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褚冥漾跟著冰炎的帶領完美地旋了一個漂亮的圈,雖然一直以來練習的結果都會是兩人雙雙跌倒在地,然後自己就呆愣在冰炎那雙火熱的雙眸之中,久久不去。
  「褚,又看傻了?」冰炎輕笑了聲,惡趣味地貼在他耳邊輕柔說著,呼了口熱氣在他敏感的耳邊。
  只見褚冥漾紅了耳根,摀著那對熱燙到不行的耳根子,雙頰染上一層淡粉色,氣呼呼地看著冰炎那揚起的惡質笑容。
  毫無威脅能力的舉動,讓褚冥漾維持個一兩秒後,便作罷。
  實在地、令人無法生氣得起來。


01、
  褚冥漾看著鏡中的自己,胸口上別了個深藍與水藍相間的花朵、看見那段緞帶花美麗地在胸口前綻放開來,他不自覺地稍稍地緊張了起來。
  能夠悄悄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起伏漸漸加快,他伸手撫上接近心臟的位置,試圖用深呼吸來平復自己不安的情緒,但未果。
  一只大掌遮住了他的雙眼,熟悉而沉穩的聲線緩緩地從那人口中說出。
  簡單明瞭的話語,仿如柔調般、一點一點地磨去他那不安的負面情緒。


02、
  隨著音樂的起伏,褚冥漾與冰炎兩人相牽著手、面對著面,腳步一前一後地不停打轉著,而身旁的人群也成對地跟著輕柔的音樂一一起舞,輕慢而溫柔著。
  褚冥漾不禁失了神,任由冰炎的動作帶著自己的身驅慢慢地走著舞步的步伐,一會向前、一會向後,隨之旋圈、畫圓。
  冰炎看到他那副模樣,又忍不住地揚起笑容。
  大概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安安靜靜地,冰炎思忖著,輕輕地將他的頭依在自己身上。
  跳了近晚上的舞了,那孩子也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想必這失神、便是已經累的意思。
  而後,不著痕跡地親吻了下他的額、與稍微凌亂的墨髮。


03、
  這時的褚冥漾已經沒辦法再多加思索些什麼,就連對自己身上那多施加的長髮與女裝都無從抱怨起。
  為了扇董事那突如其來的惡趣味,害得冰炎的後援會成員們為了這場盛大的舞會能與夢寐以求的王子共舞而無一不瘋狂的精心打扮著自己,還紛紛向冰炎邀請能有共舞的機會。
  黑館門前總是有一批粉絲守候著冰炎一出黑館大門時就馬上進行邀請攻勢,如果共舞成功、說不定還可以有更進一步的可能性發生。
  但終究只是奢望……。
  知悉內幕的人早就已經加入了喵喵所精心計畫的成員之一,為了促成褚冥漾和冰炎的更進一步,其中的千冬歲和夏碎差點就分別將兩人給綁架走,好好地灌輸理念。
  之後更是藉此理由拐騙褚冥漾能夠為此幫忙冰炎驅逐那些瘋狂粉絲們而穿上女裝,扮演一個合適冰炎身份的女伴。當然,舞步也是一大考驗、要褚冥漾這完完全全的新手做這種事情,而且還是跳女步,怎麼想褚冥漾第一印象都會打死都不願意的態度。但不知道千冬歲跟他說了些什麼,一反往常的態度,倒是沒多說什麼地點了點頭同意此舉,就連冰炎都感到意外。
  光裸的手腕綁上藍色緞帶結成一個漂亮的蝴蝶結,褚冥漾看著鏡中的自己,不語。
  後頭的冰炎看著他那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自覺地皺起眉。


04、
  喵喵替他找來了不少服裝,火辣的開衩、保守的端莊一應俱全,喵喵輕輕地替褚冥漾接上長髮,用著簪流暢地結起、隨意卻不失美感。
  褚冥漾始終默默地讓喵喵在自己身上做著以往自己絕對會因此亂喊亂叫的舉動,但他卻始終沒吭一聲,除了千冬歲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反常的原因。
  而千冬歲也始終沒有透露些什麼,夏碎也只是一抹苦笑地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之後,待喵喵將他整裝完畢後,褚冥漾緩緩地走出,一拐一拐地不是很熟練地走著,還像個孩子般正在學習著,冰炎伸出雙臂穩穩地接住他,不甚熟悉的淡淡香精味吸入鼻內,冰炎不自覺地皺了下眉,而後看到褚冥漾臉上的那抹嫣紅又舒了開來。
  「褚。」冰炎喚道,只見他似乎疑惑地抬起頭,眼神中的不安明顯在眼。
  果然還是不合適……,冰炎想道,額對額輕碰著。



05、
  前後前後地移動著腳步,褚冥漾顯得戰戰兢兢的,直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步是否會不小心踏上對方的。
  千冬歲微笑著,在他耳邊說了些悄悄話,褚冥漾便愣了住直踏上千冬歲的右腳、而後左腳,兩人便雙雙跌在地。千冬歲笑了出聲,看著褚冥漾單純而傻楞的模樣,用著不甚優雅的動作趴在他身上,況且不說冰炎在一旁簡直鐵青了整張臉,他身上的服裝也差點就曝了光……雖然都是同性,但千冬歲似乎能夠感覺到冰炎那雙快噴出火的血紅眼眸正盯著這一幕的發生。
  果然自己還是不要鬧眼前的友人,好好練習比較能保住小命。
  正當這麼想時,冰炎便一把拉起褚冥漾什麼也沒說地走出房外。之後,就直接讓他們兩人面對面練習,其他人也都對此感到有些小希望,當然、只是個希望。
  第一天,據說好像是順利地……褚冥漾馬上就漸入佳境地大大進步,只不過頸上多了些奇怪的痕跡,還有那顯得不正常紅潤的臉頰。
  一天一天地,動作流暢地、契合。


06、
  「漾漾在擔心麼?」千冬歲問道,溫柔地覆上他的手。
  褚冥漾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只不過臉上多了份苦澀。
  「……還是、在意?」話一落,褚冥漾便抬起頭看著千冬歲,隨即搖頭。千冬歲很是明瞭這種感受,稍稍地再次重覆著上次未完的話語。褚冥漾雖然不解,但卻沒再多問些什麼。
  「不用擔心的,一切都會很順利的。」千冬歲並沒有說明扇的用意,胸前的緞帶花如果別在對方的手腕中,代表著幸福。
  因為那是注入祝福的晶華之花。


  「他喜歡你。」千冬歲輕輕說道,只是褚冥漾不是很相信這段話罷了。
  遲鈍地、讓旁人不自覺想幫一把的笨蛋兩人。



07、
  早在舞會進場時,冰炎的緞帶花便結在褚冥漾光裸的手腕上頭,而褚冥漾的緞帶花仍結在胸前。
  跟著冰炎來來回回地穿梭在人群之中,雙手緊緊地握住沒有放開。
  細飲了幾口調酒,冰炎拿了杯果汁給褚冥漾,看他直看著長桌上的甜點不放,冰炎便笑了出聲、拉著他夾了幾個,也終於看到這幾天以來笑了開懷的臉龐。
  之後,為了婉拒其他人的邀約,冰炎拉著差點被那第四十九個人搭訕的褚冥漾到了舞池、牽起了手,相視而笑地跟著鋼琴起舞。
  生澀的模樣讓冰炎不自覺地放慢了腳步,褚冥漾也明顯感覺到腳步移動上漸慢,沒什麼過多在意地放鬆了他緊繃已久的思緒,跟著輕柔脆聲的琴音翩翩起舞著,一步一步地輪轉於圓中。
  「歲,你認為會成功嗎?」萊恩問道,雖然存在感稍稍地提升、但與千冬歲兩人站在角落一旁還是顯得透明。
  「應該。」千冬歲拿下了眼鏡,閉上眼說道。
  畢竟連扇董事都幫到這裡了,如果,冰炎學長還不知道那是晶華之花的話……。
  「褚?」褚冥漾一臉好奇地看著其他人的手腕上與自己一同的都結著緞帶花的結,只不過顏色不一致,而後又看著冰炎那什麼也沒結上的手腕,將自己胸前的緞帶給拉下,結上。
  「嗯?」褚冥漾應了聲,仔細地綁上、絲毫沒察覺自己手腕上的緞帶正起著微光。
  冰炎才赫然發覺,扇難得會認真了起來,或許是真的看不過去自己跟褚冥漾兩人這般曖昧下去的僵直情形,不前不後、任由兩人胡思亂想,隨意延伸。
  「褚,知道晶華之花麼?」褚冥漾疑問地抬起頭,左右搖了搖表示沒聽過。
  「那是個代表著一段戀愛的花朵,潔淨、無雜質的情感。」褚冥漾好似頓然明白的紅了臉,看著兩人緊握的手與緞帶花。
  「而色彩,則是看它的花期各有分別。藍色的結晶,便是初生的期間,也代表著初戀。」
  冰炎微微傾下、微笑說著。


  「我喜歡你。」正巧與那時千冬歲所說的話語悄悄地重合了,只不過是由本人口中說出罷了。


08、
  晶華之花,傳說中是由眾多祝福所產生的花朵,由真誠的祈願、久遠的期許兩者所構成。
  而其中的故事更是鮮少人得知,那是在時間支流間分別生長在兩端的花朵,數量雖多、但卻不易移植與摘下,所賦予的希望更是它們之所以成長茁壯的原因。
  如果沒有那情感的加諸,那麼就不會有晶華這名存在。
  結成晶、綻為華。
  雙雙成對,並蒂存在。


  若是能在透明初期、藍色中期及白色後期取下,祝福的意味便會無形地加諸在上頭形成。
  而相間者,必能幸福著。


09、
  「謝謝你,學長。」褚冥漾說道。
  隨後,又開始地抱怨起身上的衣服很是不習慣地貼上自己身上,曝露在空氣中的感受很不舒服。彷彿先前的不語都只是個誤會般,正確來說、倒還是個誤會。


10、
  「聽說這次舞會的舉辦是無殿打算替冰炎學長相意中人的假藉理由。」千冬歲如此說道,卻
沒將梗在喉頭的話語給一併說出。
  ──因為準兒媳婦實在是太遲鈍了,所以希望這次小倆口能夠好好地培養感情。
  千冬歲揚起笑容,看著褚冥漾那緊皺著眉、黯淡的眼眸有些動搖。

  『第一階段,完成。』他偷偷地在心底說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