要。


七、I’ve been alone all along
  之後你看見了另外一道相似的身影,卻也明白那終究離去的不會再回來。
  就連那染血的披風也沒有送至自己的眼前來,好讓你死了心。
  後來的你只知道你已經孤單一人許久。
  記憶裡頭只剩下了他親手為你摘下別在髮邊的那朵雛菊已經風乾許久,後來枯萎蜷起就如同你不願面對時的那哭泣模樣。
  隨後那朵雛菊的蹤影到哪去,你不清楚。







後記:
  關於這篇的標題不知道有沒有看出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試寫的這兩篇怎麼都會寫到哭泣的模樣……。(癱)
  其實會喜歡神羅伊的原因也多多少少有關係的同人MAD的影響,真紅之線的那部真的會勾起共鳴,會忍不住替他們明明還小就得面對那些紛爭而不捨。
  究竟戰爭後得到了什麼,這點不自覺地思忖起。
  裡頭的小標題是從伊凡賽斯(Evanescence)所唱的不朽(My Immortal)歌詞裡頭擷取出的,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去聽看看唷!(笑)
  感謝點閱這裡的你;本文,1775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