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牽起手,輕輕套入。
  似乎能夠看見他耳邊的那抹嫣紅,紅得羞澀。

01.
  若說看著眼前的婚禮美得就如同連續劇般夢幻地讓他迷眩,不如說是那婚禮背後所賦予的意義帶給他那種永不可求的希冀。
  美得讓他無法碰觸,畢竟自己愛上的、是身旁的那人。
  目睹這場婚禮雖說只是剛好經過這不起眼的小教堂,沒有過多人群的壅擠、而少許人簇擁所聚的祝福卻格外珍貴,他悄聲祝福著,衷心地現上言靈、祈求。
  雙手間的動作不自覺地合了十,像是正跟著那裡頭的上帝訴說著自己的內心般,希冀著自己微不足道的願望。
  而新人手掌間的緊握,則是無言地訴說著感情的蔓延、而堅定。
  小小地將幸福散了開來,散染了其他的人們。
  繼續地擴散下去……。

02.
  而,合十的手掌上、覆上了冰炎的大手。
  褚冥漾撇過了頭,似乎能看見冰炎那抹眼神中的含意,不能為此停留。
  他稍稍地點了點頭,鬆開了緊握著手掌,溫度稍稍地減退、任由冰炎牽著他的手繼續著腳步,離開了那可愛溫馨的小教堂,那場景卻久久離著褚冥漾的腦海裡頭、無法消散。
  究竟人需要多少漫長的日子,才能在人海茫茫之中找尋到那個所謂名為「對的人」?
  褚冥漾思忖著,卻也發現身旁那人與自己相握的手掌稍稍地收了緊。
  若說真有輪迴千萬年的定理,那麼、又需要輪迴多少次才能有相見一瞥的緣份?

03.
  「褚。」熟悉的聲線將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隨後補充說道:「別發呆。」
  褚冥漾應了聲,將飄遠的思緒給收了回來,專注於這次任務的交流。
  看著冰炎的側臉,他又不禁將其與方才那一幕相重疊,而後又想到了那冬城。
  誓言、好似最終終將會灰飛煙滅。
  留下的,也只是那風淡雲清而過的短暫溫度,就如同自己手掌心所掌握的、對方的體溫。

04.
  ──夏天的孩子會保護冬天的孩子的,無論多久,終會用盡一輩子來守護。
  自己曾從千冬歲口裡聽過,只見他的表情與情緒間的後悔,那是在替身之事曝光後的一個灰黑午時,哽咽的口吻、似乎還能看見他凝聚在眶的淚、遲遲不落。
  而褚冥漾也只能看著他,不發一語。任由灰黑的思緒無限蔓延,仔細銘刻在身旁人的那抹混亂思緒中,用力地打擊著他那不堪受創的、心思。
  之後,再度看到千冬歲那抹靦腆的笑容時,是自己無意間經過病房時、瞥見他的指,一輪銀色光輝在上,微弱地燦爛著。
  兩人額對額,什麼也沒說。

05.
  對於愛情,褚冥漾不曾奢望過,正確來說、連想,都沒想過。
  只不過跟著自家姐姐看著連續劇裡頭狗血淋頭的劇情,不免的吐槽、腦殘也都做了,最後還是會好好的感性一下,只不過……到底、為了什麼非得那麼努力去追求愛情這東西?
  就算明明被傷的痛不堪言,卻還奮不顧身地向前伸手。
  他曾問過冥玥,而來人只是瞥了自己一眼後,說著不知道這三字,附帶著還聳了聳肩。
  又問起了自家母親,只見她一臉感念地開始回憶起當初的青澀情懷,一開口後便是停不下來,直到冥玥挑了挑眉假藉理由將自己給好心救走,不然可能三天三夜中說不盡,唔、說不定還會造出了個言情小說版本的出現。
  想當年那英俊挺拔的少年……。怎麼想,褚冥漾都感到自己是問錯了人。

06.
  「褚!」褚冥漾反應過來時,只見冰炎瞬地擋在自己前面打散了黑影,而自己則是狼狽地跌倒在地,跟著一身的灰泥。
  冰炎稍稍地呼了口氣,而回過頭看著自己。
  褚冥漾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就聽見冰炎好幾句責罵自己的話語,其實倒也不然、只不過是說自己方才若是沒反應過來會受傷的言詞罷了。
  褚冥漾的思緒還停留在剛才的思緒裡頭,而顧自想像著未來眼前人的伴侶會是怎漾的溫柔賢叔的女子。
  「你從剛才就在想什麼蠢事。」像是將自己給用力揉進他心裡般,近乎寵溺的罵著。

07.
  「什麼也沒有。」
  「才怪。」
  「對於我之前說的,有沒有意見?」挑了挑眉,勾起嘴角弧度。
  「我可以有意見嗎?」舉起了手,問著。
  「當然不行,褚。」
  「那就這樣。」褚冥漾近乎無奈地低著頭,但語氣間的肯定卻早已透露了自己早對這情形有所覺悟。


  緩緩地套入,那是個紅藍花紋相間的銀色戒指。
  褚冥漾歪了下頭,只見冰炎用力打了下他的頭,先是惡狠狠地要自己不可以弄丟、而後燦爛勾起笑容,笑了出聲。
  「笨蛋,敢再放空就試試看。」再用力地打了下眼前人的頭,只不過相較之前那下明顯地小力了些。
  「放空就算了,還可以想一堆有的沒有的來擾亂我。」再一下、輕拍。
  「再打會變笨啦!」抓著他的手,笑了出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