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談、楔子。




  「我願以褚冥漾之名,為藥師寺夏碎與雪野千冬歲兩人祈求幸福。」少年雙手合十地衷心祈求著,冰炎只是看著那孩子的清秀臉龐,覆上了對方的手掌。暖熱的體溫,讓他感到安心。
  至少、那是一段他們都該清楚的過渡期。
  關於愛情的一段磨合期間、一個小小的插曲。
  「學長,謝謝你。」只見褚冥漾的白淨側臉揚起了笑容,眼眉瞇彎的弧度顯得淡微。
  褚。
  那孩子的名為冥漾。
  褚、冥、漾。
  冰炎緩然默念著少年的名,合攏了那雙紅燦的瞳眸、嘴角微揚。








  他只是看著少年的側臉,左手牽著那小女孩的那抹惆悵神情若有所思,似乎正為著他的搭擋和孩子友人們之間的那關係感到不解而疑惑。
  那不是他們能夠干涉的迷霧。
  就仿如他跟少年之間相連於千年前的往事、千年後的相遇,精靈與妖師之間的那曖昧的淡為情愫,他只是模糊地看著眼前的輪廓、沒有話語。
  更或許、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他一直都知道,褚冥漾總是露出了那靦腆的笑容、似乎在說明些什麼少年所不適應的情緒,比起以往的那些對待,雖算不上充滿了惡意,可卻都有幾分的嘲弄心態,似乎說著那孩子伴隨著衰運本就該讓他受到如此待遇,僅管褚冥漾本身都跟他們一樣的平凡人類。
  可或許也就是這樣稍嫌不平凡的經歷,總讓那孩子的微笑多了些許成份,名為距離。
  倒也不算是什麼冰冷冷的生硬,可就也那微溫也讓他感到難受。
  那笑容、牽動的幅度顯得勉強而苦澀。
  就仿如站在他身旁的自己,都難以碰觸那分溫潤如水的溫柔,即便那聲調緩緩的音質細柔而軟語,可就這麼多了幾分的不習慣、像是那高聳的城牆,將自己緊閉心扉的緊鎖於內。
  他知道、對方總是喚著學長兩字,即便少年知道冰炎之聲的真名。
  那是一種習慣,那是之後的他們養成的一種習慣、一種保持距離的慣性。
  不似於夏碎兄弟倆納般微妙的關係,明明彼此相愛卻又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而被侷限於孩提時候所背負的沉重責任,即使他們倆人在意著、所以試圖在自己身上尋找彼此的身影的可能性。
  可他們也終究不會成為他們。
  他不是夏碎那般失了冷靜就為了那層半血緣的證明;褚也不會是千冬歲那執著言愛的少年。
  那是在之後、那少年第一次主動喚著他的名,提出了分手兩字。
  他們只是需要時間、一段適應彼此不在的短暫時間。
  學會著、總有一天彼此分離後的自己生活。
  「褚。」他低喚著,嘗試學會不去想念的那後來。










後記:
  病態區間之後的冰漾小故事,大概類似補完小番外這樣。(掩面)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