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n

【冰炎x褚冥漾】

 

 

ACT.3

  「真是多虧你幫忙,要不是大概也無從得知他目前的復原情形。」提爾扯開了笑容,指了指眼袋的部份:「一樣還是沒有睡好?」

  褚冥漾只是點頭,露出了無奈的神情:「睡不著。」

  「拿去,睡前喝一點就好,是幫助睡眠的。另外……、」對方隨後停下了語句,望著不遠處的定點,他也才順著對方的視線回過頭:「學長。」

  只見冰炎站在門口,不清楚是方才才來、還是已經待了好陣子,僅聽來人試問的話語詢問著他是否要繼續待在醫療班:「沒有,還有報告還沒寫完。」

  對方的眼神似乎無意間地掠過他手掌間的藥水瓶,褚冥漾只是寧願以為錯覺,好來釋懷他方才從冰炎目光裡頭望見的明顯不耐感。

  「那輔長,剛剛……。」他才打算詢問對方那未完的話語時,只見對方打哈哈地輕推著他:「下次也麻煩你有空多來醫療班幫忙了,今天就先回去乖乖寫作業吧。」

  僅聽那落空時的一聲下次再說,就這麼被對方給推出了門外。

  讓褚冥漾不禁失笑,無非就是讓他肯定方才的想法。

  可倒也無暇去思考什麼,畢竟再去多想也只是庸人自擾罷了。

  「提爾對你說了什麼?」對方突出的話語讓他不免地心神一滯,不清楚對方究竟想聽到什麼樣的答案,只是說了句也沒什麼的話語:「只是要我別亂跑,要好好養傷,有空就去醫療班幫忙而已。」

  「就這樣?」對方上揚的嗓音像是察覺到方才那微妙的互動,他不自覺地握緊了手中的藥瓶,深吸了口氣回著對字,然後將話題丟還給對方:「所以學長做完檢查了?」

  冰炎悶應道,很顯然不想關注於檢查一事,而想將焦點聚焦於他身上。

  可褚冥漾一點也不想,一點也不想去探討其中的過節還是其餘事物。

  他所需要的只是片刻的冷靜情緒,跟一覺好眠的睡眠品質。

  「我還有事情,等會才回黑館。」

  深吐出氣,然後他選擇逃走。

  就連對方低喚的話語都充耳無聞地,拋之腦後。

 

 

  「阿利學長。」他只是稍頷著首,望著來人迎來的淺顯笑容。

  「我聽輔長說了,我想你需要有人聽你說話就來了。」對方表明了目的,隨後坐在一旁試問著:「會介意嗎?」

  搖頭否定,褚冥漾不自覺地扯開了笑容,明顯可見其中的抱歉意味,可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更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像是流沙一般,從掌心外灑於指縫間,然後任由引力控制滑出手掌之外,到最後誰也緊握不住,徒留空白。

  那麼之後呢?

  褚冥漾不免忖度於這個問題,所以生活還是要過、總不能裹足不前地只活在過去。

  儘管他也曾試想過,就這麼待在原地的後來會成什麼樣子,無非就是被那框架給緊緊地禁錮住,而他依然還是那個怯弱的自己,絲毫沒有長進。

  那跟之前的他有什麼不同?

  只不過是清不清楚、明不明白自己的立場和身分罷了。

  「阿利學長會覺得更換代導人這件事很奇怪嗎?」最後他終於還是問出口,或許自己還持有那麼一份執著,執著於那個欄位的名字該填哪一個、又該代表什麼意涵。

  「你會覺得困擾嗎?」對方反將問題丟還給他,就如千冬歲曾經問過的話語一般,不先將自己的評論加諸於他身上,反倒是試問他的想法,關於褚冥漾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觀感如何。

  「……是有一點,可是不盡然是困擾,反倒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褚冥漾緩然扯開了嘴角,似乎被自己的話語多少釋懷了緊攫於胸口的滯悶感:「那阿利學長呢?」

  「其實我很慶幸是我。」在聽見對方的話語時,他也才望見了對方柔和的側臉,嘴角邊的淺笑也散染了那愉悅感:「至少那是我能為你做的,就像是現在我可以聽你說話一樣。」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保持現狀而已。雖然對你、對冰炎、對一起經歷的大家不公平,可是就現狀而言,誰也不能去改變冰炎沒有這段記憶的事實。」來人的嗓音很緩,就如同迎來的徐風一般悄然地沁入了心房底層,褚冥漾很清楚,對方的言詞無非就只是確立他自己本身的想法。

  保持現狀,即便對他來說,最不希望的就是保持現在這種微妙的尷尬氛圍。

  可對冰炎來說,沒有大家共有的記憶,就算要強求,也求不回任何可能性的挽救。

  沒有就是沒有,事實鐵錚錚地擺在眼前,任誰也無力去改變這麼一個真相。

  就算是改變了,那又真的會如想像一般地發展嗎?

  「那你認為呢?」對方低聲詢問的話語落定,褚冥漾只感覺到來人的掌心輕覆上他的頭,像是安撫著他的情緒般,緩然止息胸口處的焦躁不安。

  他忍不住將臉給埋入了掌心處,很想鴕鳥心態地說著不知道三字。

  可、大家都已經釋懷了這樣的事實,那麼他又有什麼不可能習慣這樣的相處。

  全然都只是心態上無法調適過來的緣由罷了。

  從來也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他想不想的關係。

  就誠如冰炎曾說過的,如果沒有心意,也就沒有心想事成的結果,更別說儘管有一味地努力。

  不相信自己、不喜歡自己所做的事情,更不可能獲取自己所想要的成果。

  「我想,總該要習慣了。」他悶聲說道,隨後重重地吐出聚積於肺部的廢氣,像是終於願意拋開那些雜念,重新開始:「既然大家可以,那我也可以。」

  只不過是時間迴旋了次,要重新認識一個人而已。

  沒什麼大不了的,重新認識對方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不過、阿利學長可以幫我一件事情嗎?」

  褚冥漾忍不住扯開了笑容。

  至少在原點的起頭,他還是想先去做點什麼,讓彼此的立足點不像以往一般遙遠。

  這或許是他一點的小私心、更也許只是他不甘示弱的表現。

  什麼都好,只是想有所長進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